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在不时断裂的马路上飞驰,珍妮和布兰妮两位保镖坐在最后一排打着盹儿,叶正根扶着方向盘,小心避开一个个地坑,努力让车子保持平稳,图安则警惕地注意着前方的动静,右手一直放在左侧,随时都能掏出藏在腋下的手枪,以便应对有可能发生的意外。

“奥利弗,”陈大河郁闷的说道,“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不愿意坐飞机去尚海,从那边转车至少能节省两天时间。”

坐飞机多舒服啊,三四个小时就到了,再转趟车,当天就能到吴县,哪像现在开车过去,起码得两三天。

“因为我想看看中国的风景,”奥利弗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难道跟老娘一块儿旅行让你很为难吗?

“哦,原来是这样,”陈大河抓紧扶手,避免被摇晃的车身带动,毫无所觉的笑着说道,“内地的风景确实很不错,国内有种说法,叫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如果慢慢逛能看到很多不同的风景,可惜这次要赶时间,否则一路旅游过去的话,你会有很多不同的体验。”

“是吗?”奥利弗顿时来了兴趣,“那下次找个时间,我们再好好玩一遍?!”

陈大河不知风趣的耸耸肩,“那多半没机会了,过两个月我就要出国留学,只有寒暑假才能回来,这么短的时间还得陪家人和茜茜,看来你只能另外找人陪你了。”

奥利弗翻了个白眼,“扫兴。”

老娘难道缺人陪吗?缺吗?!不懂风情的家伙!

从北金到吴县直线距离超过一千公里,这时候又没有高速公路,只能走弯弯曲曲的国道,用了差不多两天半的时间才到达目的地。

这一路过来并不是一帆风顺,尽管现在还没到八三年,但治安环境已经不容乐观,一路上不时有拦路收费的,趁火打劫的,碰瓷讹诈的,各种糟心事儿真不少,但凭着叶正根和图安的警惕心和手里的两支手枪,这一路都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但这一路上的见闻也让奥利弗吓得花容失色,珍妮和布兰妮两个更是连仅剩的半点傲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来之前她们两个还想着能保护奥利弗无惊无险到达目的地,没想到竟然是步步惊心,要是没有叶正根和图安两人,恐怕她们几个连渣都不剩。

时隔一年,再次来到吴县,何厂长、马老、吴老、李老几人对陈大河和奥利弗也是记忆犹新,对他们都是热情接待。

奥利弗再次来到吴县缂丝厂也很高兴,但现在她心里只有那副印第安狩猎缂丝图,再容不下任何东西。

陈大河明白她的想法,便对着何厂长笑道,“何厂长,不好意思,琼斯小姐想尽快见到制作完成的缂丝图,不知是否方便?”

“当然没问题,”何厂长放声大笑,随后冲着里面招招手,“小马,把你做好的缂丝图拿过来。”

依然是那个二十多岁,清秀娴静的女缂工,手捧着一卷布卷走了过来,将布卷平铺到大木桌上,一副印第安狩猎图出现在众人眼前。

奥利弗扑到桌前,从上到下,从左至右,一点一点,一块一块仔细观察,看完之后,轻轻长舒一口气,不等何厂长几人说话,又从珍妮手中接过一个画筒,掏出一副一模一样的油画,仔细比对。

足足一个多小时之后,奥利弗才站直身体,可能是趴得太久,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头晕,身体晃了晃差点摔倒,陈大河赶紧将她扶住。

“谢谢,”奥利弗抬头笑了笑,然后扭头看着小马师傅,“马小姐,您的手艺非常精湛,虽然在某些地方与原图并不相符,但我能看出来,这是由于工艺的原因,从效果上来说,我感觉您的办法似乎更好,这幅缂丝图我非常满意,剩余的尾款我将立刻支付。”

小马师傅淡淡的笑了笑,“谢谢,我怕织的不好,特意织了两幅,另一幅您还要看吗?”

奥利弗愕然地看着她,又看看陈大河,回过头展颜笑道,“好啊。”

小马师傅转身去到织坊,没多久就出来,手里依然捧着一卷布卷。

将原来的那卷收好,奥利弗再次仔细观察第二卷缂丝图。

又是一个多小时,奥利弗扶着桌子,站直身体,满脸赞叹的看着小马师傅,“马小姐,您真了不起,同一副图,用不同的技术织出不同的风格,可无论是哪一种,都不逊色于原图,您是当之无愧的艺术家!”

小马师傅微微一笑,“不敢当,您喜欢就好,那这两幅图,您选择哪一幅呢?”

“两幅都要,”奥利弗斩钉截铁地说道,“还是原来谈定的价格,我照价收购!”

小马师傅有些惊讶,扭头看向自己的师傅陈老,而陈老则看着何厂长。

何厂长咧嘴一笑,刚准备说话,陈大河便笑着将他打断,“何厂长,去年我们签订一份协议,”

说着指向小马师傅,“凡是这位马师傅的所有作品,我们将有优先收购权,没错吧?”

何厂长苦笑着点点头,“陈同志,您这话说的,我有说这幅缂丝图不卖给你们吗!”

“不仅是这幅缂丝图,以后小马师傅的作品,你们将全部拥有专属购买权!”

陈大河笑着伸出右手,“那就多谢何厂长了!”

“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何厂长笑容满面握住手,自从去年这小子来过之后,他可找朋友打听过,几乎北金所有的涉外部门都会卖他几分面子,虽然他后来不在文化部上班了,但影响力还在,别说他出价高,就算出价比别人低一点,也肯定是优先卖他啊!

一方愿意买,一方愿意卖,自然是交易顺利。

钱货两清之后,陈大河一行人谢绝了何厂长的留饭邀请,直接带着两幅缂丝图上车离开。

可车子开到街道拐角处,陈大河让叶正根停下,然后下车,找了个路边卖报的老大爷,递过去一张钞票,同时说了几句话,等那位老大爷离开,这才回到车上。

“有什么事吗?”奥利弗好奇地看着他问道,“这时候应该是先送这两幅缂丝图离开,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就别管了。”

“非常重要,”陈大河看着她笑了笑,“等等吧,很快就有结果了。”

奥利弗不明所以,但见陈大河不肯说,也不再问,现在两幅图由珍妮和布兰妮看护着,又有叶正根和图安在,他们两个都有手枪,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也没等多久,短短十分钟之后,那位卖报的老大爷便回到摊位前。

这时奥利弗瞪大眼睛,满脸的惊讶,跟在老大爷身后一起过来的,竟然是那位小马师傅。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