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确实没有骗他们,回苏黎世的机票早已定好,后天就要启程去学校,招待李中和的事儿,只能由他们自己去办了。

第二天休息一天,收拾好东西后,又和茜茜黏糊了一晚,第三天一早,就启程离开北金,和以前一样,依然是经转香江飞往苏黎世。

跟着他一起过去的仍然是叶正根和图安两人,尽管图全和关鹏一身功夫有了很大的长进,但比起他们两个还是稍差一线,这边有关三坐镇,自然要让最强的两人跟着陈大河走。

而且叶正根还在美国黑水公司接受过专业训练,有一身功夫做基础,各项训练都是以优秀的成绩完成,如果说以前他只在格斗方面有优势,如今论单兵素养几乎不逊于三角洲现役士兵,这也是他能在美国顺利潜伏那么长时间的原因之一,在国内这一个多月,他也将自己学到的东西教给其他几人,虽说限于经验和设备条件,比不上亲自在黑水公司训练的效果好,但也让图安他们几个的护卫水准提升了一大截。

经过三四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香江机场,距离转机起飞的时间还有四五个小时,陈大河便带着两人到机场贵宾休息区稍作休息。

他这次的行程奥利弗是知道的,但奥利弗没有过来,她现在正在处理这次巨额投资的相关事务,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很难抽出时间过来见他,只是派了珍妮过来收取陈大河的新年礼物,整整一个行李箱的老家腊肉腊肠!

真搞不懂,她为什么喜欢吃这个,而且想吃的话,让那些去上剅收货的车队给她带不就完了,还非得要他从家里带来的,矫情!

奥利弗没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出现在陈大河面前。

“小子,又见面了!”

陈大河抬起头,将视线从手里的报纸挪到对面站着的人脸上,不禁有些愕然,“梁爷?您这是要去外地?”

眼前这人正是洪门在香江的山主梁栋,也是陈大河第一次来香江时,在他们和一帮飞仔干架的时候,看出马佳彤的功夫路子,并牵扯出善扑营和洪门旧怨的那人,没想到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真是好巧。

坐在旁边的叶正根和图安相视一眼,立刻站起来,一左一右护在陈大河身旁。

以他们此时的眼力,都已看出这个人绝对是个顶尖高手,毫不弱于突破前的关三,对上这样的人,靠着年轻气盛,他们任何一个都能斗个旗鼓相当,联手自然有必胜的把握,但是,却不见得能护住陈大河,高手相争丝毫都马虎不得,由不得他们不小心。

而陈大河笑着挥挥手,“没事,不用紧张,你们去边上坐着就行。”

看着两人凌厉的目光,梁爷眼里掩饰不住的好奇,“除了关先生,善扑营还有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不简单,果真不简单!”

叶正根和图安眼神微动,瞬间明白了眼前这人的身份,原来是洪门里的人,难怪有这副身手,不过如今两边已经达成和解,谈不上敌对,再加上有陈大河的吩咐,便收了警戒,在隔壁找个了位置坐下。

“阿公,坐下说吧。”陈大河指着对面的沙发,然后替他叫了杯热茶。

依然浑身干瘦的梁爷轻飘飘地坐到陈大河对面,咧嘴一笑,“我不是要去外地,而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陈大河一愣,随即想到什么,笑了笑说道,“通风报信那事儿?”

想想也只有这事值得让梁栋亲自过来找他,上次他和奥利弗的爷爷老琼斯谈判的时候,有个人向老洛克菲勒通风报信,将关三的底子捅了个干净,虽说让谈判干脆利落地结束,但毕竟犯了天大的忌讳,本来关三想亲自处理,但让他拦住,后来将这事通报给王赟,让洪门自己去处理,现在看来,应该是有结果了。

梁爷点点头,“人抓到了,总堂知道你要从这边走,就让我通知你一声,顺便,问问你的意见。”

嘿,洪门的消息渠道还真不少,这趟飞机是奥利弗帮自己订的,没想到他们连这个都能打探到。

尽管有些心中凛然,但还是不禁暗赞一声,不愧是号称有华人处有洪门,果然了不得,脸上也堆起笑容,“阿公,这事儿是你们洪门的家事,没必要跟我说吧。”

他也不怕洪门会徇私,王赟老爷子曾跟他说过,洪门里没什么纪律约束,但最忌讳的就是吃里扒外,人家起家是干什么的?造反!要是被人出卖给当时的朝廷,说不得要连根带泥死伤一片,他们最反感的就是这个!

所以只要人被找出来,具体怎么处理他一点也不关心。

“说还是要说的,毕竟这事跟你有直接关系。”

陈大河眼神微动,嘴角上翘笑了笑,不过没有说话。

正好这时热茶送来,梁栋端着喝了一口,似乎感觉口味不对,眉头微皱,又放了下来,脸上依然笑容满面,看着陈大河说道,“说实话,武术宗师确实可怕,但如果不讲江湖规矩,以洪门的实力布下杀局以命换命,未必杀不了你家里那位当世宗师,不过现在和平是主流,洪门也变了味,大部分都以生意为先,虽然规矩还在,但早已没了祖宗们的锐气,”

“所以当初你请到那位先生出面调解的时候,总堂也就借坡下驴,给出一条九山阵的路子,请江湖同道见证,了结两家的恩怨,只不过,没想到啊,”梁爷叹了口气,脸上却满是赞服,“关三提前闯山,却又不伤一人,这样既解开了恩怨,又全了洪门的面子,所以总堂才记下这个人情,也才有了这次相助,不过,真是没想到,一番好意,竟然扯出一个内鬼,而你又一次将主动权交还洪门,再次保全洪门的颜面,算是让我们再欠下一个人情!”

梁爷嘴角浮现一丝苦笑,“如此这般,要是我洪门还自说自话自作主张,那也枉称一个义字!所以,总堂几位长老经过商议,决定将这人的处理权交给你,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陈大河举起双手连连摇头,“阿公,您这可就为难我了,于情,您这番好意我心领了,于理,虽然这事跟我有直接关系,但最终没给我造成实际损害,而且他毕竟是洪门的人,怎么处理,还是由洪门来内部决定的好,我不能插手!”

开玩笑,鬼知道那人有没有几个亲朋好友刎颈之交的,要是自己一句话,将那人丢进海里喂鲨鱼,说出去简单,回头被人报复可就不妙了,这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还是别接手里的好。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