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也是有技巧的,这位老人家一见面就打出一套组合拳,先是责问为什么不娶奥利弗,接着便是怒目而视给他压力,发现没有效果,又立刻改变策略,故作欣赏地和他勾肩搭背,完了还很没正行的装粗鲁,就差在脸上写下没心没肺几个字,做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磨掉陈大河的锐气,方便接下来的谈判。

陈大河不懂谈判技巧,但他上辈子管的就是人,算是懂一点人心,要是这位老琼斯一本正经按部就班地照本宣科,那多半没什么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但现在来了这么一出,反而让他安下心来,或许,还可以好好争取一下呢!

老琼斯也是久经商场的老将,这次也是特意针对陈大河的年龄和经验制定出的谈判策略,没想到碰上个不懂谈判技巧,却懂一点人心的小家伙,这才不经意漏了底。

尽管这样,要想从他手里争取到合适的条款,很难!

躺回到沙发靠背上,陈大河打起精神,笑呵呵地看着老琼斯,“琼斯先生,我当然没把自己看得那么重,重到能和十大财团比肩,可同样的,我也不会将自己看得太轻!”

“的确,我不敢将那些大人物怎么样,但是,”陈大河张开双臂,笑着说道,“既然我能取到保险柜里的油画,自然也能取到他们存放在任何地方的账本!您说,这东西能否给那些大人物带来一点小小的苦恼呢!”

核弹当然只能用来作为威慑,但关三可不是那种死物,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老琼斯眉头紧皱,恶狠狠地看着他,“小子,收起你那套见不得人的东西,听着,那里是有主人的地方,而且主人的实力还不弱,现在你和他们玩了一个小游戏,小小的赢了一把,但并不代表他们会正眼看你,如果你真敢惹怒他们,就会知道自己将有多惨!”

“您说的对,”陈大河撇着嘴,“我可不敢惹怒他们,但是,我也不会任人欺负!要是他们逼人太甚,大不了大家鱼死网破,我拼着破产蹲大牢,这辈子躲在国内不出来,也要给他们添点堵,我想,他们肯定会比我损失更多吧!”

“或许,你可以试试!”老琼斯视线变冷,“正好让你昨天的努力全部白费!”

“会的,”陈大河脸色不变,“不过那是在谈判破裂之后!”

两人视线相交争锋相对,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爷爷,陈,”奥利弗换了一身家居服,巧笑嫣然地走下楼梯,看着两人笑道,“午饭准备好了,要不吃过饭再谈吧。”

“好的,”老琼斯回头大声笑道,“有咕咾肉吗?自从去了一趟你那家中餐厅,我就爱上它了!”

“当然有,”奥利弗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不仅有咕咾肉,还有你从来没吃过的糖醋里脊,你一定会喜欢的,走吧,我们去餐厅。”

“小子,”正让奥利弗搀着往里走的老琼斯突然回头,“别跟我讨价还价,最后一次机会,再给你两亿美元,给你凑足八亿,交出所有美国公司的股份,在香江和你们国内的可以拆分出来,任你保留。”

“这些公司他们本来就管不到,”陈大河拍拍大腿站起来,也跟着往里走,“所以拿来当做条件,完全没有一点诚意,您老人家也别以为两亿很多,别的不说,以现在进击游戏公司赚钱的速度,也无非就是两三月的利润而已,我就这么结束了,然后让他们去赚钱吗?!或者,让我再赚一年,明年再交易!”

除了原来的进击方块和贪吃蛇,后来又有两款游戏上市,那就是之前陈大河跟奥利弗说过的雷霆战机和抢滩登陆,这两款游戏同样一经投放便立刻引爆市场,只是由于游戏机已经逐渐趋于饱和,大头只能在卡带上赚钱,即便这样,四款游戏一起发力,两三个月纯赚两亿,一点也不夸张。

可老琼斯却不会管这些,他要的是用最小的代价来换取陈大河的退出。

“想得美!别忘了,他们已经给了你自由,”老琼斯挥舞着手臂,“并没有对你怎么样,你也别提太过分的要求!”

“到底是谁过分?”陈大河冷哼一声,“这是我自己争取来的,还是说,您觉得我应该感谢他们呢?!”

就在两人又将要掐起来的时候,奥利弗冷着脸插到中间,“要不你们继续去吵,饭也不用吃了!”

两人一起扭头,冲着她哈哈一笑,然后自顾自地走去餐厅。

刚开始饭桌上的气氛还有点压抑,随着奥利弗穿针引线,一会儿谈谈老琼斯的爱好,一会儿聊聊陈大河感兴趣的话题,两个男人再灌上几杯酒,很快就活跃起来。

“小伙子,你确实很不错,”老琼斯哈哈大笑道,“可惜了,如果你是美国人,肯定能建立自己的家族,成为财团中的一员,无论是老牌的还是新兴的都会拉拢你。”

“我可没觉得美国人有什么好的,”陈大河晃着酒杯,“种族、阶层,无数的地方有无数的隔膜,不说也罢。”

“光明与黑暗,好与坏,在任何地方都会共存,”老琼斯对他的批评不以为意,只当是年轻人的愤慨,笑着说道,“从实际的角度出发,唯有利益才是永恒,就像你这次,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加入美国,虽然以后免不了要分一杯出去,但留给你的也不在少数,足够光宗耀祖了!”

陈大河耸耸肩,迷迷糊糊地撑着脑袋,“所以你不是我,我不是你!”

“明白,”老琼斯点点头,“毫无用处的年轻人的理想化,但有什么意义呢?!”

正要继续说,突然感觉有点内急,撑着桌子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走去。

等洗手间门关上,陈大河突然扭头看着奥利弗,“什么情况?”

“你没喝多啊?”正准备叫他的奥利弗拍拍胸口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喝醉了呢。”

“喝什么醉,”陈大河拿起酒瓶晃了晃,“这点我一个人就能解决,现在不过喝了一小半而已,能有什么事,倒是你,一个劲地给你爷爷倒茶倒酒倒饮料,不就想让他上厕所吗,说吧,什么事?”

“呀,你看出来啦?”奥利弗吐吐舌头,瞥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小声说道,“刚才叶从美国打来电话,告诉我一个消息,明天元旦节,总统发表新年讲话的时候,将公布星球大战计划!”

刚才她接到电话时,也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叶正根竟然在美国能打听到这个消息,看来他应该是得到什么消息才留在那边的,更让她没想的是,连这么隐秘的事,叶正根竟然是会相信她,直接跟她联系,来给陈大河通风报信,或许,陈的家人真的没拿她当外人呢。

这肯定是受到了陈的影响!想到这里,奥利弗心里感觉有点甜滋滋的。

如果她知道,叶正根是因为在她身边潜伏了十来天,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是怎么维护陈大河的,才最终确定她一定是站在陈大河这边这件事,就绝不会这么想,只会感觉毛骨悚然。

被一个人潜伏在身边偷听十来天,想想都觉得恐怖。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