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老爷子一过来,叶正根立刻恭恭敬敬地问了个好,然后自觉挪到后面坐下,将空间留给他们。

“小子,”徐老爷子轻声笑道,“没怪我给你破财吧?”

“哪能呢,您这是替我扫清麻烦,”陈大河偏过脑袋,凑近说道,“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不是让人笑话您老人家识人不明吗。”

“嘿嘿,算你小子会说话,”徐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老李头回来了,你见到了吧?”

“见了,”陈大河撇撇嘴,“三个老头子一大清早就跑到我家,喝得醉醺醺,还非得要回家去休息,家里剩下的一辆车都派出去送他们了,我自己还是坐着侉子来的。”

“哎哟,怎么能这样,”徐闻平一听,顿时痛心疾首,“这个老李,去喝酒也不叫上我,真是狐朋狗友一个,真不靠谱!”

陈大河满头黑线,怎么说话的呢这是?

“小子,”徐老爷子满脸严肃地指着他,“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留了什么特别的好酒给他们?”

除了李中和,另外两个他也能猜到,一个罗东升本来就认识,另一个孙云东前几天也见过,脾气什么的都对胃口,酒量也不错,能让三个老酒虫一大早就喝酒的,肯定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种药酒,”陈大河嘴角上翘,“您想要,明儿个我让人给您送一坛过去,不过有个条件,麻烦再有这种事的时候,您这手段能不能硬气点?好歹也是一代宗师,就任由几个跳蚤在我媳妇儿面前乱跳恶心人?!”

“你小子净说风凉话,”徐闻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要是什么事我都直接一巴掌拍死,你说电视台那些头头脑脑会怎么想?就算他们大部分在我班上读过书,叫我一声老师,也不能不考虑他们的感受吧?像今天这样,先口头警告,吓退一批,要是还有剩下的敢再犯,那时候再拍也不迟,任谁都说不出个不字来,多好!”

“我说你们这些人心思怎么就这么复杂呢,芝麻大点的事儿还整出这么多道道来,”陈大河不禁摇头感叹,“所以我就不愿意在体制里面混,天知道哪天就变成你们这个样子!”

“哎,我这样子怎么啦?”徐闻平不禁拉高声音,见有不少人朝他看来,连忙摆摆手,又压着声音说道,“这就叫人情世故,不是你架子大就能为所欲为的,花花轿子众人抬,你坐轿子的也不能不考虑抬轿子人的感受吧,否则谁还愿意替你抬?还有什么叫不愿意在体制里混,现在有体制外的单位吗?只有线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

陈大河瞄着他,就是不说话。

徐闻平愣了愣,这是什么表情?

随后醒悟过来,点着头说道,“哦,你在外资公司里干过,还真不是体制内!”

都是老熟人,徐老爷子也没有说错话的尴尬,反而碰碰陈大河的胳膊,换了个话题小声问道,“小子,这档节目,你真没想法?”

陈大河想了想,看着在台上声泪俱下的老劳模,小声问道,“老爷子,我想问问,这档子节目你打算做多久?”

“做多久?”徐闻平一愣,视线也从舞台上收了回来,诧异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把这档节目找个时间停掉?”

“也不一定,”陈大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比划了半天,才继续说道,“这档节目打的是感情牌,肯定有一批忠实观众会长期支持,可关键就是,也许你留住了人,但也许他们只是习惯了看这档节目,而不是这档节目吸引了他们,这么说你能理解么?”

“鸡肋嘛,”徐闻平眉头微皱,“我只是觉得这档节目需要创新,没想到你想的比我还严重,不至于吧!”

“除了新闻,没有长盛不衰的节目!”陈大河抿着嘴,想了想又说道,“这样,我给您两个建议,您老自己看着办。”

徐老爷子眉头一挑,“说。”

这个臭小子就喜欢藏着掖着,刚才不说,现在又有了,还两个建议,他倒想听听能说出朵什么花儿来。

“这第一个,”陈大河干咳一声,等一个工作人员从面前走过,才继续说道,“将选信范围扩大,中华文明几千年,古人有鸿雁传书,他们的为什么不能念念?”

徐闻平皱眉不语,其实这点他不是没考虑过,但最后还是被自己放弃了,前些年批判传统文化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到现在都还有不少文人在大骂古文是封建残余,如果要是从古文中选信,恐怕又要惹出什么风波来,没想到现在陈大河又提了出来。

这条先不予置评,徐老爷子问道,“第二个是什么。”

没有得到回应,陈大河也不在意,继续小声说道,“第二个,我建议您改变一下播出方式。”

“播出方式?”徐老爷子一时间不太明白,“怎么改?”

“别做成固定节目,改成有时间限制的节目,”陈大河打了个比方,“就跟电视剧、风光片、纪录片那种类似,您可以把节目分成不同的主题,比如说特殊时期的,抗日时期的,或者是按其他方式分,比如讲情感的,或讲大义的,然后一年分两次或三次播出,这样就有了更充足的时间来梳理一些东西。”

后来的综艺节目以季播的方式流行,不是没原因的,一部分是可以营造饥饿营销的效果,另一方面比起固定播出的节目,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准备策划,这样节目也会更精彩些。

可徐老爷子立刻摇头给否定掉了,“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行?”陈大河有些疑惑,“你这又不是新闻联播,难道还不能断掉的?”

徐老爷子左右打量一眼,才轻声说道,“老首长每期都要看,改成你说的这种方式,你让他看什么?!”

陈大河抿着嘴边,伸出右手在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当我没说!”

两条建议到手,可惜不能用,徐老爷子有些不满意,斜眼瞄着陈大河,这小子该不会江郎才尽了吧?

不过,他刚才那个主题分类的办法倒是可以借鉴一下,反正每次录制都花不了多长时间,最多一两天就能完工,完全可以在正常录制的同时,同步录制一期专题节目出来试试水。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今天的录制任务终于完成,二三十号人立刻收拾好东西,各自蹽上自行车直奔东来顺。

酒足饭饱之后,陈大河也算是正式打入茜茜身边的工作圈子,亲和友好地同每一个人握手道别,这才上车回家,顺便送徐老爷子回去。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