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奥利弗是打算将人带过来之后,自己就和陈大河一起去取缂丝图,但现在要重新准备电视剧的服装道具,有些事别人可办不了,别的不说,单单一个和中央台的沟通就得她亲自出面,否则就是不尊重,为这只能再多留几天。

第二天一早,她就拉着曾静姝开始忙活这些事,陈大河则坐上张铁军的车,一起去他家里。

张铁军的家也在东城区,离紫禁城不远,普普通通一个三进的院子,不过这一片倒是没什么乱搭乱建的大杂院,基本上都保持着原来的风貌,如果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在进门的那个院子里,没有种什么花花草草,而是开辟出规规整整的两垄菜地。

陈大河跟着张铁军一进门,就看见一个穿着短卦,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正蹲在菜地边上,扶着个大铁桶,拿着水舀子给菜地里的菜浇水,另一边还有个穿着绿军装的小战士在帮忙拔草,不禁嘴角微抽,在北金城中心的四合院里种菜,这老爷子真会玩。

“哟,老爷子,浇水啦,”张铁军嬉皮笑脸地蹲到一旁,“今儿个没去上班?”

老爷子瞟了他一眼,又抬头看天,“嚯,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啊,咱们的铁大少也知道回家啦。”

边上的小战士憋着笑,就着桶里的水洗了个手,起身去给两人倒水。

张铁军依然没脸没皮笑呵呵的,“看您这话说的,我哪天没回啊,只是正好没让您老人家碰上而已,这样,以后啊,我等您回来再走,也好让您老看看,行不!”

老爷子正好一瓢水淋完,将水舀子往桶里一扔,“呵,那可不敢当,哪敢劳烦您铁大少等我这老头子啊。”

“看您这话说的,”张铁军连忙凑上前,“我哪敢称大少啊,上头还两个哥哥呢,您要叫也得叫铁三少啊!”

陈大河狂晕,这小子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这是关键吗?

还有,自打一进门,这爷孙俩就说起俏皮话,一个不介绍,另一个也当没看见,有这么待客的么!只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爷孙俩绝对是亲的。

“那行,”老爷子拍拍手,顺手在裤子上将水擦干,“三少爷,你昨儿个进了你爹的书房,翻了几份文件,其中有一份是西南那边的战报,说说吧,什么个情况?”

说着还瞟了一眼陈大河,“是因为这小子?”

陈大河心里顿时打了个激灵,早就听王亚东说过,铁子对部队什么的不感兴趣,不管有事没事绝不会去翻什么情报,而自己昨天才找过他,当晚他就这么做,显然是在帮自己找资料啊。

偷看情报那是大忌,张铁军不可能不知道,偏偏还做,自己这个人情可欠大了。

“您老明鉴,可别吓着我兄弟,”张铁军依然笑呵呵的,“规矩我懂,不就几份战报吗,连机密都够不上,最多算是内部资料不可外传,要不然老爹不可能带回来,”

随后看着陈大河笑道,“本来想等你把金卡给我了,我再告诉你的,现在被老爷子捅破,那我就直说了,五号那天确实有场战斗,到现在也没结束,主打的是桂省边防军,战损名单上没有你哥的名字,还有,今年的名单上,也没有叫陈大江的。”

陈大河一听,终于松了口气,握着双手冲他拱了拱,憋了半天才说道,“金卡没了。”

张铁军眼睛一瞪,刚准备说话,陈大河的后半句才冒出来,“明儿个给你弄张黑卡。”

瞪圆的眼睛立刻眯成一条缝,“哎哟喂,你小子不实诚,不是说弄不着黑卡吗,结果一个名单就有了,虚伪,忒虚伪!”

老爷子则有点意外,“怎么地,你家里有人上前线?”

“对,”陈大河点点头,“我大哥,前年初入的伍,今年打申请上的前线。”

“嗯,不错,”老爷子点点头,上下打量陈大河一遍,再看看边上的孙子,“三儿,你这兄弟没找你来求我,给办个内部调整什么的?”

“哪能啊,”张铁军瞪着眼睛,“人家那是哥英雄弟好汉,大哥上战场,弟弟也是北大的高材生,哪能干这么没谱的事儿。”

“哟,还是大学生啊,”老爷子还真有点意外,“看不出来啊,除了东子,你还能交个大学生做朋友。”

“您这话怎么说的,”张铁军不乐意了,“有你这么说孙子的吗,我很差啊!”

“也不是很差,”老爷子背着双手往里走,“也就一般差,比老许家里几个兔崽子强些。”

“您那什么眼神啊,拿我跟他们比,”张铁军撇着嘴,招呼陈大河往里走,“再怎么说我也比那几个二世祖三世祖强吧。”

“强也有限,”老爷子进到正屋,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说,昨天偷看情报,情有可原也就算了,今儿连人也带来了,是为啥?”

“不为什么,就打个电话,”张铁军笑道,“长途电话不好打,就借用下老爸的专线。”

“嘿,”老爷子眼睛一瞪,“行啊你们,打个电话还用上保密专线了,说说看,什么事儿级别这么高的,看看我老头子有没有资格知道。”

张铁军撇着嘴,“通信保密不知道啊,不就打个电话的事儿吗,回头给你电话费行了吧。”

说着直接推开旁边的书房门,冲陈大河招招手,“来吧。”

陈大河看看他,再看看老爷子,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结果这老爷子不瞪孙子改瞪他了,“去啊,看我干啥,难不成你还想交电话费啊。”

陈大河苦着脸走进书房,老爷子还真拿自己当孙子训了。

要说专线就是不一样,几分钟时间,电话就接到马佳彤那里。

“佳彤,是我,”陈大河长话短说,“你让静姝传的话她都跟我说了,到底什么情况?”

“大河,是这样,”马佳彤这几天正头疼,听见是陈大河打来电话,立刻松了口气,“别的人都挺好的,就是那三位受过伤的战斗英雄,老认为我们是在特殊照顾他们,觉得给他们的工资高了,可他们确实工作很努力,达到了工厂的要求,就能值这么多钱啊,而且别的人都是好几个结伴来的,只有他们三个,什么亲友都没带,听说他们家里的条件也不好,发的工资基本上都寄回去了,要是再降工资,那可怎么过啊。”

“啊?”陈大河顿时愣住,他还以为是那几位受了什么委屈,原来是这么回事,想了想问道,“他们现在工作分别是什么,工资多少?”

“我是这样安排的,”马佳彤说道,“赵保国没了右臂,但是左臂正常,我就安排他做了仓库管理,还能清点物资什么的,给他的工资是六十,雷立功没了左腿,但架个拐杖跟正常人区别不大,我就安排他做了食堂管理员,工资也是六十,最后就是贺红辉,他因为两条腿都没了,行走不便,我就安排他做了通讯员,就是接接电话,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个工作因为相对简单,刚开始给他的是五十,后来因为他没有犯过一次错误,就调到了六十。”

陈大河抓着脑袋,“那没什么问题啊,深阵工厂的最低工资是三十,但一般都能拿到五十以上,他们既然工作认真从不出错,拿六十也正常啊。”

“是啊,”马佳彤也很无奈,“但他们总说是受照顾了,我怎么说都说不通。”

“那他们有说过,想怎么办吗?”

“有,他们都想去一线岗位,”马佳彤苦笑道,“我担心他们身体受不了,一直没答应。”

“这样啊,”陈大河眉头微皱,想了想说道,“答应他们。”

“啊?”马佳彤一愣,“大河,一线岗位很辛苦的,他们能受得了吗?”

“放心,他们都是硬骨头,炮弹都不怕,还怕受点苦啊,”陈大河笑道,“另外跟他们说,就说工厂还要继续扩大生产,需要很多工人,让他们把能带出来的家里人都叫过来,不光是他们,所有工人都可以介绍人过来,不过有一点记住,退伍军人优先,退伍军人出身的工人介绍的优先,这个你可以跟奥利弗去确认,她跟我说过要扩张的事。”

马佳彤点点头,“明白了,这事奥利弗跟我说过,只是新工厂还没好,招工进度就没那么快,现在也只是稍微提前一点而已,至于赵哥他们,我会说服他们的。”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