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闻平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非得往嘴里喂把草,他才乖乖地跟着走,这种人跟他挖什么坑都没用,直接了当摆明车马谈条件就行。

“小子,诚意我是拿出来了,”徐老爷子翘着二郎腿抖啊抖,“今天你要不留下点东西,哼哼。”

陈大河撇撇嘴,这威胁一点力度都没有,不过该给的还是要给的,要不然口碑坏了可不好补。

眼珠子上翻,想想啊,去年在香江的时候,一大把创意都免费送给了奥利弗,现在还有什么漏掉能说的?

摸着下巴,眼睛眨呀眨,看得老爷子眉头直皱,

这小子该不会是觉得筹码太小,想拿乔吧!

所以说人品欠费,就很容易引起误会,这回真不是陈大河想抬价,确实是创意不足啊。

后世火爆的综艺节目类型差不多都给了奥利弗,虽然凤凰台那边也是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地制作,但给了就是给了,总不好再反过来给这边吧,到时候那边刚准备制作一档,一看,哦,这里已经有了啊,再准备另一档,又一看,嚯,又有了啊!

奥利弗不炸毛才怪。

再说了,那些综艺节目多半都不适合这里,格调不够,像百家讲坛这种在这边才受欢迎,唔,主要是受领导欢迎。

而类似的节目有哪些呢?

陈大河拍着脑袋,记忆全往中央台靠,最后脑子里出现三个节目。

“老爷子,”陈大河干咳一声,“我这儿有三个点子,你看看哪个合适。”

“哦,”徐老爷子挑挑眉头,“还有三个,都说说看。”

“一个呢,叫诗词大会,电视台从社会上去招募,学校里的,单位上的,都可以,没正式工作的也行,只要他能展示在古诗词方面的水平,就可以让他们进入比赛,不分层次不分民族,也体现了各阶级人民大团结的主要思想嘛,”

陈大河挥舞着双手,将后世那档中国诗词大会的节目形式说了,见老爷子低眉沉思,也不管他,就继续说道,“第二个,叫朗读者,这个跟那个百家讲坛有点类似,但讲的不是知识,也不一定只请学问大家,社会上各行各业中的优秀者都可以,什么画家音乐节作家诗人,劳模也行啊,请他们来读一段自己最喜欢的文章,同时讲讲自己的感受,还有和这段文章相关的故事,唔,就跟上语文课差不多,也算是普及文学教育不是。”

本来挺高大上一事儿,让他这么一说,顿时显得特low,这不徐老爷子已经翻起了白眼,“什么上语文课,这叫陶冶情操,朗读能提升文学素养,同时也是传播思想、传递情感、传承精神的一种非常好的方法,”

正说得起劲的时候,一看陈大河那两眼发懵的样子,老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得得,你这小子就是个半文盲,不跟你扯这些没用的,说说第三个。”

这语气就跟罗老头一个样。

陈大河很委屈,好歹也是国内最高学府西语系的高材生不是,怎么老是被人说成半文盲呢,文学就这么重要,能当饭吃啊?!

抿着嘴评估清楚敌我形势,陈大河决定不跟老头子争,继续说第三个,

“第三个栏目,我管它叫见字如面,想必您猜到了,没错,就是读信!”

“读信?”徐老爷子眉头紧皱,“有些信确实能传递情感,可毕竟是两个人或几个人之间小范围的事,如何能引起共鸣?”

“老爷子,”陈大河微微一笑,“您说,您几年前在冀省干校那几年,写没写过信?”

徐老爷子顿时心头一震,猛然抬头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读那种信?”

这种与其说是信,还不如说是一段在煎熬中挣扎的心理历程,比如季老后来回忆这段时间写出的牛棚杂忆,就有点类似,但那更多是经历过后的一种豁达,对正处于苦难之中的感悟就弱了一些。

如果将当时写的东西拿出来,肯定会引起更强烈的思想共鸣,说不得,这档节目能压过其他所有节目的风头。

另外有一点非常重要的是,错过这个时代,以后再想将这些东西上到电视,就很艰难了呐。

而这个时候拿出这些东西,就不会有任何方向问题,前几个月才公审完那批人,正是拨乱反正的大好关头,不谈未来只讲历史,说是最正确的方向都不为过。

陈大河笑着点点头,随后又轻轻摇头,“可以有这种信,但不只是这种信,任何与真善美,与忠孝礼仪信相关的美好的东西,都可以拿出来读一读,甚至是做错事之后的忏悔也可以,读的是别人的心理历程,听的却是自己的感悟,读完之后,再请主持人和嘉宾聊一聊这封信背后的故事,里面一定有许多感人的东西,所以这档节目,和那个朗读者一样,都是走心的。”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陈大河耸耸肩,“电视台得找到足够多愿意公布出来的信才行。”

“哼,这就不用你操心,”老爷子傲然地昂起头,“别的不说,就你刚才说到的这个类型,三天之内我就能找出几千封来,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东西,有什么不愿意公布的。”

“那就行,”陈大河拍拍手,“老爷子,任务完成了,还满意不。”

“嗯,还行,”徐老爷子嘿嘿一笑,“尤其是第三个,这档节目我打算亲自来主持。”

“啊?”陈大河瞪着眼睛,“您老亲自上?”

这是要老将出马啊,那电视台还不把所有资源都往这个节目倾斜?不行,得帮茜茜争取一下。

“怎么滴,不行啊,”徐老爷子拍拍胸口,“别看老头子六七十了,身子骨还好着呢,主持这档节目需要一定的人生积淀,换其他人上,我怕给弄砸咯。”

陈大河眨眨眼,真没想到徐老最重视的竟然是这档节目,他还以为会是朗读者呢。

“行啊,”陈大河笑道,“您老是老当益壮,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有您亲自把关,节目质量肯定差不了。”

“那是,”老爷子傲然地笑了笑,“到时候茜茜也跟着我,好好学学是怎么打造一档栏目的。”

“喲,那敢情好,”陈大河眼睛一亮,来了,“要我说,她也甭去那个曲苑杂坛学幕后了,这都学了小一年,又不是要去正儿八经地干这个,学那么精干嘛,还不如专心好好跟着您,从头到尾地把一档节目做起来,等她都熟悉了,您再找个机会让她来全盘操纵一把,这不就什么资历都有啦!”

老爷子低眉沉吟,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好半天才点点头,“也行。”

陈大河两手一拍,成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干大事就要趁早啊,学那么多没大用的东西干嘛,浪费时间!

徐老嘴角微微抽动,又继续说道,“至于另外两个,那个朗读者也可以,台里应该会很重视,不过资金有限,主要是设备不够,就只能等青歌赛结束后再启动,至于诗词大会,就要再往后压。”

陈大河微微一笑,“这个您老看着办就行,我就不掺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打扰您二老休息,先走了哈。”

说着拍拍大腿,便起身准备离开。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