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五,恰逢中国的传统节日端午节,在完成早上的例行锻炼之后,陈大河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宽松的休闲服,在湖边的亲水平台上开始享用早餐,半斤重的大肉粽,加上拉菲庄园五九年出产的佐餐红酒,再来上一块豆腐乳,绝配!

这支五九年的红酒还是老提奥收来的,据说是拉菲庄园历史上最好的年份,不过老提奥说,这种酒要在出产四十年之后才是最佳适饮期,也就是九九年之后喝才好,反正陈大河不懂红酒,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现在开了一支喝起来似乎也挺不错,鬼知道为什么一定要等四十年后开才最好。

另外,五九年的拉菲他不知道,八二年拉菲这个梗在后世早已被人玩坏了,回到这个年代,又有这个条件,自然要存上一大批才对,没得说,拉菲庄园一年三十六万支的产量,他直接预订了三万支,本来他想全部买下来喝着玩,可惜直接让酒庄老板给拒绝了,要不是看在提前支付全额酒款,还有苏菲亲自出马的面子上,才勉强答应给他这个数,否则根本不可能买到这么大的量。

之前陈大河还突发奇想,能不能直接将这个酒庄买下来,结果老提奥说出酒庄老板的姓氏,吓得他不敢再有这个想法。

罗斯才尔德,就问你怕不怕!

尽管这个家族风光不再,也许还没等奥利弗炒完股市之后的陈大河有钱,但在整个西方世界,尤其是犹太世界中的影响力依然没有丝毫褪色,手上牢牢掌握着欧洲一大堆有钱也买不到的资源,堪称贵族中的贵族,要是让他们不高兴,那就是整个欧洲上流社会不高兴,到时候在欧洲简直没有容身之地,所以还是乖乖地装孙子比较好。

而想买其他顶级酒庄也不可能,以和拉菲齐名的拉图、玛歌和红颜容为例,任何一个顶级酒庄都有好几个,甚至几十个股东,这些股东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传统贵族出身,任何一个股东变更都需要经过其他股东的一致同意,对此,陈大河只能表示无解。

至于其他的小酒庄就算了吧,这种普通货色真没什么值得收藏的,比如就在这个庄园里面,就有一小片葡萄园和一个手工酒坊,酿出的葡萄酒就不比一般的酒庄差,可跟顶级酒庄一比,逼格瞬间差了十八条街那么远,要它何用。

慢悠悠地两口吃掉餐盘里的大肉粽,然后就着豆腐乳喝掉半瓶红酒,这时爱奈斯才款步姗姗走了过来。

“先生,瑞士银行的塞巴斯蒂安先生按约定时间来访。”

陈大河微笑着抬起头,“请他去会客厅,我换好衣服就过去。”

爱奈斯点点头,先示意远处的仆佣过来收拾,才转身离开。

十分钟后,陈大河换了一件白色真丝长袖T恤,下身穿着深蓝色西裤,脚上也将拖鞋换成手工皮鞋,一身商务范出现在瑞士银行私人银行服务部经理塞巴斯蒂安面前。

“塞巴斯蒂安先生,您好,”陈大河微笑着伸出右手,“抱歉,让您久等了。”

“您好,恩佐先生,是我提前了十五分钟,应该是我道歉,”塞巴斯蒂安站起来友好地握住手,这位顶级私人理财专家看上去精神抖擞,完全不像有五十多岁的样子。

“我们就不要纠结谁该道歉的问题了,”陈大河张开双手笑道,“或许我们应该坐下来谈!”

两人哈哈一笑,分宾主落座,等佣人为陈大河送来一杯冰水之后,陈大河才继续说道,“塞巴斯蒂安先生,我今天约您过来,是想谈一谈关于我个人投资的一些事项。”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塞巴斯蒂安笑道,“您的账户已经惊动了我们银行董事会,虽然现在只有2亿美元,还是昨天才转进来的,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个数字将很快突破三十亿,而且还会更高,恩佐先生,我们银行已经准备好三个不同的服务团队供你选择,这里面的成员全部都是整个金融界最顶级的精英,欢迎您随时过去挑选。”

“非常感谢贵行的服务,不过,再次之前,我需要向您确认一个事实,”陈大河眯着眼睛微微一笑,“你知道我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吗?”

“略有耳闻,”塞巴斯蒂安脸上的笑容不变,甚至连交叉放在大腿上的双手都纹丝不动,“似乎与美国的几个财团有关,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不过,如果您是想避开他们的视线,来管理您的财富,对此我可以以瑞士银行的百年信誉向您保证,FBI不可能从瑞银带走任何一条客户信息,以前不行,现在不行,以后同样不行!”

陈大河嘴角微撇,三十几年后,将一万多条客户信息交给FBI的不正是瑞士银行么!

不过这个时候的瑞银还是有底气说这句话的,事实上在和美国政府达成协议之前,瑞银确实没有泄露过任何一条客户信息。

此时塞巴斯蒂安注意到对面这位年轻亿万富翁的微表情,立刻微笑着说道,“其实我们银行的董事长温特先生是想亲自拜访您的,但没有征得您的同意,所以今天他才没有过来,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好这次会面。”

陈大河靠在沙发上,右手手指戳在脸上,眼里分明写着不置可否。

好半天才突然说道,“你们的服务费是多少?”

塞巴斯蒂安一愣,尽管他已经和客户打过三十多年的交道,但思维这么跳跃的客户真不多见。

脑子里在分神,嘴上却飞快说道,“我们的管理费是按所管理的资产额度进行收取,由于您的资产远远超出最高额度,所以适用百分之零点五的管理费比例,另外,对于其他杂费可以给予免征权限。”

陈大河摸着脑袋默默盘算,没有利息,反而要支付百分之零点五的管理费,还有一大堆的杂费,哦,他已经免掉了,这个私人银行还真不如直接存钱来得划算呢!

“恩佐先生,”塞巴斯蒂安继续说道,“当然,这是基于低风险全托管模式下的收费标准,如果是进行风险度偏高的证券类操作,一般会套用另一种收费模式,将会以手续费的方式进行收取。”

“塞巴斯蒂安先生,”陈大河突然笑道,“我认识第三国际银行的杰罗姆先生,知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常规标准,而不是大客户标准,到目前为止,我还看不到你们的诚意,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直接将钱交给他来处理,或许能得到更高的收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