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时代变局的初期,陈大河不是走得最早最快的,但绝对可以说是成就最高的先行者,套用一层外资的壳子,暗地里借用几位老爷子的关系网,走在了全国的最前头,创下偌大的投资公司,掌控国内外几亿美元的资产。

这是马佳彤他们对陈大河的印象,而现在最上层为特区正名,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投身商海,也会有早已在地下坚持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创业先锋转到台前,这些人会不会对陈大河的事业造成冲击,这就是他们正在考虑的问题。

虽然陈大河从来没有明说过,但他们一直坚定地相信,这家名义上由奥利弗所有的琼斯公司,肯定有陈大河的一份股份在里面,而且占的股份肯定不会低,否则他怎么会能让奥利弗那个外国人听他的话,而一直以来陈大河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点。

正因为这样,他们才会将这些公司当成自己的事业一样去拼命,也会在这种危机关头齐齐赶回来,听取陈大河的对策。

指着桌面的报纸,陈大河看着满脸肃然的马佳彤和曾静姝笑道,“这个,就是你们过来找我的原因?”

“对啊,”马佳彤瞪着眼睛,有点不满陈大河这种态度,“这个问题还不够严重的啊?深阵本来就已经是一片热土,现在上头又为它正名,肯定能让不少人抛开思想包袱,去深阵圆发财梦,这个时候是年底,可能还不明显,等到春节过后,就能知道有多少人去深阵了,到那个时候,会不会对我们的业务造成冲击,如何去应对,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嗯,”陈大河点着头,看着马佳彤,“那说说看,你的建议是什么?”

“我,我的意见?”马佳彤满脸茫然,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看陈大河,又看看曾静姝,再看向陈大河,随即一阵傻笑,“我能有什么意见啊,我听您的!”

“你这想法可不对,”陈大河撇着嘴角脑袋直摇,“说起来虽然你没上过大学,但在北金的时候,还是做过一年的旁听生,后来也一直没有中断学习,今年奥利弗又安排你们去香江大学商学系进修,除了一份学籍档案和一纸毕业证,在学识方面我认为你们丝毫不比一流大学的大学生弱,而且在实践上又比他们更胜一筹,理论实践俱佳,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在面对挑战的时候,没有应对建议可不行。”

一顿话说得马佳彤有点俏脸发红,抿着嘴唇想了想,曾静姝也低下脑袋,生怕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这个小老板身上还真有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严肃起来的时候还怪吓人的。

片刻之后,马佳彤猛地抬起头,看着陈大河说道,“大河,我的想法是,以不变应万变,专心发展自己,发挥优势拉开差距!”

陈大河先不予置评,而是嘴角上翘,轻声说道,“嗯,继续。”

马佳彤深吸一口气,一张嘴,先来了一句名人名言,“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

“从规模上来说,除了大型国有企业,一般的公司很难做我们的对手,更不用说这些手工式的小作坊,两者从体量上来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我们的对手不是某个人或某家公司,而是这个时代赋予的机会,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就能一骑绝尘,将无数的竞争者甩在身后,抓不住,我们就可能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极有可能被后来者超越,”

“所以,我们没必要去重视竞争者的动作或反应,因为目前他们还没有人有这个资格做我们的对手,但同时,我们又必须正视他们,正视他们带来的机遇和挑战,稳固好我们自身,夯实管理,树立品牌,深耕市场,放眼国际,务必做到一步先,步步先,只有这样,无论是时代变革,还是竞争者的加入,都能无惧挑战,成为真正的领先者!”

“嗯,说得不错,”陈大河满意地点点头,看得出来,马佳彤还是花了不少心思提前做准备工作的,而且这个观点与他不谋而合。

然后又将视线投向曾静姝,“静姝,你来说说看,作为琼斯文化公司在国内的负责人,应该如何去应对?”

“啊?哦,”曾静姝抬起头,眼神慌乱地眨了两下,强行平复好心情,努力回忆刚才想的几个要点。

真是的,今天她们不是来问陈大河的么,怎么变成了陈大河问她们,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完了,思维又乱了,曾静姝赶紧晃晃头,将杂念抛在脑后,重新回忆起要点,才开口说道,“琼斯文化是外资公司,主要市场是在国外,所以国内不会有什么市场上的竞争者,但是,在出现时代机遇的时候,却存在货源方面的抢夺者!”

陈大河面色平静,这段话有些亮点,但并不值得表扬,如果曾静姝连这点都看不出来,也枉费她这两年做的这份工作,这个总经理是否出色,关键还得看接下来的分析。

“琼斯文化目前的业务构成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最早做的高端艺术品,第二个是定制艺术品,第三个则是稍差一些,有民族特色的中档艺术品,”

“其中第一部分,我们占据了国内百分之四十的货源,摩卡文化公司占据百分之二十五,文化部的海外文化中心项目占据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五被各地的艺术品商店瓜分,不过这里不能用简单的货源占比来分析,因为摩卡、文化中心和我们三家的货品种类是各不相同的,只是从艺术价值和产值总额占比进行的简单划分,真要严格溯源,其实并没有可比性,所以这一块我们的重点是维系现有客户关系,在这方面我们的难度并不大,”

“第二部分是艺术品定制,这一块就更没问题,我们提供的设计图案,通过定制加工的方式来向相应的艺术品生产单位下单,完全不受外部影响,”

“现在的问题在第三部分,也就是出货量较大,总额最高,单品附加值却最低的中档艺术品上面,”

“为什么没有低档?”陈大河突然插嘴问道,“低档艺术品有价格优势,如果薄利多销的话,未尝不能作为新的利润支撑点吧。”

“因为不允许,”曾静姝嘴角微撇,“对于质量不过关的艺术品,国家不允许出口,因为担心会抹黑国家形象,所以只有中档以上的级别才会被允许出口,另外,我们的中档品价格已经很低了,如果是更低的低档品,恐怕连白菜价都不如,那么小的利润,与投入的精力不成正比,所以就没做。”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