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几年虽然逐渐开始政策松绑,但上上下下都摸不准红线在哪里,绝大部分人都是原地踏步,等着别人趟出路子来,才好跟着走不出格。

以上剅大队的动作,放到全国来说都是步子较大的那极少数,一方面也是正好抓住这个空白期,另一方面陈大河帮他们解决了周围兄弟大队的矛盾,还找好销路,这才发展得红红火火。

尽管有一步先步步先的说法,可要是再过两年,不仅有无数的基层单位开始兴办副业,就连私人开办公司的例子也是层出不穷,那时候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以国内的市场潜力,如果上剅原地踏步,他们要追上甚至超过上剅现在这点规模,几乎毫无悬念。

所以陈大河每次回来,都会到杨老大这里转一转,一来可以帮忙解决些困难,二来也是为了鞭策他们继续往前走,否则的话,这几年好过,再过几年也能活,但等到九十年代之后,如果没有了深阵工厂那种关系户支持,绝对是破产的相,能活到新世纪的老公司真心不多,他可不敢寄期望任由这家公司发展能活这么久,这样一来必要的点拨就不能少,当然,得这里的负责人能听他的话才行,否则的话,他宁可以后收拾残局,也不愿将自己的好心让别人当成驴肝肺。

打发黄大利回家去跟家人说清楚他的动向,又跟杨老大聊了很长时间工厂未来的发展方向之后,陈大河这才从那里出来。

大队办公室离高中不远,陈大河顺便去了趟田老爷子家里,却被老校长拉着一通猛夸。

“小子,你这事儿干得不错,以后再接再厉,最好每年都寄这么一批东西过来。”

“啊?”陈大河看着喜笑颜开的田老爷子,有些不明所以。

“大河,”郭奶奶一看陈大河的脸色,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对,“这事儿,你不知道?”

“什么事啊?”陈大河看看老爷子,又看看郭奶奶,“没头没尾的,我都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不是吧?”这下田老爷子也笑不出来了,眉头紧皱地看着他,“就去年来过的那个奥利弗,她今年送了好几次东西过来,都是用深阵那边来拉货的车拉过来的,刚开始我还不肯收,这外国人的东西哪能是说要就要的,并写了信请他们的人带过去,表示拒绝和感谢,可她回信说是你帮了她不少忙,这是还你的人情,而且这也是你的意思,她只是照办,这样我才收下,结果今天你说不知道,难道,她是另有目的?”

陈大河咂咂嘴笑了笑,“老爷子,您还没说是些什么东西呢。”

给这里送东西,奥利弗能有什么目的?多半是看这里条件不咋地,起了做慈善的心思吧。

其实现在学校条件相比县里其他高中已经不知好了多少,一年两次的潺林县农产品交流会都是在这里举办,光是坐地抽成就够全校师生大半年的口粮,田老爷子再舔着老脸,到各个单位口子上化点缘,然后叫杨老大兜个底,差不多就能供这里几百号人免费吃喝的,算给学生家庭减轻了很大的负担,挽救了好些个差点失学的优秀学生,今年陈大河的老爹陈德山还带着工程队,在暑假的时候义务替学校翻修校舍和课桌,也让学校的面貌焕然一新,如今的县二中比起陈大河在的那会儿,几乎变了个模样。

这些在咱们自己人眼里看上去是很不错,但在奥利弗看来就有点不入眼了,这里又是陈大河的母校,送点东西也正常。

“书,”郭奶奶在边上说道,“好多书,什么学习资料、课外读物,各种类型都有,都是适合学生看的,能建个小图书馆了,你爸还真特意过来,在教室边上起了间房子用来放书,那里也成了图书馆,后来她还送来两台大电视机,平时给同学们看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至于其他的衣服文具这些东西,也送过两三回。”

呵,还真不少,陈大河颇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奥利弗能送一两回东西过来就不错了,没想到有这么多,而且都是学校急需的,看起来还费了不少心思。

本来这些东西他早就想往学校送的,可自己那些身家不能见光,连自己家里都只是拉了一台洗衣机回去,要不是去年奥利弗上门,名正言顺地送了不少东西,老爸老妈要看上电视,真不知道要再等几年。

现在这样也挺好,深阵那边的工厂和上剅食品厂是合作关系,人家老板和自己又是朋友,给这里的学校送点东西也能说得过去,但是过犹不及,送点必需品就行,送多了忒招人眼,就算是给学校的,当地人不会说什么,可难免外地人会有什么闲话。

“老爷子,”陈大河笑道,“这事儿啊,半真半假,我给她帮了点小忙是真的,不过没要求她做什么,不过既然她都送来了,那就安安心心的收下,但您刚才说的以后,那可就没准了。”

不管奥利弗找的什么借口,他现在当然只能打掩护,总不能给她拆台吧,更何况收益的还在自己这边。

“原来是这样,”田老爷子松了口气,随即嘿嘿一笑,“看来这奥利弗还是个实诚人,不方便回报你,就回报给学校了,挺好,至于以后,看机会吧,要是还有这种机会,可别再穷大方,能要多少要多少,不知道要什么就给我发电报。”

这话一出,陈大河不禁有些惊讶,当今社会的普遍情况是老百姓对外国人既好奇又恐惧,平时都是以回避为主,要是实在避不过去,说上两句话,回来后还会主动向单位交代情况,老爷子这种想法,确实有点超前啊。

“你那是什么眼神,”田老爷子看着陈大河的表情,顿时眼睛一瞪,“老头子虽然只是个乡野村夫,但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是懂的,只要做人坦荡,有什么可避讳的。”

装,继续装!

陈大河鄙视地瞟了他一眼,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乡野村夫,去年也不知道是谁,和奥利弗聊天的时候听不惯她的汉语,直接用一口纯正波士顿腔跟她对话的,看来这位老爷子当初应该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呐。

问题弄清楚了,两老便带着陈大河去到图书馆参观一番,其实这间所谓的图书馆也就和普通教室差不多大,里面摆着一排排整齐的书架,在角落里还有一只被钉到墙上的大铁柜,两台电视机就锁在里面。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看上去倒是像模像样。

本来两老要留陈大河在这里吃晚饭,可在这里没聊多久,茜茜和小妹陈继红就找了过来,匆匆和两老打过招呼,就拉着陈大河回家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