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回家了!

这是茜茜带过来的消息,就因为这个,田老爷子他们也没留人,让他麻溜地滚蛋回家。

算一算时间,老大陈大江是七九年年初离开家进了部队,到现在正好三年。

三年期满,也到了该退役的时候,就是不知道老大是直接退役,还是有其他安排?

家里别人不知道,陈大河心里可清楚,老大去年可是赶赴西南上过战场的,既然能活着回来,提干的几率应该不小吧!

问茜茜,摇头,问小妹,不知道。

得嘞,还是赶紧回家直接问老大自己吧。

十五分钟的脚程,三人六七分钟就走完,小妹每天在村里撒野,体力自然不用说,陈大河跟着关三练的那套体术,就一直没落下过,现在的身体素质比前些年每天坚持跑步的时候都要强好几倍,就连茜茜也在跟安英学习基本的拳架和吐纳术,体力虽然赶不上陈大河,却也不比一般的壮汉弱,要不是两人照顾小妹,速度还能更快。

到了家里,远远地就能看见屋门口围满了人,有人见到陈大河回来,当即一声叫喊,门口立刻被让开。

“陈家了不得啊,”一个糙汉满脸的羡慕嫉妒,“咱们村里第一个军官,第一个大学生都是他们家的,上剅这个小池塘飞出两只金凤凰哦。”

“凤凰说的是女的,他们那是两条龙,”挨着他的一个村妇当即纠正,“不过有这两个兄弟在,大红继红迟早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可不是,”她旁边一个人表示赞同,“说起来大红也到了能嫁人的年纪,去年今年都有好多人上门求亲,偏偏大红眼界高,一个都看不上,她要是拿自己两个兄弟做标杆,哪个能入她的眼哦。”

……

陈大河笑着冲乡亲们点点头,那些窃窃私语也灌进耳朵里,刚才好像有人提到军官,难道老大提干了?

脚步毫不停顿进了屋子,堂屋里已经坐满了人,村里几位耄耋老人坐在上首,这几位是村里的老古董,辈分比陈大河还要高两辈,有的重孙都结婚了,没想到连他们也赶了过来。

陪坐的另外几个也都是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人,小队支书自然也在,老妈正握着双手,在一旁笑呵呵地站着,乐得合不拢嘴。

在坐着的人中,老爸和一个老人中间,陈大河见到了三年没见的大哥,黑了,也瘦了,但人很精神,有股子劲头在里面,看来这三年兵没白当。

“大河,”陈大江看到陈大河进来,立刻站了起来,笑着上前抓了抓他胳膊,“行啊,读书也没忘锻炼,还挺结实的。”

陈大河一巴掌将他的手拍开,“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看你自信满满的样子,要不要咱俩练练!”

“免了!”陈大江立刻举手投降,“我说是到底是去读书的,还是去挖石油的啊?!”

好家伙,那手劲好像比自己的还大,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

见兄弟俩一见面就这样子,在场众人不仅没有见怪,反而扬起一阵爆笑,就连陈家人和茜茜也在抿着嘴偷笑。

“这兄弟俩还是老样子啊,”人群里有人说话,“当年大哥就压不住弟弟,现在当了军官,还是压不住啊。”

“什么压不住,就是被弟弟管好不好,”有人笑道,“当时大河就是拿木棍打出来的江山,大江那时候抱头鼠窜,屁都不敢放一个。”

有人起了头,当即就有人附和,将两兄弟的糗事兜了个底朝天。

其实在哪儿都一样,无论谁在外面有大的名气,要是回了老家,肯定有不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老熟人上门,说上一段那人小时候的事,有好有坏,没别的意思,也跟身份高低和利益无关,纯属给自己找存在感。

乡亲们的话陈大江自然也听在耳里,嘴角不由得微微抽动,终于没露出什么苦笑。

想当年,他因为是陈家长子,公社里有不少单位上的小将找上门,推举他做个头目,结果让才十来岁的陈大河给知道了,二话不说抽了根手臂粗的柴禾,就要打断他的腿,这小子是真下死手啊,追了自己半个村子,连老爸老妈都拦不住,要不是自己最后关头认输,保证不去参和,多半真要在床上躺几个月。

就从那事之后,陈大河便在村子里竖立起威信,别人也都当他是陈家这一代的当家人。

现在想想,还真多亏了弟弟阻拦,否则就算将机会送到自己手上,恐怕也去不了部队啊,最起码,当年那些人就没一个能去成的。

而且自己能去部队,机会都是弟弟帮忙弄来的,加上去年又帮了他战友那么大的忙,别说他本来就没记恨,就算心里真有点什么芥蒂,在这么大的人情下,也早就烟消云散了,现在对这个弟弟,在他心里只有一份感激。

陈大河看着他的眼神,也嘿嘿一笑,然后一巴掌拍到他胳膊上,“不错嘛,听说提干了,什么级别?”

毕竟是亲兄弟,两人都懂对方的心思,本来陈大江就不是要强的性子,自然不可能记恨弟弟,而陈大河也了解陈大江,要不然这个当兵的机会就不会给他,别人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两兄弟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一般一般,”陈大江两手叉腰,尽管已经在这些乡亲面前回答了十几次,但成就感从没像现在这么足过,“副连。”

十几年了啊,终于能在老三面前扬眉吐气一把,副连级,这个够可以了的吧。

“妇联?”陈大河瞪着眼睛,“你怎么跑去做妇女工作了,部队里还有这个部门?”

“去你的,副连长,晓得啵!”陈大江眼睛一瞪,老脸变得通红,他还真没想到有这个谐音,当然他也明白,陈大河就是故意的。

周围又是报出一阵爆笑,陈家这两兄弟,真有意思。

到了晚饭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散去,只有村里的头面人物留下来吃席,算是给陈大江接风洗尘。

只有陈大河找了个机会,在大哥耳边说了一句,“老大,想好理由没?为什么能提干,还是个副连,晚上老爸老妈指定会问。”

一听这话,陈大江当时就僵住,这次回来只顾兴奋了,谁还想那么多啊。

理由是什么?上战场立战功?

想想老妈会有什么反应,不寒而栗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