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陈大河发现今年人聚得特别齐,不仅曾静姝在,连派去深阵的那帮人也都回来了。

马佳彤、叶晓琳、佟小蕾、齐布琛、那爱新、富博敦、倪楚贺,四女三男,七个人一个不少。

倒是饶山他们一个人都没在,也不知道是工作忙,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佳彤,”陈大河看着气质面貌大不一样的马佳彤等人,有点好奇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回来了,那边不用管理吗?”

“都安排好啦,”马佳彤和曾静姝坐在一起,依然是那幅熟悉的温婉笑容,只是瞄到边上关三那张冷脸,不禁缩了缩脖子,硬着头皮说道,“在那边两年时间了,我们除了完善公司的管理制度,还培养了一批有能力的中层管理干部出来,只要按制度办事,他们就能将公司的运转维持好,没什么大问题,就不会出岔子,这次我们打算过完春节再回去,您,不会怪我们吧?!”

其他六个也都眼巴巴地看着陈大河,生怕他会说什么重话,这两天他们几个可没少被家里人唠叨,三爷也一天到晚板着个脸,如果东家不介意还好,万一要是也来句批评,那可就遭了,回家后一顿板子是免不了的,也就是佳彤和东家更熟悉些,才敢趁这个时候借着机会说了句求情的话。

看着他们一个个紧张的表情,陈大河摇头失笑,“我怪你们干嘛,你们在那边辛辛苦苦两年,做出这么大的成绩,我连表扬都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们,不就是回来一趟吗,以后你们想回就回,别怕,”

深阵那边的投资不小,但除了张张嘴,具体的工作都是他们这些人在负责,连奥利弗都很少管,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确实功劳不小。

见七人一起松了口气,陈大河笑了笑,随即又问道,“不过,你们这么整整齐齐地回来,恐怕是有什么事儿才对吧?”

“呵呵,”马佳彤傻笑着看看身边的伙伴,又看看陈大河,“就知道瞒不过您,这事儿不急,今天是替您接风洗尘,过两天我再来跟您说。”

他们肯定是有事才会一起回来,不过今天不适合谈正事,反正私自回来这一关是过了,等晚两天再找老板谈也一样。

“行,”陈大河拍拍肚子,“正好饿了,你们大家伙儿也有好些时候没见着面,今天大家不醉不休,完了就在这儿住下。”

陈大河发了话,他们自然不敢有反对意见,一顿饭吃完,还真就都躺下了,连马佳彤和曾静姝也不例外,还真没看出来,这几个姑娘都挺能喝的,该不会是在深阵那边练出来的吧,回头得说说她们,工作归工作,又不是低三下四地替资本家打工,没必要委屈自己,至于迎合当地政府,更没这个必要,真要说迎合,反过来还差不多。

他自己倒是清醒得很,也是,今天在座的谁敢灌他啊,就算真有一两个起心思的,也让坐在他身边的茜茜给瞪没了,乖乖地一句“我干了,您随意”了事,不过今天都是自己人,他也没少喝,只是没醉而已。

洗漱完回到房间,陈大河钻进被窝搂着茜茜,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继续白天在车上没聊完的话题。

“茜茜,那台晚会准备得怎么样啦?”

“还行吧,”茜茜弓着身子,让陈大河能搂得更舒服些,自己像只小猫儿一样,替他揉着肚子帮助消化,细声细气地说着,“晚会的事都是黄导在主导筹备,听他说没有固定的流程,就是找些表演艺术家,有唱歌的,有说相声的,有表演京剧的,有表演小品的,还有诗朗诵、魔术、武术和杂技,大家一起同台表演,而且也没有固定的顺序,就看观众打来的电话,点播什么就表演什么,这种形式以前从来没有过,所以黄导压力特别大,好些人都让他给骂过。”

“哦?”陈大河睁开眼睛,很是有些意外,“黄导那么好的性子还骂人?那他骂过你没有?”

“嘻嘻,”茜茜笑起来眼睛弯成一勾月牙,脸色显得有些小得意,“性子再好也有急的时候啊,不过我倒是没被骂过,因为我没出过错,老师教过我,那些节目看上去很乱,其实都有套路的,这种节目该怎么报幕,那种节目又该怎么报幕,遇到有名气的演员该说什么,遇到名气不大的演员又该说什么,只要抓住几个核心点就不会错,不管观众点播什么节目都不怕!”

“嗯,不错,值得表扬!”陈大河嘟着嘴巴伸过去吧唧了一口,看着茜茜白皙的脸庞瞬间变得通红,觉得特别有意思,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呢!

“哎,茜茜,”陈大河突然想到一件事,好奇地问道,“黄导那么着急,恐怕不只是节目的原因吧,是晚会筹备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有啊,还不少,”茜茜又习惯性地皱起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白天的时候我也说过,台里好多领导都不同意他这么干,怕出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怕出演出事故,如果这台晚会办砸了,恐怕黄导以后就很难负责这么大型的节目了,他的压力自然很大,就一心想着把晚会办好。可筹备起来的时候,困难还真不少,其他问题都还好解决,就是设备太差了,好的设备本来就不多,都已经分给各个节目组,本来老师想借一批器材给他们的,但台长不同意,怕设备被弄坏影响到见字如面的录制,老师就只能帮忙弄了一批差点的器材给他。”

听到这里,陈大河忍不住撇撇嘴,台长能不担心么,见字如面这档节目可是有首长关注的,哪能出半点岔子,有这么谨慎的态度也不奇怪。

这时茜茜又说道,“器材准备好了吧,人又不好找了,很多人都担心这档节目太出格,或是出什么其他问题,一些老师傅都不肯接手,只能找些青工来干,可这些青工的手艺哪能比得上老师傅,别的不说,就那个摄像工,好几次对焦都对不上,虽说有设备不好的原因,但如果是老师傅出手,肯定失误的次数会少很多。”

陈大河听得暗暗点头,他上辈子看过这届春晚的幕后故事,还记得的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摄影多次失焦,连人像都看不清楚,当时他还以为是受条件限制,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原因。

至于另外一个,是跟一首歌有关,那就是三年前他们刚搬进这个新家的时候,在电视上听到的那首乡恋,这首歌当时一经播出就风靡大江南北,可惜几个月之后,由于某位领导发话,后来就再也没出现在荧屏上。

但是就在这次晚会上,接线员端了整整五盘子观众要求播出乡恋的电话点播条,给当时在晚会现场的广电部吴部长,这位本来没有权利解禁的领导为了不激怒观众,终于一跺脚,“黄艺鹤,播!”

领导终于批准,可谁知道整个电视台里竟然没有一本乡恋的伴奏带,还是电视台的一个技术人员,骑了二十多分钟的自行车,从家里找来一盘磁带,这才让乡恋顺利出现在观众眼前。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