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的这句话,塞巴斯蒂安依然非常镇定,笑容坐姿依旧,完全不为所动。

“可是,恩佐先生,”塞巴斯蒂安淡然解释道,“第三国际银行只是一个小银行,他们的服务远远不能和瑞银相比,如果您将钱交给他们,只会造成资金闲置而最终形成资源浪费,另外,您所说的收费标准,其实是与银行所提供的服务有直接联系,虽然从表面上看,我们给出的费率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但是我们所提供的服务团队,绝对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精英,我可以向您保证,每一个都是,而且,他们都是会说话的哑巴,绝不会透露任何客户信息,对此银行可以进行担保!最顶级的精英,最顶级的保密制度,恩佐先生,全世界只有瑞银能满足您!”

与此同时,塞巴斯蒂安在心里疯狂吐槽,见鬼的认识什么杰罗姆,他敢用自己全部身家发誓,这家银行的幕后老板绝对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东方人,至少也是跟他有关。

虽然没有任何表面证据表明第三国际银行与他有什么关系,但那栋差点砸在尼尔森手里的大楼被卖出去的前两天,就有人看到这个人在现场出现过,而在此之前,这个人也在巴黎出现过,紧接着杰罗姆就来了苏黎世,天底下哪有这么多的巧合!

就算第三国际银行真的是这个年轻人的资产,他也没有任何担心,这个年轻人会将几十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全部转移到这家银行中去,诚如他刚才所说,第三国际银行根本就没有管理这笔资金的客观条件,就算可以强行接收,并借此在未来两三年有跨越式的发展,但最终必定会形成财务坏账,无论是对银行还是个人资产都是一种巨大的风险。

只要这个人没有头脑发晕,就不会这么去做。

或许,处于同一条街的SBC也要比第三国际银行更具有威胁性。

当然,如果能谈下这笔业务,以后少不得要漏些汤水给那家第三国际银行,一方面帮助他成长,以此来拉拢这位超级优质客户,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就近监控,万万不能给这家银行挑战瑞士联合银行的机会,或许,哪天可以让他们去挑战SBC试试!

对于塞巴斯蒂安的解释,陈大河依然不置可否,略过这个问题,转到下一个,“如果我将资金全部交给你们托管,我自己是否还具有处理权?”

“当然,”塞巴斯蒂安哑然失笑,“资产都是您的,您有任意处理个人资产的权利,这是上帝赋予您的,谁都无法更改,哪怕您的专业服务团队也一样,在您和他们的意见有冲突的情况下,他们也必须执行您的命令,只是不再对投资结果负责而已。”

“哦?”陈大河眉头轻挑,“难道按你们的意见进行投资,还会对亏损负责?”

呵呵,这下塞巴斯蒂安再也不能保持原来的微笑了,再真诚的笑容里面也不免掺杂了几丝尴尬,甚至不敢接话。

特么的要是有任何一家私人银行敢对投资失败负责,他早就混成世界第一,哪还有别的投资银行屁事!

“管理费、手续费,”陈大河掰着手指头,“还有其他费用吗?你们会不会要求收益比例?”

他上辈子听说过什么投资基金要收取很高的收益比例来作为基金盈利的事,最高甚至能去到盈利的百分之四十左右,就是不知道这个私人银行服务跟那个有什么区别。

“不不,没有,”塞巴斯蒂安笑道,“收取收益提成的事只有封闭式投资基金才会做,我们是私人服务银行,您的财富管理专家,只收取合理的报酬就好!”

陈大河抿着嘴挤出一个笑脸,“既然这样,您可以和温特先生约个时间,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晚上我请他吃顿便饭,顺便谈一谈资金托管的事。”

“没问题,”塞巴斯蒂安裂开的大嘴再次拉大三分,都快扯到耳根下面,站起来伸出右手,“非常感谢,恩佐先生,请务必相信,瑞士联合银行集团不会让您失望的!”

目送塞巴斯蒂安离开,陈大河回到书房,脸上既有微笑,也有一丝无奈,他也想有一个既能打仗又能保密的超级团队,来帮助他完成各项投资计划,可无论想多少办法,或许在专业上可以通过猎头公司来招募精英进行解决,毕竟现在欧美经济疲软,在家待业的金融英才虽然不是满大街都是,但也不难找,可这些招聘来的人在保密上绝不可能满足陈大河的要求。

想来想去,也只有找瑞士银行的私人服务团队,或许才是最高保障。

瑞士银行怎么说也是成立了一百多年的老牌银行,专业服务固然毋庸置疑,其保密制度也是经过几十年的考验而名传世界,几乎所有的电影里面,凡是有要洗钱或存钱之类的情节,随之出现的都是瑞士银行这个词组,由此可见其口碑如何。

尽管这是他的唯一选择,但他还是不会一次性将鸡蛋都放到这个篮子里,先从一点小业务开始吧,如果合作得顺利,以后再慢慢增加。

当然,他也不会放弃组建自己的投资团队,而第三国际银行就是最好的基础,不过杰罗姆还不具备这个能力,也许,自己要再让猎头公司去物色一个投资专家,然后借用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锻炼个十年八年的,应该也能用了吧。

当天晚上,在苏黎世最好的米其林餐厅里,陈大河再次见到了塞巴斯蒂安,与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大约六七十岁,半头灰白的头发,着装一丝不苟的老人。

“恩佐先生,”塞巴斯蒂安笑道,“请允许我来为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瑞士联合银行的董事长,温特先生。”

“温特先生您好,见到您非常荣幸,”陈大河姿态摆的很低,先不管两人财富谁高谁低,人家毕竟是老牌银行家,在瑞士乃至整个欧洲的资源都不是他所能比拟的,肯主动提出要见他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给面子就得兜着,而且还是个老人家,姿态低点才是应该。

“您好,恩佐先生,”温特友好地伸出右手握了握手,“您比我想象得更年轻,但是您的成就让我惊讶,我在您这个年纪的时候,成就还没有您的千分之一!”

“金钱并不是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陈大河脸上堆着微笑,挥舞着双手,“您对瑞士银行的改变才让人惊讶,这种变化影响到全世界金融业,与您相比,我这点东西才是不值一提。”

在两人的胡吹互捧中,会谈气氛十分融洽,酒杯晃动之间,双方也达成协议,陈大河账户中的那一笔两亿美元资金,将由温特亲自推荐的团队进行操作,保证在不露任何蛛丝马迹的情况下,注入到他提供的三十个不记名账户中去。

而对于这些账户其中有一部分其实是属于瑞士银行公司的,温特也没有作任何表示,只是淡然地将那张写满账号的纸张递给塞巴斯蒂安,然后继续和陈大河畅谈刚发生不久的第五次中东战争。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