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奥利弗眼神迷离的侃侃而谈,陈大河则在心里啧啧称奇,表情上明明写着心不在焉,却又如此有逻辑地说出一大番话,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自己这关应该过了吧!这小姑娘看上去大大咧咧,真不知道哪来这么敏感的心思,竟然能猜到自己的想法,可自己的前后表现并没什么不同啊,如果说有变化的话,早从一年多以前开始,自己就对公司放羊了,那时候怎么没见她这么问过呢?

这时奥利弗的情绪确实好了许多,也不再追问刚才的话题,只是瞟了他一眼,“确定一人一半了,是吗?”

陈大河立刻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嗯哼!”

“那行,”奥利弗躺回椅子上,轻声说道,“既然这样,我一回去就开始进行重组,不过有件事要再跟你确认一下。”

陈大河继续保持微笑,“请讲。”

奥利弗转头看着他,“三个月前你将所有的股份转移到新注册的一家离岸公司名下,由我做法人代表,这种做法也许能瞒过别人,但瞒不过美国方面,他们不需要证据,只要让我拿出这家离岸公司的注册资料,就什么都瞒不住,而我也不可能拒绝,现在要将美国那边的三家公司也纳入进来进行重组,就不能不考虑那边的态度,毕竟你们是有君子协定的,所以,必须要重新想一个更隐蔽的办法。”

“不用想了,”陈大河豪气地大手一挥,“这个简单,用我们最初合作时候的那个办法就行。”

“代理协议?”奥利弗诧异地看着他,“你确定?”

当初陈大河委托奥利弗的父亲奥斯卖掉那包黄金,将得到的钱委托奥利弗注册公司的时候,就是签的一份财务代理协议,如果抛开那份协议,当时那家公司可以说完完全全就是奥利弗的,无论任何人从任何角度都查不出来和陈大河有什么关系,可以说是最隐蔽的一种方式。

可这种协议并不是无懈可击,在缺乏监管机制的情况下,无论是从法律角度还是财务角度,代理人都有多种办法将委托人的资产搬运一空,所以后来奥利弗还主动提出变更合作方式,以注册离岸公司进行合股的形式来取代,这才有了两人后来合作的信任基础。

现在陈大河又提出这一茬,意义和两年半以前又大不一样,当时他是别无选择,而现在他不可能不清楚这种方式的弊端,偏偏还很干脆地提了出来,换句话说,等于再次将这笔巨额资产交到奥利弗手上,其中的意味由不得奥利弗不浮想联翩。

“当然确定,”陈大河第一秒就给了奥利弗明确的回应,还笑着说道,“我连三十多亿美元交给你,都没让你打张欠条,难道还怕你昧了这点资产!”

其实在陈大河心里,这种代理协议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只要奥利弗不出卖他,就不可能被任何人抓到小辫子,以两人现在合作了这么长时间的关系,又一起经历了这次风雨,应该具备这种互信关系了吧。

而奥利弗竟然也没多做考虑,当即便笑道,“好,就这么定了!”

陈大河哈哈一笑,刚准备张口说话,奥利弗又微笑着说道,“记住你刚才的话,如果哪天让我知道你放弃了这个公司,我会第一时间将这份代理协议刊登在纽约时报上!”

说着还眨眨眼睛,“是整个版面哦!”

陈大河立刻满脸苦笑地举起双手,心思莫测的女人,惹不起!

饶了一个大圈,似乎一切又回到原点,从他在当场打印好,简单得发指的代理协议上签下名字的那一刻,这家即将组建的集团公司将和他再没有半毛钱关系,所有的决定权,都被奥利弗折叠成一个小方块,放进她的手包里。

就在陈大河还有些感慨的时候,可下一刻,奥利弗就拿出两张写满文字的纸张,摊开放到陈大河面前。

“这是什么?”

这时两人都已回到里面的书房,坐在宽大的沙发椅上,陈大河拿起来扫了一眼抬头,随即愣住,两眼茫然地看着她,“借款协议?什么意思?”

“制约手段咯,”奥利弗耸耸肩,撇着嘴角说道,“要瞒过美国方面,我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财务代理这一种办法,只是没想到你也是这种想法,还这么干脆,不作任何约束地提出来,但是这种办法的弊端你我都清楚,你们中国有句老话,亲兄弟明算账,所以不能不对这种协议进行制约,而这个,就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陈大河眉头微皱,低下头再次看向手里的协议,嘴里喃喃念叨着关键条款,“借款三十亿美元,百分之十的年利息,复利计算,期限十年,十年后可以选择债转股,或全额本息还款,甲方具有选择权,”

随即抬起头看着她,“奥利弗,没这个必要吧!”

奥利弗抿着嘴角笑了笑,“陈,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但是这个,你一定要签!”

信任是一种相互行为,陈大河能将这笔巨额资产交给自己,自己也能将这份能坑死人的协议交到他手上,因为公司有可能衰落乃至破产,而债务并不会减少,而且如果自己不能将这个集团公司做到超过一百五十亿美元的市值,也会损害自己的利益。

但对于两人来说,这两份双向协议就是实实在在的君子协定,当某一天陈大河能正大光明走上前台,这两份协议也就再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钱多钱少,真没那么重要。

陈大河盯着她看了几秒,随后哈哈一笑,再次提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按下手印,同时笑道,“看来,这次是投资盈利要全部留给你了,就是不知道够不够。”

反正他是不打算将这个东西拿出来的,签就签吧,不过既然是以借款的形式进行制约,就不能没有真实的资金流水,等这次投资完成,说不得真要留三十亿美元在公司账上。

“当然够,”奥利弗拿起其中一份看了看,折好后和刚才的那份代理协议收到一起,笑着说道,“要是收益连三十亿都达不到,岂不是枉费我投入那么大的力气,不过,我根本就没打算通过真实资金流水做账。”

陈大河整不明白了,拍着脑袋问道,“没有真实资金流水,谁信啊?”

“估值啊,听这个就知道你没仔细看这份借款协议,这是借给我个人的,不是借给公司的,”奥利弗眨眨眼,嘻嘻笑道,“将所有的公司进行估值,然后借给我进行经营,公司也归我所有,所以只要我认同这个估值价格就行了!最后的附加条款有写。”

陈大河又拿起来看了看,果然,乙方是奥利弗,最后面也有一条小字,借款以公司资产方式进行交割,真是,亏她想得出来!

“接下来,我需要找一个糊弄那些大财团的理由,”奥利弗嘻嘻笑道,“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些公司都成了我的。”

陈大河将身体后仰,躺在椅背上笑道,“这是你的问题,跟我没关系,或许你可以直接将这份借款协议给他们看也不错。”

真真假假,有时候越是真的越能骗到人。

“唔,可以考虑一下,这个先不管,”奥利弗眯着眼睛,“这个问题我决定等回香江后再去考虑,现在么,接下来这个问题就跟你有关系了,因为我需要你来好好想一想,未来三天,你应该带我去哪里游玩!”

陈大河心里一阵苦笑,看来又要请假了,不过脸上笑容不变,“这个问题交给我,保证你这三天既能玩好又不累!”

三天之后,心满意足的奥利弗终于启程返回香江,而陈大河也开始准备期末考试,这一次他要考完汉学专业所有剩下的课程,等新学期开学之后,就要转入新的专业,学习阿拉伯语。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