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到了之后,行李自然有仆佣安排,陈大河直接拉过她简单介绍情况,最后说道,“所以现在就是和国内一样,要么由你出面来进行这项合作,要么放弃这个项目。”

“我的上帝,”奥利弗捂着眼睛,无奈地叫着,“我只是过来休几天假而已,为什么又会有工作出现?!”

陈大河耸耸肩,“她自己找过来的,可不能怪我。”

“老实交代,她和你是什么关系?”奥利弗甩着手,恶狠狠地盯着他,“以她法国贵族的身份,做这个生意有天然的优势,凭什么将这个前景广阔的公司分给你一份?”

“一天到晚瞎想些什么,”陈大河满头黑线,“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这一年来都是请她帮我在欧洲收购中国古董,找她的原因刚才也说过,落魄贵族,有人脉没钱,正好替我办事,现在赚了些佣金,自然要考虑她自己的事业,找我合伙的原因也说了,她看中了中国艺术品和远东市场,现在要不要合作你自己看着办。”

“谁瞎想了,问一句说一堆,激动个什么,”奥利弗嘟嘟嘴,沉默几秒之后,再次用狐疑的眼神看着他,“她是不是有个漂亮的女儿?”

陈大河实在忍不住,一个脑瓜崩弹了过去,然后甩手就走。

这个女人简直没法交流!

“哇,好痛,”奥利弗捂着额头,躺在沙发上哇哇大叫,“还敢说没黑幕,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吧!”

玩闹归玩闹,对于正事奥利弗从来不会耽误,在陈大河的引荐下,她和苏菲两人在二楼的会客厅举行了一次闭门会,谈的时间不长,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成果还不错,双方对合作的方式和股份的分配等细节均达成一致。

奥利弗以琼斯公司的名义投资,而苏菲则用女儿赛琳的个人名义投资,两方各入股一千万美元,股份各占百分之五十。

至于为什么要用赛琳的名义,苏菲也给出了解释,赛琳的父亲,也就是布鲁瓦家族名义上的主人,此时已经失踪一年多了,不确定他什么时候会回来,也不确定以什么样的方式回来,为了保证这家公司不受他的干扰,所以最好是用赛琳个人的名义来注册,对此奥利弗自然没有异议,只是她心里暗暗打了个惊叹号,还真有个漂亮的女儿啊,自己猜的真准!

在分工上,琼斯公司负责开拓远东市场和东方艺术品货源的引进,考虑到欧洲的艺术品市场现状,除了中国艺术品之外,还会选择印度和日本的部分艺术品进行运作,而苏菲则负责欧洲市场的开发和画廊的管理。

除此之外,这家艺术品公司还会持续收购中国古董,并保证古董的真实性,如果收到赝品,损失均由这家公司承担,利润就是在包含鉴定费仓储费运输费等所有成本的基础上,加价百分之十,定向出售给之前奥利弗替陈大河注册的一家投资公司,这当然就是走个形式,最后还是落在陈大河手里。

至于原来陈大河和苏菲签订的那份收购协议,即日起作废,而前段时间苏菲替他收的那一批古董,就作为这家还没成立公司的第一笔业务进行交易,也算替他省了笔佣金费用。

等二楼的会客厅大门打开,两女携手走下旋转楼梯,正坐在一楼客厅看报纸的陈大河抬起头看着她们满脸愕然,发生什么事了吗?什么时候两人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苏菲和奥利弗两人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才将手分开,两女脸上都是笑意盎然,一个是贵族夫人优雅的典范,一个尽显豪门千金的端庄大方,似乎刚才不是在谈生意,而是参加了一个美容沙龙。

只是陈大河没有发现,两女眼底都藏着一丝警惕。

这时爱奈斯悄无声息地走过来,躬身说道,“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哦,好的,”陈大河放下报纸,站起来笑了笑,“两位,可以吃饭了。”

两女一起站起来,互相盈盈一笑,苏菲伸出手臂,“琼斯小姐,您先请!”

“不不,”奥利弗轻轻摇着头,金色的头发晃动,同样优雅地伸出右臂,“夫人是长辈,当然是您先请。”

看着两人在那里你推我让,陈大河不禁满头黑线,不就吃个饭,至于这样子吗!

三请五让之后,终于还是苏菲先行一步,“琼斯小姐,有心了。”

随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餐厅,心里却冷冷一笑,小狐狸,果然难缠,怪不得能成为恩佐的代理人。

尽管谁都没说,但经过这么多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她这十几年云谲波诡的商场就真是白混了,也只有财务代理人,才会让恩佐说可以完全信任,找尼尔森公司做过咨询的人,总不会在监管方面留下什么漏洞吧。

奥利弗嘴角含笑,一副名门淑女的样子跟在后面,眼底闪过一丝凝重,老妖婆,确实不好惹,就是不知道她那个女儿怎么样?!

靠着陈大河翻了身,现在又借着还人情的机会找他合伙,还不是看中陈手里的能量,这家公司成立之后,她所能得到的利益将超过之前赚的那点佣金的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琼斯公司就是个例子,还好,占了一半的股份,陈也没亏,不过,以后得盯紧一点,最好不要玩什么花样,否则,哼哼!

陈大河对着爱奈斯撇撇嘴,嘴里嘀咕着,“谁先有什么区别吗?”

爱奈斯抿嘴一笑,小声说道,“贵族礼仪里面有长者先行的规矩,”

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有身份高的,也可以先走,但大部分时候只有不成熟的年轻人才会这样,否则一般都会遵从基本礼仪。”

说得稍微有些委婉,不过陈大河还是听懂了,刚才是苏菲在试探奥利弗的心性呢,不禁有些好笑,苏菲确实很小心啊。

晚餐的气氛自然是很愉快的,吃完饭之后,苏菲还拉着奥利弗进行了一番深入的交流,从艺术品市场谈到目前还在持续中的经济下行,从法国的贵族谈到刚上台的美国演员总统,两人就像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一般,但对于各自的私事,却无论对方如何试探,都坚决一字不提,那圈子绕得都能围地球一圈了。

聊完之后回房,奥利弗半躺在床上,仔细回想两人谈话的经过,心里涌起一丝不忿,她虽然多次主导话题,却一直处于守势,而那个看上去不温不火的贵妇人,竟然在不动声色中逼得她只能不断地找话题来搪塞,陈是什么运气,随随便便都能碰到这样的妖孽?

哼,老娘还年轻,下次再找回场子!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