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茜茜邀请奥利弗一起出去赏雪,奥利弗笑着摇摇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餐厅还有几天就要开业,我得过去盯着。”

陈大河有些奇怪,“餐厅不都准备好了吗,而且这种小事不需要你亲自盯吧?”

奥利弗瞪了他一眼,“你也不管我也不管,让它自生自灭是吧。”

陈大河抽抽鼻子,好大的火气,惹不起,默默地起身回房换衣服。

茜茜眨眨眼睛,“奥利弗,你真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奥利弗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个傻女人,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有气无力地挥挥手,“我还是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你们自己去吧。”

茜茜红着脸,“不是我们两个人,叶哥和英姐也去的。”

奥利弗有些抓狂,他们是保镖啊保镖,能一样吗?!

起身拉着茜茜往里走,“少啰嗦,快去换衣服,我帮你挑。”

回到茜茜的房间,将衣柜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摆到炕上,再一件件地让茜茜试穿。

换过十几套衣服后,奥利弗眼神越来越古怪,最后实在忍不住,拉着她小声问道,“茜茜,你们昨天晚上,是怎么做的?”

第一次之后精力还能这么旺盛,而且行动自如毫无异样,难道她身体就这么好?自己大学体操队的姐妹也没这么夸张吧!

“呀,”茜茜小脸顿时变得通红,一时间手足无措,她没想到奥利弗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看到茜茜羞涩的样子,奥利弗实在不敢想象这丫头在那种时候会是什么样,不禁起了恶趣味,拉着她一个劲地追问,“快说啊,这里又没别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说看。”

茜茜感觉脸蛋快要烧起来,被奥利弗催促不过,最后小声说道,“就是,就是抱着睡的。”

“抱着睡?”奥利弗眼珠一转,突然一把将她抱住躺倒在炕上,嘻嘻笑道,“是不是就是这样?”

正所谓兔子急了会咬人,茜茜急了会反抗。

被奥利弗搂倒之后,茜茜翻身将奥利弗搂在怀里,凶神恶煞地说道,“就是这么抱着睡的!”

可惜那比胭脂还红的脸蛋让气势大打折扣。

奥利弗眨眨眼,左边脸上写着我很纯洁,右边脸上写着我很懵懂,故作无知地看着茜茜问道,“茜茜,你说男人和女人要怎么样才会生小宝宝呢?”

茜茜轻哼一声,努力装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我跟你说,像别人说的什么牵手啊,坐男人坐热过的椅子啊这些会生小宝宝都是假的,一定要抱在一起睡觉才可以。”

“哦,”奥利弗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这么漂亮一位美人抱在怀里一整夜,还能忍得住,该不会是个嘎吧?!

看上去不像啊,又没见他对男人感兴趣,搞不懂。

或者,他也不懂?!

心里憋着笑,奥利弗突然心情好了许多,拉着茜茜站起来,“快点换衣服,我们一起去看雪。”

“啊?”茜茜惊喜地看着她,“你愿意去啦?”

奥利弗晃着脑袋,“我突然想起来你们是要去看长城,那里我们夏天的时候去过,非常壮观,我想看看被大雪覆盖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应该会更加漂亮。”

“嗯嗯,”茜茜点着小脑袋,完全没发现有人惦记上她最心爱的东西。

好吧,那就不是个东西。

之前她的视线都放在周围的同龄人身上,知道有两个人也喜欢他的大河哥,可从来没想过外国人也会喜欢中国人的。

陈大河等在车旁,开着两女牵着手过来,顿时愣了愣,这位不是说不去的吗,怎么又来了?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若无其事地帮她们拉开车门,一起上车之后,便向着长城出发。

可惜,最终还是没能去到长城。

昨天那一场大雪,在城里还看不出来什么,等到出城之后,那近尺厚的积雪连揽胜开起来都费劲,最后只能停在温泉公社,靠着奥利弗的外宾证和兜里的外汇券,找了间有温泉的招待所玩了一天。

在留下以后在这里开一间五星级温泉酒店的豪言壮语后,一行人心满意足的返城,茜茜很高兴,奥利弗很开心,四个保镖既开心也高兴,只有陈大河不知道是高兴开心还是不高兴不开心,他是带老婆出来谈恋爱的,怎么就变成团体游了呢?!

总之就是莫名其妙的一天。

学校前两天就已经开学,陈大河因为要准备情人节的事,一直没去学校报到,直到今天才拎着一大袋子喜糖,带到教室去分发。

“小班长,你结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无声无息的啊?”

“是茜茜吗,没换人吧!”

……

一巴掌将开玩笑的李爱华拍开,陈大河一人塞上一大把喜糖,同时笑着一一招呼。

“恭喜,”彭雪晴双手捧着喜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什么时候,请大家喝喜酒啊。”

陈大河看着她黯淡的眼神,心里叹了口气,人家又没表明心迹,他能说什么?

说我已经结婚了,你去喜欢别人吧!?

想着都很操蛋。

今天来发喜糖也是他故意的,既然不能挑明,就用这种方式做个了断吧。

转着头看了看周围的同学,陈大河大声叫道,“今天晚上,老班家的小酒馆,我请客。”

“好哦,”

“有喜酒喝了,”

“今天一定要把小班长灌醉,不醉不让他回去,”

……

同学们一个个大声欢呼,努力装出很兴奋的样子,可总有一股尴尬的气氛在教室里萦绕。

陈大河心里一阵苦笑,看来都是明白人啦,这不就没一个人提要茜茜过来的么。

上课铃声响起,陈大河在位置上坐好,今天彭雪晴没坐他旁边,而远远的坐在后面,痴痴地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夏萍陪在她身边,叹着气掏出手绢,替她擦干脸,“雪晴姐,该放就放了吧。”

彭雪晴依然愣愣地不说话,只是不再流泪。

教室另一个角落,王亚东铁着脸,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今天这课,估计没几个人能专心听讲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