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意见达成一致,气氛也随之大为缓和。

陈大河躺在沙发上,端起已经有些冷却的咖啡喝了一口,放下后说道,“奥利弗,现在无论是房价还是地价,几乎都已经达到巅峰,炒地可以,但你打算怎么炒?”

“不知道,”奥利弗撇撇嘴,翻起眼睛皮白了他一眼,“原计划被你否定,方案肯定要重新调整,当然要重新做计划!”

她想进入香江的房地产业,虽然是一时冲动,但并不是盲目行动,在上次陈大河离开的当天,她就立刻找到尼尔森公司调阅了关于香江地产行业的相关资料,并与几位资深房市专家经过长时间的会谈,才准备在这个行业兴风作浪一把。

其实那些专家都建议奥利弗,这个节点绝不适合进入房市,但她有自己的想法。

对于奥利弗来说,香江地产业的最大特点,并不是硬性需求大,也不是房价虚高,利率高得吓人,而是整体盘口偏小。相对美国的大城市来说,这个城市的地产业规模确实不大,在去年房价最高的时候,一年的银行房贷总额竟然还不到十六亿美元,简直就是用来操作的完美对象。

随行就市的那是散户,操控大盘的才是庄家,别说现在香江房价还处于峰位,就算已经崩盘,在资金量足够的情况下,又没有相应的规则约束,只要操作得当,绝对能让它触底反弹!

她刚才对陈大河说,这是一场金钱游戏,就准确道出这次行动的核心,用大量资金操控盘口,等散户入场之后,自己再获利退出,就像一次股票坐庄一样,只需要有足够的资金量,又没有类似于证券监管制度来约束,要想达成目标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尽管为了抑制房价,在去年的时候香江市府就连续出台一系列的政策,一方面取消分期付款买地,令发展商购买地皮的资金成本更加沉重,以减少地产商对房市的介入频度,另一方面又实行金融三级制,加强对财务公司的管制,令财务公司短期存款大减,加速信贷收缩,市民买房也更难获得贷款,从而降低购房需求。

这一切本来应该是房市下行的信号,并确实遏制住房价疯狂上涨的势头,给无论是地产商还是炒房者又或购房者都造成更加严重的心理压力,但在这种关头,一旦有几百亿规模的资金入市,进行换手炒作,必然将这些政策影响全部对冲干净,最终造成恐慌性抢购,那时奥利弗自然就能平安退场,而且这一系列的政策正好可以拦住一大拨竞争对手,让她能吃下最大的一块肥肉,甚至是独食。

至于彻底崩盘之后?谁管他洪水滔天!

这就是她为什么一定要找陈大河要钱的原因,没有那三十多亿美元,这个计划根本就玩不起来,而有了这三十多亿美元,再联系一两家大银行,就能撬动超过六百亿乃至八百亿香江币的资金,足以掀起惊涛骇浪。

可惜,由于不必要的善心,陈大河否决了她的提议,只炒地不炒楼,势必让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大打折扣,如果继续实施,是否能取得预想中的效果,确实是个未知数。

不过,有善心的男人确实很有魅力呢!这个小女人双眼朦胧视线涣散,思绪又不知飘到了哪里。

“奥利弗,”陈大河一口将剩下的咖啡喝掉,眉头微皱连叫了两声,看到她反应过来,才没好气地说道,“想什么呢?”

“啊?”奥利弗眨眨眼,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红着脸说道,“想计划啊,你刚才说什么?”

“就是计划,”陈大河撇撇嘴,“想好了没有?你现在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摔得粉碎,最关键用的还是我的钱,这个计划一定要周全才行啊。”

“知道了,真啰嗦,”奥利弗不耐地甩甩手,“这么庞大的计划你以为拍拍脑袋就能想出来吗,肯定要经过周密调查才行啊,总之放心吧,不会把你赔到倾家荡产的!”

陈大河一听,顿时打了个寒颤,“我怎么越听心里越慌得很,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把钱存银行吃利息也不错的!”

“犹犹豫豫、出尔反尔、目光短浅,还是不是男人!”奥利弗站起来瞪了他一眼,“就这么定了,现在去吃饭。”

说着就往外走。

她刚才已经隐约有了些许想法,不过还要找些资料印证过才行。

“喂,”陈大河招招手,却看到奥利弗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门口,只得无奈地闭上嘴,希望关二爷保佑,让这次投机行动能顺利进行吧。

吃过午饭,奥利弗冲着陈大河随意地挥挥手,“我下午还有事要忙,你自由活动吧。”

陈大河拿起餐巾将嘴擦干净,撇撇嘴说道,“我记得你给我也买了一套别墅的吧,叫个人带我去看看。”

“就是个空房子,有什么好看的,”奥利弗皱皱鼻子,顺手招来珍妮,“珍妮,这两天就请你陪着他吧,他想去哪里都可以带他去。”

珍妮点点头,“好的。”

陈大河却一愣,“两天?难道我明天还不能走?”

“准确的说是明天和后天,两天后才有返回北金的航班,”奥利弗故作无奈地耸耸肩,“现在是非常时机,不可能花钱替你包机,就先忍忍吧!”

随后用餐巾在两边嘴角轻点,然后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

陈大河冲着额头吹了口气,两天就两天吧,反正内地也没什么大事,就看这姑娘能拿出什么惊天方案出来,如果不能让他满意,这笔钱果断不能给!

奥利弗回房换好衣服,便在布兰妮的陪同下去到中环,通信公司的总部就在这里,同时这里也设有她的专用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奥利弗便开始一连串的动作。

“艾米,”奥利弗头也不抬地对着秘书吩咐道,“电话联系尼尔森的凯文和瑞银的巴里,约他们过来这里会面,将两人到达的时间相隔一个小时,要快,约巴里的时候顺便问一下,让他尽快与总行确认汇款到账没有。”

此时的奥利弗完全没有在陈大河面前时的那种小女人的样子,而是沉着冷静号令果决,完全是一副霸道总裁的姿态,在她面前,手下的人几乎完全忽视掉她的年龄,从不敢说半个不字,相比之下,她和马佳彤还有曾静姝她们相处时的态度要和气得多,那绝对有陈大河的面子在里面。

“明白,”秘书小姐迅速在记事本上写下一串速记字母,虽然不明白琼斯小姐说的汇款是什么,但她只要去联系,并反馈结果就行,跟着琼斯小姐做了半年,她早已熟悉这位老板的风格,事实上,自己是在老板身边做的时间最长的,最短的一个甚至还不到两个月,没办法,压力太大,一般人真受不了!

尽管老板的要求很高,但这个岗位的薪资待遇也绝对优厚,几乎与普通公司的高管相当,而且只要干满一年,就有升值转岗的机会。

坚持住!艾米不断给自己打气,一路小跑回外面的工作位,迅速安排好两人的会面时间,同时提醒香江瑞银的负责人确认汇款到账时间。

十五分钟后,尼尔森香江公司总经理凯文,便出现在艾米的面前。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