看着对面喜极而泣的女孩,陈大河心里默然感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呆呆傻傻的丫头,竟然还有这么深的心思。

记得自己七八年前刚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屁孩,迷茫、狂躁、消沉、激动、疯癫,各种混乱的情绪轮流上演,就连期间帮助过几个可怜的老头子,也是抱着被人揍一顿,看看能不能被揍回后世去的想法,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胆大放肆任意所为,可惜仗着陈家的辈分和已经过世的外公黄老太爷的余荫,硬是没人敢动他,连他亲老子都不敢。

直到后来,看到眼前这个当时和自己一般大的小姑娘,被一群小将推到河里,和她一起的老头子也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陈大河一声怒吼,带着村里因为学校停课没有上学的十几个半大小子,操起木棍就上前干架,打得小将们抱头鼠窜,救了黄叶秋,也救了落在水里的丑小鸭茜茜。

想到当时的茜茜,陈大河不禁哑然失笑。

一个瘦弱的黄毛丫头,浑身湿漉漉地站在河边,用倔强的眼神看着自己说着,“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外公,我会报答你的!”

她先想到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外公。

那一刻,陈大河忽然悟了,前世也好,此生也罢,都不是只为自己活着。

自己拼命地想回到前世,是因为那里有放不下的老婆孩子,而此生的这具身体,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家人呢。

总归是回不去了,那就好好活着吧,不求达官显贵,只求自在一世,给自己,给家人,撑起一片天来。

从那以后,陈大河收敛脾气修身养性,怀抱希望静待美好降临。

由于前后转变得太过突然,家里的大人也好,那几个老头也好,都认为陈大河的变化和茜茜有关,在王赟那个蔫坏的老头儿给茜茜灌输了几回英雄救美以身相许的典故之后,茜茜便开始黏上陈大河,只要人来上剅,永远是亦步亦趋寸步不离,顺其自然,她自然也就成了几个老不羞嘴里那个陈大河的小媳妇儿。

看着丑小鸭一点点的蜕变成白天鹅,陈大河确实有过几分心动,但在他内心深处,还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找到前世的老婆,直到后来确定,有些事有些人再也不会出现,他才开始慢慢放下心防,全心投入到这个世界,也开始试着接受这个一直黏着他,想嫁给他的女孩儿。

但对茜茜来说,来得太过突然的幸福,就会害怕再次突然失去,她心里总有一丝不安全感存在,担心陈大河哪天又会像突然接受她一样突然离开,更重要的,是她不确定他的心意。

幸好,在今天她得到最满意的答案。

握着柔软的小手,陈大河突然笑道,“丫头,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茜茜俏脸嫣红,小脑袋快要扎进怀里,“知道。”

“你知道?”陈大河有些意外,笑着问道,“那你说说。”

茜茜紧咬着嘴唇,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像是要滴出血来,“下午上课的时候,英文老师说过,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这一天,青年男女会互送礼物表达爱意,男生会送女生玫瑰花和巧克力,”

看着依然拉着自己手的男人,茜茜眼里的爱意滚滚而出,“从我进门,看到玫瑰花的那一刻就知道了,这是你为我准备的惊喜。”

陈大河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拉着她的手,歪着头笑道,“那你惊喜了吗?”

“嗯!”茜茜连连点头,“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惊喜!”

“嘘,”陈大河轻嘘一声笑道,“我们这辈子还长着呢,你怎么知道以后没有更大的惊喜呢。”

茜茜抿着嘴,痴痴地笑着看着他。

陈大河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只红色的绒布盒,摁下按钮打开盒盖,里面是一只晶莹璀璨的白色钻戒,“这一个,才是今天真正的礼物。”

松开茜茜的手,示意她将左手递过来,在茜茜惊喜的目光中,陈大河将盒子放到桌上,取出钻戒,替茜茜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

茜茜收回手,看着手指上的戒指,一颗心欢喜的快要爆出来。

陈大河笑道,“今天英文课上,老师说过戒指的含义吗?”

茜茜点点头,伸出自己的左手,“老师说,男孩将戒指戴在女孩的无名指上,代表求婚。”

陈大河微笑地看着她,“所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

茜茜举着左手,眼里再次从眼眶中滑落,微笑着说道,“一生一世,这枚戒指我都不会摘下来。”

陈大河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捧着她的小脸,将脸上的泪痕吻干,看着她认真说道,“男人不该让心爱的女人流泪,无论是幸福的泪水,还是悲伤的泪水,我希望在我们的余生里,只看到你的笑。”

茜茜抓着他的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接下来是晚餐时间,比前天晚上更精致的菜肴一道道呈现,而且每一道都和爱情相关,就连牛排和鸡蛋都做成了心形,一顿饭还没吃到一半,就将茜茜的整颗心都化掉。

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享用完这顿爱意满满的晚餐,陈大河起身牵着她下楼,在一楼大厅里两位金发女郎各自捧来一件厚厚的皮袄,陈大河拿起一件白色的抖开,替茜茜披在身上,另一件黑色的自己穿好。

然后再次牵着她的手走出餐厅。

看着依然在漫天飘舞的雪花,茜茜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随即融化成一片冰凉。

陈大河笑着挽住她的腰肢,“别玩啦,小心感冒。”

茜茜皱着鼻子,不情愿地哦了一声。

陈大河哈哈笑着将她打横抱起,“明天我陪你去长城看雪。”

怀里却没有声音。

陈大河低头一看,小丫头已经羞得将头扎在自己胸膛里,小手紧紧地拽着衣服,连话都说不出来。

笑着将她抱上车,站在车旁的叶正根立刻将车门关好,等安英带着两人的东西出来之后,才上车启动离开。

回到家里,两人各自去浴室洗漱,陈大河换上睡衣,窝在温暖的土炕上,还想着今天晚上的事。

小丫头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细腻,以前自己对她确实忽视很多,前事已以,便不再去管他,就算是先结婚后恋爱,总要给她一次真正的爱情之旅。

呼,陈大河吐出一口气,抓了抓已经差不多干了的头发,散开被子准备睡觉。

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一道身影飞快串进来钻进被窝,紧接着被还带着些许冰凉的柔软身躯贴紧,“大河哥,今天你送了我礼物,我也送你一份礼物。”

陈大河搂着还有些发抖的娇躯,心里陷入天人交战,还差半年多才十八岁的小萝莉,推还是不推,这是个问题!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