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陈大河还真有些惊讶,要知道在未来二十年的时间里,假冒伪劣廉价质差简直就成了中国货的代名词,而这时候竟然还有这么严格的外贸产品质量管控,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提起茶壶,先给两人续上,再给自己倒了一杯,放下茶壶端起杯子,陈大河轻笑着问道,“低档艺术品不能出口,那么,普通的工业品呢?”

“啊?”曾静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愕然地看着陈大河,“工业品也能当艺术品卖吗?”

“为什么不能?”陈大河笑道,“对于这种东西,或许用小饰品来形容会更准确些,一串手链,一条编织绳结,你要说艺术性,它里面也有,毕竟造型也是一种美学文化嘛,可大部分都是工业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东西,要论艺术价值,真的就一文不值,不过作为普通的装饰品,它还是有一定市场价值的,就像你们女生喜欢的头饰胸花,也都可以算是这一类商品。”

他可忘不了,改革开放初期,温洲那边就有很多小作坊,就是凭着这种不起眼的小玩意儿,一分分地累积成千万富翁的,他不会让琼斯公司去抢那些人的血汗门路,完全没这个必要,相反,如果由琼斯公司向他们下单进行采购,一来可以为他们带去业务量,二来自己也能赚点转手钱,这就是双赢,顺水推舟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我明白了,”曾静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过这样一来,等于是又开辟了一条新的业务渠道,我这里没有权限,需要奥利弗那边同意才行。”

她的意思是让陈大河给奥利弗打声招呼,才能启动这个项目。

陈大河心里不禁涌起一股苦涩,还打招呼,现在他连奥利弗的人都联系不上,这个姑娘还真够决绝的,这样也好,就公事公办吧。

于是挥挥手笑道,“这事你直接跟奥利弗汇报,她应该不会拒绝。”

在公事公办方面,他对奥利弗很有信心,只要是对公司有利的项目,她一定不会意气用事。

“哦,”曾静姝低下头,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连招呼都不用打,看来小老板和那个女人之间很有默契啊。

“对了,”陈大河又说道,“刚才你的话还没说完,继续吧。”

“哦,”曾静姝抬起头,想了想刚才说到哪里,连上线之后,才继续说道,“刚才说到第三部分,也就是出货量最大,总额最高,单品附加值却最低的中档艺术品,这部分货品流向主要有两方面,一个是美国,由美国公司方面来主导销售,另一个是法国,公司在那里有一个合作伙伴,双方合资成立了一家艺术品公司,我国的中档艺术品是那家公司的主营产品。”

陈大河知道她说的是苏菲那家艺术品公司,想到苏菲,他又想到了彭雪晴,这个姑娘今年放假又没回国,真不知道在那边忙些什么,自从去年夏天过去之后,到现在一年半都没回家看过,难道她就不想家人?

这边曾静姝还在继续,“这一类的艺术品由于品类繁多,制作量也大,价格都不算高,我们很难像高档艺术品那样占据优势份额,所以从现实来说,这一块的货源是最有可能流失的,当然,短时间内对我们造成的冲击有限,但长期来说,过多的同类商品涌入市场,势必会对我们的价格体系造成冲击,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陈大河点点头,直接问道,“你的建议?”

“呃,”曾静姝想了想,参考之前陈大河经手过的项目,还有书上写的案例,基本理出一个思路,随即说道,“我有两个想法,首先在货源上,我们要与制作单位签订排他协议,也就是说同类商品,只准供应给我们,如果做不到,至少我们也应该拥有优先采购资格,否则我们宁可放弃这类商品,也不冒这个险。”

陈大河面带微笑,先是轻轻点头,接着又摇摇头,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中,轻声说道,“思路不错,不过还不够彻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排他协议,哪怕是不合格品也不能流出去,否则的话,国内的人有的是办法钻漏子,将同类商品卖给别人,另外,这个办法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因为你阻拦不了别的单位或个人仿冒制造,中档艺术品的制作并不复杂,有同等技艺的技师虽然不好找,但并不代表找不到,这点你们也要有心理准备。”

“哦,”曾静姝突然感觉有点无精打采,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办法,竟然有这么多漏洞,真是让人泄气啊。

不过还是打起精神,继续说道,“另一个想法,就是和佳彤说的差不多,提升自己,拉开差距,我们可以在市场上树立品牌,有了品牌有了口碑,就不怕有竞争者出现,不过这部分基本上都在国外,我也就只是提提建议。”

“嗯,这个想法也挺好,”陈大河笑着点点头,“你这里和佳彤那里的情况不同,琼斯文化公司在国内有很大的局限性,可供发挥的空间不多,让你在这里呆着有点屈才了,再等一两年吧,到时候我再帮你重新安排。”

“真的?”曾静姝顿时眼睛发亮,老实说这家公司待得确实没多少挑战性,哪怕今年下半年的时候,奥利弗将餐饮公司也归到自己手上管理,也还是没什么难度,没办法,这个时代的生意太好做了,只要肯干就没有不赚钱的,如果陈大河能重新帮她安排一份工作,想来一定会比现在更有意思些。

“当然是真的,”陈大河笑了笑,“不过时机还没到,再等一两年吧。”

“大河,”马佳彤突然问道,“你刚才说,非公经济想要真正开始腾飞,要等到后年才有机会,可现在上层不是已经摆明态度了吗,难道还有别的什么意外?”

“不是意外,而是阻碍,”陈大河摇摇头,脸色有点沉重,“治安不清,经济如何得以发展?!”

原来如此!

两女相视一眼,都能看见对方眼里的恍然。

哪怕她们两人身居深闺,出门也有保镖跟着,但对现在的社会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全国各地社会治安问题层出不穷,尤其是今年,出了好几起大案,恶劣程度简直骇人听闻,之前她们只想到上层表明了态度,会激励到有志之士投身商海,却没考虑到现实问题,就算那些人想去,这一路上的关关卡卡车匪路霸,恐怕也不会让他们顺利通过啊。

看来,真正的商品时代可能还真的要再等一等。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