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陈家人围着火盆聊天,陈大江扯了一顿什么领导关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闲话,好歹将老爸老妈糊弄过去,只有陈大河在一旁看得又好笑又心酸。

放眼全国各个部队,哪个当兵的不是每天刻苦训练勤奋学习,至于领导关爱更扯淡,革命部队的领导,有几个不关爱手底下的兵的?要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再有点领导关爱就能提干,军官早就满地走了。

可全国几百万老兵,有几个能提干的?更别说还成了副连。

恐怕去年在战场上的时候,就已经火线提干了吧,而且还立了不少军功,连着升了好几级,否则怎么可能当上副连长,这个军官绝对是老大用命拼来的,掺不了半点假。

但这些老爸老妈都不知道啊,自然是陈大江说什么就是什么,听完之后还挺自豪,老大靠自己的本事提干,比其他大队退役后发回原籍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现在的退伍制度是五八年发布的,原则就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除了技术兵,还有上战场立过功的伤残军人能保证优先安排工作,其他普通士兵基本上都是发放路费回家自谋出路,最多当地政府给点政策帮助,要是陈大江没能提干,现在回来恐怕还是只能靠自己谋生,和他同期去的那些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这也是为什么深阵那边的工厂能顺利招到一万多退伍工人的原因,回家种田和进厂做工,谁都知道怎么选。

没的说,就这个事,估计至少够老妈在外面吹上半年。

接下来几天既热闹又平淡,一家人欢欢喜喜过了个大年,等到大年初二,陈大江的假期到了,便背着背包再次赶赴部队,而陈大河也在这一天带着茜茜去了老丈人家。

自打一进门,钱卫国就没给他好脸色看,“你小子,回来这么多天,非得等到今天才来,怎么地,不到初二不上老丈人家门啊?”

另一边张玉梅也拉着茜茜在说悄悄话,虽然没数落她,但几句有了老公忘了娘之类的酸话肯定少不了。

“不来不是正好给你省事儿么,”陈大河一点也不怵,呵呵笑道,“你和梅姨都在上班,过年才放三天假,要是来早了,还不是你们也烦我们也累。”

“臭小子,还叫梅姨,”张玉梅没好气地说道,“怎么,非得要结婚了才改口啊?!”

“呵呵,我的错,”陈大河立刻点头哈腰,“妈,别生气,这不一时没反应过来吗。”

“这还差不多,”这一声妈听得张玉梅心满意足,一个女婿半个儿,对这个儿子,她是满意得不得了。

茜茜挽着妈妈的手臂,笑得比蜜都甜,这些天在陈家,她早就改口了,现在陈大河一改口,里里外外两人就只差一张证了。

只有钱卫国在一旁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心里酸溜溜的,总有自家水灵灵的大白菜让猪拱了的感觉。

不过满屋子人没一个理会他,让他自己酸去。

到了下午些的时候,黄叶秋也从荆江地委赶了过来,期间还不断有人过来给钱卫国拜年,见到黄老爷子在,自然也要恭恭敬敬问候一番,这一来二去屋子里就没断过人,直到傍晚才消停下来。

吃过晚饭,张玉梅带着茜茜收拾残局,黄叶秋则叫上钱卫国和陈大河到书房,准备谈点事。

等茜茜送来三杯热茶之后,两只老烟枪就开始吞云吐雾,陈大河皱着眉头,索性也摸了一根点上,二手烟比一手烟危害更大,还不如直接自己抽呢。

“小子,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黄叶秋斜着眼睛瞄向陈大河,看到他动作熟练,不禁满眼古怪,“老李跟老罗都不是烟枪,你该不会是在国外学的吧?”

“跟你学的,”陈大河吐出一口烟雾,当即将锅甩了回去。

透过层层袅袅的烟气,他看着黄老爷子说道,“按道理说,前天晚上你就该过来了,结果今天下午才来,怎么着,地委开会了?”

钱卫国在一旁歪在沙发上嘿嘿笑道,“大河,你这就不知道了,级别越高,到了年节的时候就越忙,老爷子有事耽搁才是正常。”

其实要不是今天女婿和老丈人都过来,他也是要去几个福利单位上走访慰问的。

屁,陈大河隐蔽地翻了个白眼,要不是看他是自己老丈人,这个字肯定飚出口,黄叶秋那是什么人?混吃等死的!在其位谋其政尽点本分也就算了,让他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想也别想。

“卫国,”黄老爷子没接陈大河的话,反而看向钱卫国,“当初你非得要找老孙拜师,我看你是拜错人了,你应该去拜老罗的,最起码,找那个滑不留手的老王头也行啊!”

“啊?”钱卫国有些不明所以,“不是您说的,国家以后肯定会走上正轨,不打仗就赚钱,经济才是第一的吗?!”

“唉!”黄老爷子叹了口气,“经济第一是没错,现在已经有了这个苗头,以后肯定会有这么一天,可你缺的不是懂经济,而是政治智慧啊!”

陈大河拈着烟头,低头耸肩地暗暗狂笑,自己这个老丈人办起事来勤勤恳恳,比谁都不差,可就是个死脑筋,很多时候都不知道变通,脑子转不过弯来,就因为这个,不知被田老和孙老骂过多少回,只是以前黄老爷子护短,不仅不骂,反而还维护他,好嘛,今儿个也终于开腔了。

当着女婿的面被老丈人骂,钱卫国一张老脸当即黑得像锅底,自己没说错啊,怎么还扯上政治智慧了?

看到钱卫国满脸茫然的样子,黄叶秋冷哼一声,“逢年过节领导下访走基层是没错,可你就不想想老子什么时候下访过基层?也不关心关心你上头的领导都在干些啥?我这位子是白坐的,你给我打个电话问一声会死啊?就你这个样子,我怎么放心把你再往上推一步?!”

呃?钱卫国张张嘴,脑子又开始打结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