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什么的都是以后的事,此时见两人都不再说话,陈大河便知道她们这次找过来,除了因为这篇新闻而产生危机感之外,就没有别的事儿了。

再次提着茶壶给两人倒满,同时笑着说道,“最上层认可带来的影响不会很快呈现,但最终一定会呈现,所以未来这一年,既是上头的准备时间,也是你们的准备时间,好好利用这一年,搭好框架,定好基础,就如你们自己所说,只要自身强大,不被时代的浪潮淘汰,未来就不用惧怕任何挑战,另外,静姝也好,佳彤你们也好,都要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接班人,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就这样在一家公司待一辈子,还想着你们以后能帮我更多呢。”

“哦,”马佳彤应了一声,此时显得有些兴奋,她听出来陈大河应该是对他们的未来另有安排,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陈大河终于从侧面承认,自己现在供职的公司就是他的产业,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呢。

但在她的心里,同时也有些小小的纠结,深阵那里这么多重要的项目,就丢给别人放任不管了吗?自己离开之后,接手的人能不能把公司管好,会不会尽心尽力,她都有些担心。

一时间马佳彤有点拿捏不定,陈大河的安排她肯定不会违背,可对于自己一手创立起来的工厂,自然也没那么容易舍弃,为了公司考虑,自己也应该在离开前做更多的安排。

与心情复杂的马佳彤相比,曾静姝就显得干脆许多,除了因为陈大河突如其来的坦率而暗暗高兴,也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虽说在琼斯文化公司干了两年,肯定有很深的感情,但只要想到那个外国女人就让她心里有点别扭,现在陈大河安排她去其他地方更好,只要不是还在那个女人的手底下,去哪儿都无所谓,嗯,最好是调到他身边去。

想到这里,小姑娘白皙的俏脸霎时变得通红,用手摸一摸,还真是烫得厉害。

陈大河有些奇怪地瞟了她一眼,这姑娘是怎么了,工作调动而已,怎么还红起脸来了呢?

“大河,”曾静姝连忙强作镇定,掩饰着慌乱的情绪问道,“你打算调我们去哪里啊?是有什么新的项目吗?”

听到曾静姝的话,马佳彤也回过神来,满眼期待地看着陈大河,虽然留恋原来的工厂,但并不代表她不乐意接受挑战,如果有新的项目,她会很有兴趣去参与。

难道,是非洲的那个项目重启了?马佳彤心里默默猜测着。

陈大河满脸微笑地看着两人,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轻笑着说道,“如你们所说,在得到上头的肯定之后,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投身特区,但是,不是只有去特区才能下海,有了特区这个例子,内地也会有更多地方得以逐步开放,到时候,整个国内市场就是一块处女地,你们说,会有多少项目可以做?我的想法是,借着这股风浪,把你们这些人都放出去,你们自己想做什么,我出钱送你们上马,再护送一程,至于以后能走多远,能飞多高,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

他这段时间想了不少关于未来事业版图的发展问题,以奥利弗和自己掌控的欧洲生意作为对比,很容易就能得出一个结论,与投资生意相比,投资某个人的收益显然更高。

以此类推,一家公司做得再大,总有触碰到天花板的时候,但如果将身边这些人都遣散出去,让他们借着这股难得的机遇去发展,互相扶持共同成长,说不定未来能形成一个具有极高影响力的隐形商业联盟,有这这样一个商业联盟作为外围护盾,远比自己发展一个或几个商业集团更有优势,这才促使他做了这个决定。

这时马佳彤和曾静姝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知所措,不是说只是工作调动么,怎么就变成要赶他们走?

看到两人的表情,陈大河就知道她们误会了,便笑着摇摇头,“我不是赶你们走,而是要你们去开拓新的业务项目,至于这个项目是什么,要由你们自己来定,这么说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两人才长舒一口气,一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球,说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啊!

三人喝着茶,各自想着心事,既然陈大河说要一年之后才能动,那他们就只能按着这个进度走,但一年之后的事情,也需要提前开始考虑了。

“啊,对了,”曾静姝突然抬起头,眼里带着一丝紧张,“我弟弟他想在北金这边开一间百货公司,把深阵那边的东西运过来卖,你看这个生意能做吗?”

“百货公司?”陈大河看着她,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敲,随即问道,“他做到哪一步了?”

“还在找房子,”看到陈大河的样子,曾静姝感觉一颗心猛地被吊起来,“他的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今年一年在深阵零零散散地也赚了一些,加上以前的存款共有二十多万,所以钱方面问题不大,只是经营地点不好找,百货公司不比小批发部,面积和地段要求都很高,他找了半个多月都没有合适的。”

“哦,”陈大河有点意外,这年头二十多万可不是什么小数字,这个曾茂行看来还有点道行啊,不过这时候可不是出手的好时机,当即说道,“既然还没找到合适的,那就停下来吧,今年确实不适合起步,让他在深阵再等一年,等国家把障碍肃清了,那时候你再带他来找我,我告诉他做什么能赚大钱。”

既然曾茂行一直想在流通行业发展,那就给他指条明路,无论是八十年代后半期的电器专卖店,还是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发展起来的超级市场,都可以去试一试,做好之后,国内商界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嗯嗯,”曾静姝连连点头,既然陈大河说不行,那就肯定不行,等过完春节,就让他跟着佳彤他们回深阵去,要是敢回来就打断腿,总比他被误抓进去的好!

中午饭自然是在这里吃,茜茜不在,三人简单吃了点东西,陈大河又让马佳彤安排人去跟电视台联系赞助摄影机的事儿,才送她们到门口。

曾静姝的家就在这个胡同里,可以算是邻居,而马佳彤后来买的宅子也离得不远,就在背面的另一条巷子,上大路转过去就是,不仅她们,连其他人买的宅子都在这一片,最远的走路过来也就十几分钟的事,有时候陈大河就在想,等再过几年,北金什么时候掀起上楼热了,自己就把这一片全买下来,外围就让他们住,自己在里面弄个大大的宅院,什么花园鱼塘泳池都弄上,就现代苏式园林那种风格,肯定比这里更舒服。

话说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那段时候,北金城里刮起过一阵上楼风,就是摆脱生活不便的大杂院,住进有厨房有厕所的大楼房,那个时候去买四合院简直不要太简单,甚至用一套楼房换一套院子的事情也不少见,当然,面积得差不多,否则没人是傻子,愿意拿大的换小的。

他现在只买了二十几套宅子便住手,就有这个原因在里面,与其现在冒着风险去买高价院子,还不如等以后自己建上几个高层小区,几套房换一套老宅,看看能换多少回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