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陈大河更加郁闷加纳闷,现在香江的几家公司,就算加上内地部分的工厂,价值也到不了两亿美元,现在奥利弗已经筹集将近两亿的资金,有什么项目不能做?还非得找自己要那三十个亿?

“直接跟你说吧,”奥利弗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站起来张开双臂,在宽敞的厅房里来回走动,“我打算,进军香江房地产业!”

“房地产?”陈大河也站了起来,眉头紧皱地看着她,“我记得去年就和你说过,香江的楼市经过七八年的上涨,尤其最近三年像坐火箭一样往上串,现在已经到了巅峰,今年必然会下跌,你这时候进入房地产行业,是想找打还是想找死啊?!更何况,你知不知道现在香江的楼市容量才多大,去年整个香江全年的房贷总量不过一百五十五亿香江币,你现在筹集三十多亿美元,这相当于三百多亿香江币,你想干什么?当香江房地产公司的老大?还是替香江楼市托底?”

现在联席汇率制度还没出来,香江币对美元已经连续好几年贬值,如今已经跌到九到十块兑一美元,三十多亿美元对于如今的香江楼市完全是核弹级别。

刚才奥利弗提出借钱的时候,亏他还纠结万分最后答应她,没想到竟然是为了搞房地产,顿时气得头顶冒烟,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些我都知道,”被陈大河骂了一通,奥利弗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轻笑着说道,“不过,我记得你还说过,等到英相访问国内的时候,就是房地产彻底崩溃的时候,对吗?像这种重量级的外交访问肯定会提前很久准备,我不可能得不到消息,在那之前,我一定能抽身退场!”

陈大河深吸一口气,烦躁地将身上的外套脱掉,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别拿我的话来堵我,我是这么说过,但并不代表我说的就是真理!大事可以影响经济趋势,但绝不能改变趋势,这件事只能让已经下行的房市加速崩溃,绝不可能让上行的楼市一夜掉头,所以很有可能在你抽身之前,楼市就已经开始下滑,那时候你又能怎么办?将楼盘捂在手里四五年,等房价重新涨上来?黄花菜都凉了!我跟你说,这件事绝对不能做,借钱的事也免谈!”

“三个月,”奥利弗伸出三根手指,看着他说道,“我只做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保证全部退场!”

陈大河一愣,犹疑地看着她,片刻之后才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只有三个月,快进快出,确实能捞一笔就走,但前提是能出得来,这种快速投机,可要比普通投资刺激多了,当然,如果能成功,赚得也更多。

“炒楼!炒地皮!”奥利弗转到沙发后面,扶着靠背轻轻一笑,“我要将三个月之内,市面上所有在售的整栋楼宇,还有不管是市府新推,还是别人转让的地皮,都全部吃下来,三个月之后,再将这些物业全部清盘!”

“你这等于是在助推房价!”陈大河脸色还是很不好看,黑着脸说道,“而且以现在三百多亿香江币的资金也不可能做到。”

香江楼市的水再浅,总不至于只有三百多亿的存盘吧。

“我就是要助推房价!三百亿不够,那就四百亿、五百亿,有这笔钱打底,就绝不缺少银行贷款,”奥利弗眼里闪烁着异彩,“按照你的分析,现在就是香江楼市最后的疯狂,我要再给它添一把火,让它烧得更旺,涨得更高!如果不出意外,三个月之后,我们至少可以盈利十亿美元!”

三个月,百分之三十的利润率,确实很高。

可惜奥利弗画出来的美好画卷并没有影响到陈大河,沉思片刻之后,他还是对着奥利弗摇摇头,“不行。”

“为什么?”奥利弗睁大眼睛,挥舞着双手大声说道,“你不相信我的能力,还是不相信这个机会?其实房市和股市没什么区别,就是一场金钱游戏而已,用炒作股市的做法来炒作楼市,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在美国有无数类似成功的案例,我们也能做到!”

“不是,都不是,”陈大河摆摆手,叹了口气,“赚钱的方法有很多,可能以后我也会注册一家房地产公司进入这个行业,但在这种时间,我不想赚这个钱,因为,”

陈大河摊开双手,怔怔地看着奥利弗,“也许这十亿美元的盈利中,就有很大一部分是普通市民几代人一辈子的积蓄,这个钱,我不想赚!”

如果只是正当的建房卖房,随行就市合理赚取利润,他绝不介意在里面掺上一脚,但恶意炒高房价来套利,这种钱他不想赚,他上辈子就是吃了这类人的大亏,本来看好的房子,短短半个月就被炒高三成,首付钱自然又不够了,结果到最后还是无房可住,他不想将自己经历过的悲剧亲手推给别人去体验。

“陈,”奥利弗觉得有些不可理解,“这是生意!就算我们不去赚,也会有别人赚的!”

陈大河抿着嘴耸耸肩,“那就让别人去赚吧。”

愣愣地看了他半天,奥利弗高举在半空的双手无力垂下,深深叹了口气,她做这么多都是为了帮陈大河,可他偏偏就不理解,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委屈,眼眶也红了起来。

陈大河呲着牙眨眨眼,不就是一笔生意没做成吗,还哭?

“两亿美元,”奥利弗突然低声说道,“那两亿美元已经拿去买了一小块地皮,全款支付的,明天我就让他们挂牌转让。”

地皮?陈大河心里一动,咬着舌头想了想,随即呵呵一笑,“奥利弗,地皮没事。”

奥利弗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啊?”

刚才不是态度很坚决地不同意的吗,怎么这么快就改变态度了?

“我是说,地皮可以买,”陈大河坐回沙发上,轻笑着说道,“三十三亿美元,你可以全部拿去买地皮,但是,要记住,三个月之后,一定要全部出手。”

地皮当然对房价会有影响,但相比直接炒楼是每周甚至每天的变化,这种影响的周期便长了无数倍,至少也是以年来计算,如果炒地皮,坑的就不是普通百姓,而是那些地产公司,对于他们,陈大河很乐意在深渊来临的时候,狠狠地推上一把。

这时奥利弗也想通其中的关键,再次变得兴奋起来,“好,就单炒地皮,虽然利润可能会折半,总比没得赚要强。”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