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爷子这番话说得陈大河直发愣。

自己和茜茜结婚了,肯定会有孩子的,上辈子的时候,自己能为了那个小家伙累死在公司,难道这辈子连个好点的榜样都不能给孩子竖起来?

这里陈大河在发着呆,那边李老爷子还在唠叨,“小子,别怪我老头子话多,话再多也是为你好,别人我都不稀罕说他,咱爷俩认识也有好些年了,要说善心、冲劲、魄力、勇气、智慧,你小子一样儿都不缺,但凡缺一样,当年你也救不了我们几个糟老头子,你这份情,我们都记着清清楚楚呢!”

陈大河心里忍不住有点汗颜,坦白说,当初帮他们几个,完全是抱着烧冷灶的想法,初衷确实不怎么单纯呐。

反正单不单纯李中和也不知道,就算知道,陈大河帮了他们,那是实实在在的事儿,任谁也抹不掉,由不得他不认,所以依然还在絮絮叨叨,“可你这性子,怎么说呢,确实忒惫懒了些,当年在村里的时候,要不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生产队的那些个事儿你指定一件都不会管,后来上大学了,也就想着赚钱的时候才有点动力,就你搞文化生意那事儿,我也听老罗说过,那时候的你啊,努力!”

李中和说着还竖起了大拇指,呵呵笑道,“虽说很多事儿不合规矩,但能看到你这努力的样子,老罗头是高兴得不得了,亲自去找一些老家伙说情,老孙和我也一个个地打电话,就为了能看着你把事儿办成,要不然,你以为文化中心的项目能这么快推进?琼斯公司的艺术品份额就能那么稳妥?就算是你应得的东西,也得有配得上的实力才能拿得稳拿得住!”

听到这话,陈大河顿时目瞪口呆,张大个嘴望着李老爷子,原来自己以为就只是借了他们的势,合着还借了他们的人啊。

李老爷子看着陈大河的样子,生怕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赶紧补救,“当然,我们也就是尽量多给你争取一些公平的环境,主要还是你自己有本事,才能做成事!就像你第一次去深阵的时候,虽说我替你说了几句好话,可要是你自己没胆量,也跟那外国人搭不上线不是!”

呵呵,陈大河忍不住咧嘴直笑,就说当初怎么奥斯一打申请,广栋那边的统战部立马就同意了呢,原来背后还有这么一层关系,恐怕他们在调查自己的时候,顺藤摸瓜查到李老爷子身上,有这位老爷子作保,那边当然不怕自己里通内外哈。

这话一出口,李老爷子感觉越说越乱,索性摆摆手,“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儿,人呐,总得活出个人样来,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就算你自己没理想没奔头,也该给孩子树个好榜样吧。”

“行了行了,啊,”陈大河提起小火炉上水盆里温着的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干掉,哈出一口酒气,看着李老爷子笑道,“你不就是想让我回国,再给定下一份差事吗,扯七扯八,还把我那影子都没有的孩儿给扯出来,得嘞,既然这样,那咱们爷俩今儿个就定一定。”

“唉,这就对了!”李老爷子满面红光地一拍大腿,“想好了没,要干啥?去外交部还是文化部?你要不喜欢体制,那去外交部或者文化中心当个翻译官也行啊!也不用出国,就在北金城里,接待外宾,工作重要还挺清闲,你……”

“停停停,”陈大河连忙打断他的话,撇着嘴角说道,“不是说好不干涉我的工作了吗,怎么又来,还外交部,翻译,那跟进体制有什么区别!我都不去。”

李中和一愣,看着他问道,“两个都不去?那你想去哪里?”

“搞翻译不一定要去外交部的,”陈大河夹起一块冰冷的牛肉丢到嘴里,边嚼边说道,“我啊,哪儿都不去,就跟着茜茜去电视台,放着我这么厉害一高材生,难道电视台还不要?!”

去小学教书什么的就别提了,真要说这个估计老李头能气出心脏病来,在这个初中生就能教小学的年代,堂堂北大西语系及苏黎世大学语言专业的毕业生跑去教小学,那不叫奉献,叫笑话!没见学历不明的田老爷子,到基层工作也干了个高中校长吗,所以小学什么的真不能去,嗯,初中也不行!

可李老头说的那两个单位他也不想去,说是工作性质不一样,但再怎么掩饰也改变不了那就是体制的现实,没进去说什么都好听,进去了可就好看不好说了,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别进的好。

想来想去,陈大河最后还是决定去电视台工作,那里有徐老爷子和茜茜在,也算半个主场,到时候随便找个部门挂职,先隐居几年再说,唔,让以后的小家伙看到自己亲爹亲妈每天按时上下班,应该够了吧!

“去电视台?”李中和也是一愣,接着满眼的鄙夷,“我说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儿出息,就知道跟着媳妇儿后面跑,怎么滴,怕老婆被人抢了啊!”

“唉唉,什么叫有点出息,”陈大河瞟了他一眼,“工作不分贵贱,都是翻译工作,电视台的翻译难道就比外交部的档次低啦?!”

“得,”李中和大手一挥,“反正是你自己选的,只要是个正经工作就行,我也不管啦,喝酒。”

握着小酒壶,李中和笑呵呵地灌了一大口。

陈大河定下未来的工作方向,他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要是陈小子直接留在国外不回来也好,反正在外面,只要不闯祸就没人理他,可这小子说过好几回,等毕业后是要回国的,而且茜茜也在国内,他肯定会回来。

回来好说,但做什么却有讲究,虽说之前定好不再干涉陈大河的选择,但这半年身处旋涡中心,为最高层献言献计,李中和也感触良多。

上头肯定了特区的成就没错,但这个肯定并不代表经商就能顺风顺水了,最近这段时间,他和老罗老孙私下里商量过好几回,最后确定,风未平浪未静,这几年还是静观其变的比较好。

至于陈大河,肯定不能让他这么快下海,否则就算淹不死,也会呛上几口水,更何况深阵的琼斯公司发展势头太猛,哪怕这小子不在国内,也难免让他这个最初的推动者反复出现在资料上和某些人的嘴里,如果这时候下海,未尝没有暴露之前那些事的风险。

为了将危险苗头扼杀在摇篮之中,恰好今天有空的李老爷子便特意跑了这一趟,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只要他不下海,干什么都无所谓,接下来,自己就该去找找老徐头,把这事儿给敲定下来。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