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黄大利那副怂样,陈大河不禁好气又好笑,提起一脚踹了过去,“把这幅怂样子给我收起来,不就是去深阵吗,有什么好怕的?!”

“那是岭南呐,叔爷,”黄大利缩着脖子叫道,“听村里杨老太爷说过,那里又闷又热,还有瘴气,还有好大的蛇虫,会死人的!”

“老子先把你打死!”陈大河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你去就死?那里生活的几千万人是白活的啊?少扯他们是本地人那种鬼话,别的不说,深阵工厂里那几万工人,还有部队上的同志,还不都是从全国各地去的,他们没事,就你有事!”

“那,”黄大利满脸纠结,眼神闪烁地看着他,“真有必要设立个办事处吗?”

“很有必要!”

有点意外,说这话的是杨向明,这时他也回过神来,意味深长地拍拍黄大利的肩膀,“田老校长说得好,那话怎么说来着?就是人什么远啊近的。”

陈大河撇撇嘴,给了他答案,“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对,就是这个,”杨向明面不改色,继续做着思想工作,“咱们厂子现在看上去是不错,大队上各家各户的生活都有很大提高,但是!”

杨向明又扭过头求助,“后面怎么说的?”

陈大河无语捂脸,挥挥手让他到边上做好,然后开始给两人讲课,“现在上剅食品厂一年的收入是多少?几十万,还不到一百万吧!这还是联合周边好几个大队之后的结果,你们好好想想,要是能将现在的产能规模扩大十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那一年的收入能有多少?!”

杨向明和黄大利面面相觑,然后一个从口袋里掏出小本本和笔开始计算,另一个跑到办公桌边上拿起个算盘啪啪地打个不停。

“一个亿!”陈大河轻飘飘地给出答案,“知道那是多少钱不?”

两人听着耳朵里的数字,再看看自己算出来的结果,脸色依然发懵,整齐地冲着他摇摇头。

“不知道就对了,”陈大河拉过椅子坐到他们对面,笑呵呵地说道,“也难怪,这种天文数字你们以前是从没想象过的,但是,只要你们能坚持不懈,将这个厂子做好,做大,一直把好质量关,做好销售,每年增长个两三成,这个天文数字就离你们不远啦!”

两人瞠目结舌地看着陈大河,然后一起咽了咽口水,杨向明张张嘴,结结巴巴地说道,“一个亿?我们能赚这么多?!”

陈大河点点头,指出他漏掉的一个关键词,“以后!”

“就那个办事处?”黄大利伸着脖子,小眼睛眨啊眨啊的,“弄个办事处,以后就能赚这么多了?”

“这是万里长征第一步!”陈大河撇着嘴,没好气地瞪着他,“我今天一过来,你小子话里话外都是志得意满,就这点小家业你们就满意啦?上剅的老百姓都脱贫了没?能一天吃上两顿肉没有?身上的衣服是不是还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住茅草房的搬进土墙屋没有?住土墙屋的搬进砖瓦房没有?各个小队都打井了吗?通电了吗?通路了吗?都没有吧,不仅没有,还差得远好吗!”

一顿话说得两人恨不得将头扎进裤裆里。

陈大河咂咂嘴,看了一眼桌上的搪瓷缸子,还是忍着没喝,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伟大领袖教育我们,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才一点小成绩,你黄大利就骄傲自满,杨老大你也视而不见,怎么着,天天被其他几个大队书记捧着,都飘起来了是吧!”

似乎有点用力过猛,杨向明顿时恼羞成怒,猛地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他,“臭小子怎么说话的,老子好歹是你叔好吧!”

“没沾亲的叔!”陈大河一个眼神瞟过去,“那我以后都不管,满意不?!”

杨向明当即将脸色一收,跟变脸演员似的,扭头看着黄大利,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利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也是从小市场的时候就跟着我做事了,现在才取得这么一点点小小的成绩,怎么就能骄傲了呢?不应该啊!不过浪子回头金不换,知错就改鳝鱼腌菜,这次去深阵设立办事处,是咱们厂……”

“善莫大焉,”黄大利弱弱回了一句,看杨向明似乎有些不明白,又补了一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能不知道吗?!”杨向明顿时眼神一瞪,声音都提高了两个八度,“总之,办事处是要设立的,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这么定了!”

开玩笑,那可是一个亿,怎么着都得让陈大河给他们把这个计划给做全咯,到这时杨老大一颗老心脏都还在砰砰直跳,好家伙,这小子真是画了好大一张饼!

“我没说不去啊!”黄大利觉得特委屈,“刚叔爷说的时候我就愿意去了的。”

“同意啦?”杨向明一愣,随即欣慰地点点头,对自己的思想工作成果非常满意,拍拍黄大利的肩膀,“到了那边好好干,要是出了成绩,我升你做副厂长!”

“真的?”黄大利顿时像被打了鸡血,伸着脖子直叫唤,“杨老大你可不能诓我,叔爷在这儿,他可能作证的!”

“诓你是小乌龟,”杨向明瞪着眼睛,“我杨老大什么时候说话没算数过!”

上剅食品厂就是杨向明的一言堂,谁上谁下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别的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升个副厂长又算得了什么。

“行,”黄大利点着头,“不过,我有个条件。”

“还提什么条件,”杨向明瞟着他,视线却不自觉地转向陈大河。

陈大河翘着二郎腿抖啊抖,嘴里蹦出一个字,“说。”

“一个好汉三个帮,”黄大利嘿嘿一笑,“我想带几个兄弟过去。”

陈大河想了想,“带人也行,不过一定是要能信得过的。”

“绝对信得过,”黄大利拍着胸口,“都是去年一起出生入死过的,肯定没问题。”

“大利,”陈大河眉头微皱,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压低声音说道,“很多时候,能同生死,却不能共富贵,就算再信得过,也要在心里多一份心思,千万别让自己少了某个兄弟,明白吗?”

“这?”黄大利歪着头想了想,很诚恳地摇着头,“不明白。”

“大河的意思是让你财不外露,”杨向明按着他的肩膀,凑过去小声说道,“以前几百几千块的也就算了,要是真像大河说的,有几万几十万摆着你面前,你动不动心?你那些兄弟动不动心?”

“那肯定不会!”黄大利犹豫了一下,还是坚定地摇头,“我兄弟都信得过!”

“信得过也要按我说的做,”陈大河瞟了他一眼,轻声说道,“记住了,账本和钱,这两样东西只有你自己能看,其他人绝对不能看到,要是哪天有人找你要看这些,你就多留个心眼,同时给杨老大打电话,知道没有?”

陈大河这回没瞪他,说话也是轻描淡写,黄大利却感觉心里有些发毛,叔爷这个样子怎么感觉怪瘆人的,不过他讲的那些话,倒是都牢牢记在心里。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