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几位老爷子都希望他能走正道,规规矩矩上大学,分配个好单位,然后按部就班往上升,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陈大河就是不愿意在体制里面混,折腾了几年,最后终于说服态度最坚定的罗老爷子,算是打破坚冰取得共识。

这回李老爷子旧事重提,倒不是又想逼着陈大河回旧路,而是确实在为他以后考虑,如果不是出国留学,明年他就该毕业分配工作了,就算现在在国外留学,以陈大河的性子,不可能一直呆在国外不回来,这样无非也就只剩下两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是在国内上学等着分配自然太早,可对于留学回来的人,却可以开始提前准备安排。

再三跟李老爷子确认过没有让他必须去体制内发展的想法,只是想知道他以后具体要做什么之后,陈大河终于松了口气,但脸上却露出一片怅然。

说句心里话,哪怕回到这个时代十年了,但他总感觉和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这个时代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生活是艰苦的,但意志是饱满的,物资是匮乏的,但精神是丰富的。

这个年代最抢手的商品不是时尚和奢侈品,而是作为知识载体的图书,无论是大部头的著作,还是记录只言片语,手工印刷的杂志,都是知识青年追捧的宝贝,在这个年代,人们从不吝于谈及理想,恰恰相反,那些高知青年每次在人群中高谈阔论的时候,谈到最多的就是理想,为国奉献是理想,赶英超美是理想,振兴中华是理想,成为大款移民出国也是理想。

哪怕等到八四年以后,经商热潮席卷全国,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当下海成为时尚,当未婚女青年将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和厨师这些职业的选择排在前三,将以前排名前列的科学家、医生和老师排到最末的时候,这个时代的人依然是有追求的,他们能为了幸福的明天而激情澎湃努力拼搏,敢于为了一次虚无缥缈的机会赌上身家性命孤注一掷,他们用行动告诉后人,野蛮生长不是注定失败,只要敢于拼搏,目不识丁也能取得成功。

而陈大河呢,在他身上永远看不到激情,有的只是懒散、淡然,还有对所有的人和事很难察觉到的一丝无所谓。

想到这里,陈大河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一个热血青年,也有着想改变世界的理想,但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呢?

上辈子生于八十年代,将将踩着物资由匮乏转为丰富的过渡期长大,没享过多少福,也没遭过多少罪,但成年以后,八零后的悲催事儿一样没少地让他碰上,毕业即失业,找一份将就的工作、对着永远买不起的房价兴叹、承担养家的责任和重担,渐渐地,少年时期的热血变冷了,大学时的理想消失了,身上仅有的几分棱角被磨平了。

现实告诉他,也许一间七八十平米的小窝,老婆孩子相伴左右才是他最好的归宿,但即便这样,在他回到这个年代之前,那间看了三年,远在卫星城的小窝依然与他隔着一片叫幻想的差距,现实就是只有上老下小的沉重负担压在肩头,为了最后再搏一把,提前遭遇中年危机的他把自己压到一家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上面,结果就是成功虚无缥缈,而繁重的加班让他彻底消失在那个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末。

这样的生活经历,让他哪怕回到这个年代,也再掀不起半点激情,如果说有,那就是赚到足够的钱,不再重复上辈子的悲剧。

而这个小目标如今也早已经实现了,甚至远远超出他的期望,赚到的钱别说这辈子,只要不自己作死,十辈子都够花的,于是回过头来一看,自己的目标又没了。

现在李老爷子问他,毕业回国后想做什么,其实这个问题他真的有想过,可想了无数遍,就是没个定论,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

可是,没有梦想也得活,不工作是不可能的,否则能让老爸老妈唠叨死。下海开公司的话,又可能再次让外界注意到自己,与那些第一代企业家和个体户不同,自己前两年干的事儿确实忒大了些,还是等到九一后再冒头才比较保险。

随便找份事儿做着?去年倒是跟罗老爷子说过到小学去教书,那当然是句玩笑话,堂堂粗通五国,嗯,也许是六国语言的高材生去教小学,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起码也得初中吧。

或许,真的可以去试试?毕竟工作可忙可闲,还一年有三个月假期的工作确实不好找啊!陈大河摸着下巴,认真琢磨这件事的可行性。

好吧,自我检讨了半天,结果又转回来,这小子没救了!

在一旁很有耐心的李老爷子,看了半天陈大河的神色变幻,心里不禁有些打鼓,又等了五分钟,终于按捺不住,拿着铁制的酒壶敲敲桌面,“喂,小子,不就问你回国后打算做什么,这么点事儿就这么难想?”

陈大河两眼恢复焦距,锁定在李中和那张老脸上,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撇着嘴说道,“想倒是不难想,问题是想做的不一定能做啊!报纸上不都报道了么,上头肯定了经济特区的发展成果,等社会治安问题解决,必定会有一波下海潮,我倒是想跟风闯荡商海创业来着,但就怕被人惦记啊。”

“看来你小子还没昏头,”李中和满眼揶揄地看着他,“前些天都还有人在问我,老李头啊,你那个徒弟,叫陈大河的,前两年很风光啊,你看他主导引进的那个琼斯公司,在深阵投了好些个工厂,大手笔啊,什么时候再引进几家进来啊?!”

“你听听!”李中和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大手笔!再引进几家!多少人盯着你呐!你就祈祷吧,最好能有人盖过你的风头,否则你就当一辈子缩头乌龟,吃老本儿吧你!”

陈大河长叹一声,“老爷子,如果不摆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你这同情的话语肯定会更感人一些!”

随即又嘿嘿一笑,“如你所说,吃老本儿我也够了,所以我打算回国后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里窝着,给茜茜做做参谋,挺好的!”

“瞅你那点出息!”李老爷子冷哼一声,“既然你提到茜茜,那我问问你,明年茜茜毕业,你们俩儿就该领证了吧,接下来孩子也该出来了,到时候就让小娃娃看着,他妈妈努力工作,爸爸就在家里当个闲人?你就不怕带坏小娃娃?!”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