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在二月份,而陈大河的假期却在一月十号就结束,到时候只能先回学校,等春节临近的时候再请假回来,和主持完春晚的茜茜一起回家,这次的十来天,就成了公关时间。

从元旦这天开始,陈大河就拉上李罗两位老爷子,将那些他们介绍认识的老爷子们都拜访了一遍,接着又和在北金的同学朋友聚会,忙忙碌碌了五六天才算结束,等再过两三天,又要到了回瑞士的时候。

这天恰逢星期天,跑完行程的陈大河窝在回廊里,桌上小火炉烫着一壶黄酒,手边摆了三盘小菜,就着黄酒看看雪景,也算是难得的放松。

嗯,就是没有旁边啰啰嗦嗦的糟老头就好了!

“你看看你自己个儿,有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样子!”李中和陷在躺椅上铺着的毛毯里面,伸出来的右手拿着个精致的酒葫芦,不时往嘴里灌上一口,顺便敲打敲打眼前这个备懒小子。

“你上大街上看看去,看看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啥样儿?”李中和满眼嫌弃地瞪着他,“工人们勤勤恳恳,每天早出晚归抓生产,临时工也都是兢兢业业,大学生努力向学,满校园里你见过哪个逃过课的,人家那都是到处找书看,找课听,就连练摊儿的小贩都比你强,起早贪黑风雨无阻,一心想把日子过好,人家运动员也在全力拼搏,在国际赛场上为国争光,那个谁?就那个体操王子,姓李的,前些天人家一口气拿了六块金牌,轰动全世界!别说年轻人,老人家都在发光发热,你呢?一壶老酒三五小菜,对着满园白雪自酌自饮,你是养老啊?还是养老啊?还是养老啊?”

陈大河手中握着酒杯纹丝不动,连眼神都没回一个,自顾自地一口喝干,哈出一口酒气,才慢条斯理地说道,“老头子,嫉妒你就直说,你要有本事,也可以这样啊,打报告提退休,完了就搬过来,保证一日三餐将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滚,”李老爷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跟我扯什么退休?老头子现在是在教训你,你就不能正经点!转过年你也才二十岁,总不能就这么虚度半辈子吧?!”

“没有虚度啊!”陈大河终于舍得转过头来,顺便夹了块驴肉丢到嘴里,边嚼边说道,“你看这些天,我不是拉着你们拜访了这么多老爷子吗,还不够积极的啊!”

“我呸!”李老爷子忍不住啐了一口,“你还好意思提这茬,要不是看在你没借他们的名头,在外面搅风搅雨的份上,我还真后悔介绍你给他们认识,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学点好呢?踏踏实实努力学习,凭本事赚前程,不好吗?非得学人家走后门,你自己说说,如果不是你那帮子师兄师姐,是不是就没机会搞出那个鬼琼斯公司?是不是后来也不至于要跑到外国去躲风头?!是不是……”

“等等,”陈大河猛地回过头,“罗老头跟你说的?”

这个大嘴巴的罗老头,不是说了不能跟任何人说的吗,怎么李老头会知道的?

“还用他跟我说?”李中和眼睛一瞪,先是高喊一声,接着又往四周打量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就你和老罗头那么多反常,别人看不出来,我还能看不出来?!满头的小辫子,一抓一大把,你跟我说,那个琼斯公司,你占几成份子?”

我去,被诈了!

陈大河哀怨地叹了口气,果然人老精鬼老灵,这几个老头子就没一个好相与的。

随即甩了个脸子,“一成都没有,这个罗老头儿也知道,我把份子都卖了。”

“卖了?”李中和先是一愣,接着连连点头,“卖了好,以后你就踏踏实实学习,少搞那些歪门邪道。”

“屁,”陈大河撇着嘴,“我怎么不踏实了?你说我没好好学习,如果我不懂外语,能搭上奥利弗和蒂埃里他们那两条路子?如果我没本事,能让法语班的同学都服我当他们的小班长?能推动文化部的海外文化中心项目?能说服奥利弗同意投资深阵?能在出风头后还全身而退?我跟你说,成功是看得见的,努力却是看不见的,别把我想得那么没出息。”

“嘿,”李中和顿时觉得脸子有点挂不住,“我就说你几句,结果你倒好,反驳的话比我还多,行行行,既然你这么有出息有本事,那以前的事儿我们不谈,我就问问你,现在这留学学得怎么样?回来后打算怎么做?”

“留学?”陈大河眨眨眼,看着院子里飘落的雪花,耸着鼻子说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反正毕业没问题。”

“呵,”李中和拿眼神斜瞄着他,“毕业没问题?你学的该不会是苏黎世大学的传统科目汉学吧?”

听到这话,陈大河感觉脑门上的粗筋直抽抽,那个汉学的毕业证绝对不能拿回来,嗯,等这次回去后就立刻销毁!

转过头看了一眼李老爷子,陈大河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倒是想学汉学,可惜学的是阿拉伯语,让您失望了吧。”

“阿拉伯语啊,”李老爷子先是一愣,突然又问道,“学什么倒不重要,不过你迟早也是要回来的,回来后打算怎么办?”

这一刻陈大河只感觉脑门抽得更厉害,脑袋咯吱咯吱地转过来,满脸无语地看着他,“李老头,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炫你的语言天赋,我的阿拉伯语才刚刚入门,你就给我来这么大一段鸟语,知道我能听懂吗?”

李中和举起小酒壶看着他,“那要不要给你翻译一遍?”

声音倒是很正常,但那眼神怎么看怎么诡异,这小子都过去一年半了,要是连这几句话都听不懂,那代表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天赋太差,不适合这门语言,另一个就是不够努力,尽放羊了,以他对陈大河的了解,真要出现这种情况,后一种可能性出现的概率绝对更大些,那就很有必要请出多年不用的家法,让他知道厉害!

“免了,刚好能听懂大半,”陈大河撇着嘴,郁闷地灌了一杯温热的黄酒,不给李老爷子借题发挥的机会,“我要是没记错,之前应该是跟你们达成共识的吧,以后我做什么你们不会插手的!”

“我没插手啊,”李中和掸了掸飘落到裤腿上的雪花,轻笑一声,“我只是过问一句而已,再说了,那是你和罗老头达成的共识,我可没表示同意过!”

一听这话,陈大河不禁满头黑线,这几个老头子耍起无赖来的样子怎么就那么像呢!

这一刻,陈大河只想送给他四个字,老奸巨猾!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