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纸上写写划划,陈大河最后发现,这些东西好像都没什么意义,能做的都做了,没做的也正打算做,而不能做的时机不对,还是做不了,或者说,自己的布局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只是自己没有梳理过罢了。

仔细算一算,自己在国内也不是没底牌,商业上不用说,别看奥利弗现在这样一幅爱理不理的态度,如果自己真出了什么事,于公于私她都不会袖手旁观,以这家跨国公司如今的体量,又正是国内肯定引进外资作用的时候,让她直接与最上层对话也不是什么难事。

另外等明年再将马佳彤这批人都放出去,经过这些年的培养,再通过琼斯公司的壳子对他们进行支持,只需要三五年时间,应该就能小有气候,在如今池大鱼小的市场环境下,想必很快就能赶上琼斯公司在内地的份量,足以进入最上层的眼中,如果有有心人去查一查他们的背景,别的不说,只要将这些人的名字摆到一起,就能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敢和这样的商业联盟作对,先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再看看有没有这个必要。

只要这个商业联盟能成长起来,对于陈大河来说,就能挡住绝大部分的麻烦。

当然,在国内,话语权从来不是掌握在商业人士手上,而在这方面,陈大河也并不弱,不需要几位老爷子出面,单是李中和门下那些个徒弟,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要再算上罗东升和孙云东零零散散能用得上的门生,这样一股势力几乎没多少人敢直接硬怼,这也是李老爷子之前说,要是陈大河真有碰到头破血流的时候,那就直接拉人干架的原因。

敢让他碰头的,要么是位置太低,信息不对等,不了解这群人的份量,对于这种人干脆一巴掌拍死了事,要么就是位置太高,不怕他们这些人,而这种时候,就更需要亮明态度分毫必争,君子群而不党那就是句笑话,既然进了体制,就得抱团发展,如果团队的公信受到挑衅,要是还不应战,迟早也是散伙的份,所以只要占住道理,哪怕几个老爷子亲自出面,拉下老脸闹到首长面前也不怕。

这就是李老爷子的底气,也顺理成章成为陈大河的后盾。

顺着这个思路,把这些人的名字圈起来画了一遍,陈大河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漏了一点。

相对来说,江望楼夏伯平吴天华他们的层次都太高,基本上都是部委里的司局级,虽说自己去找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也不会嫌麻烦,但终究也有点大材小用,而且,自己总不能一辈子指着他们吧,这些人的年纪普遍比自己大上一轮甚至更多,当一个个慢慢退居二线的时候,谁还能罩住自己呢?

同学啊!

这时候陈大河终于想起来,对于跟自己同班两年的同学们,是时候很有必要再加深一下与他们的关系了呢,虽说之前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但如果能再进一步,同时也能帮他们推上一把,对于双方来说,应该都是件好事儿吧,自己也算是感情投资了。

想到这里,陈大河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下午四点,嗯,正好过去蹭饭。

随即披上衣服就准备出去,可刚到门口,又转回来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掏出一只带枪的枪套,脱掉两层外套,将枪套绑在贴身的腰上,往后面挪了挪,再把持枪证揣进兜里,这才重新披上外套出门。

去找老同学就别带保镖了,国内不比国外,带着保镖别扭,而且距离也不远,没这个必要。

不过如今北金城里的治安确实不怎么理想,安全起见,带把喷子算是有备无患,真要有什么闲杂人等闹事儿,大小也是个震慑不是。

到前边的车库里骑上侉子,挂空挡后猛踩两下启动杆,随着发动机启动的轰鸣声,三轮侉子便串了出去,向着正西方向前进。

郑新和老婆开的餐馆还在老地方,两年多的时间过去,餐馆还是老样子,只是显得旧了许多,不过在刘桂花的打理下,倒是依然很干净,服务也很热情周到,这点是那些国营饭店怎么都比不了的。

十多分钟后,侉子停到桂花饭馆门口,车子还没停稳,听到动静的刘桂花就掀开挂在门口的棉被跑了出来,一看是陈大河,顿时大乐,“哎哟,大河来啦,快进来快进来,这大雪天的怎么也不多穿件衣服,冻着怎么办!”

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回头去给他倒热水。

“没事儿,我这皮厚,”陈大河嘿嘿笑着,将钥匙抽出来,抄着手就往里走,找了个角落里坐下,顺手将大衣脱下搁到一旁,笑着问道,“老郑呢?没在店里?”

“在后厨呢,”刘桂花端着大瓷缸子放到陈大河面前,“你先喝点热水,我去叫他。”

说着就往里走,嘴里还在大声叫着,“老郑,老郑,快出来,大河来了。”

不一会儿郑新和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猫到陈大河边上坐下,满脸异色地盯着他,“什么情况啊这是?昨儿个才来过,今天又来,稀奇事儿啊!”

跟陈大河熟悉的人都知道,越是跟他关系近的人,相处起来就越随便,所以他讲话才没有像平时那么客气。

不等陈大河说话,郑新和又招呼老婆,“桂花,弄盘花生米,切一盘猪耳朵一盘酱牛肉,再把柜子下面的牛二拿两瓶过来。”

随意归随意,招待上却没有丝毫的怠慢,虽说这时候没热菜,但还是立刻让老婆把好菜好酒端上来。

“别,”陈大河连忙伸手拦住,“上午才喝了两斤花雕,先歇会儿,等下炒两个小菜整瓶燕京得了。”

郑新和嘿嘿一笑,啪地一下将刘桂花递来的牛二打开,动作干脆利落,“两斤花雕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既然来了就要有觉悟,啤酒就别想,反正当哥的也不难为你,今儿个一人一瓶,喝完了事。”

陈大河眼睛皮往下一耷,“得,客随主便,今天就听你的,等下回去我那儿,看怎么灌你!”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