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河这话虽说有点装,不过也有点道理,班上同学都知道,陈大河以前在文化部挂过职,肯定在里面有点关系,能帮夏萍解决工作分配应该没多大难度,这样恐怕还引不起大家的追捧,是得换个有难度点的。

郑新和抓着脑袋想了想,然后一拍桌子,看着陈大河低声叫道,“外交部!外交部怎么样?钱小璐和宁晓馨都想去外交部,可惜咱们专业更偏向文学研究和文字翻译,外交部那种地方一般都是北外的自留地,很难从他们手上抢到名额,要是你能帮她们解决工作单位,哪怕只有一个,大家伙也肯定会信服你!”

看着满脸兴奋的郑新和,陈大河面不改色的撇撇嘴,“班上还有谁想去外交部的,让他们一起报名过来,到时候我都给安排了。”

只是心里倒有点意外,好像搞外交的大部分都是男同胞吧,怎么自己班上就只有两个女生对外交部感兴趣?

“啊?”郑新和瞪着眼睛,“怎么外交部你也这么熟啊?”

听陈大河这口气,似乎安排人去外交部上班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还想去几个就能安排几个,什么时候中央部委这么好进啦?

陈大河耸耸肩,“刚好这两个部门最熟,还有其他的没?”

这回真不是他故意装的,放眼全北金各个单位,对他来说,相比之下真就只有这两个部门最容易安排人,尤其是文化部,其方便程度哪怕是有那些师兄师姐在的单位也都差了些,再怎么说翟国新如今也是副部级的人,办起事来要方便许多。

他觉得没难度,可郑新和却有些发愁,虽说班上总共就十几号人,但能知道谁谁谁想去什么单位的情况可不多,抛开这几位,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

“唉,老郑,”陈大河嚼着花生米,看着郑新和问道,“别老想着别人,你自己呢?想去什么单位?”

“我?”郑新和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对啊,刚才尽想着别人,怎么把自己给忘了?!

眼里立刻露出兴奋的色彩,还带着几分忐忑和期待,看着陈大河问道,“外经贸部,能行不?”

“哟,”陈大河眉头微挑,“看不出来啊,你怎么会想到去这个部门的?”

外经贸部可不得了,国内所有对外的经济贸易活动,包括对外经济援助都是由这个部门来主导的,虽说现在重要程度暂时还比不上外交部和文化部,但在未来其重要性会逐年增加,往里装的权责也会越来越多,老郑要是能进这个部门,以后无论是转职去地方,还是一直在经济线上发展,其前途都是广阔明亮。

“嘿嘿,”郑新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故作掩饰地喝了口酒,才笑着说道,“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原来我想的是毕业后能去外交部翻译院,哪怕不做同声翻译,做个文案翻译也算是学有所用,不过后来,我发现国外的东西特别多,还挺好用,就起了点小心思,如果能去专门管理进出口的外经贸部,那要买什么进口的东西不是特方便!可要是在外交部,就只有出国才有机会买那些东西,我又不想常年待在国外,所以就想着进外经贸部最好。”

“你这是思想堕落了啊!”陈大河痛心疾首地批判,“原来想进翻译院,还可以说学有所用,现在倒好,摆明就是为了满足私欲,老郑同志,你咋就不能稍加掩饰呢!你完全可以说,为了增加国家外汇储备和丰富老百姓的物资文化生活作贡献嘛!”

“嗯,”郑新和立刻连连点头,“记住了,要是再有人问,我就这么说!”

两人相视一眼,当即哈哈大笑。

开过玩笑,陈大河一边往嘴里丢着花生米,一边说道,“老郑,外经贸部虽说难进,不过我估计应该没什么问题,回头你等我消息。”

“不是,真行啊?”郑新和瞪着眼睛,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着陈大河,“大河,你哪来这么广的路子?”

“其实也不算多广,”陈大河晃晃脑袋,笑着说道,“你没发现,这几个部门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吗?”

“共同点?”郑新和想了想,“文化部、外交部、外经贸部,难道,都是中央部委?”

陈大河无语地撇撇嘴,“外事啊同志!文化交流中心、外交部、外经贸部,哪个不是需要跟国外打交道的,刚好,在外事系统里面我还认识些人,找他们帮帮忙问题不大。”

反正这次出手帮忙,他们迟早也会知道自己的关系网,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

“还真是,”郑新和咂咂嘴,看着陈大河的眼神依旧古怪,“能在整个外事系统里说上话,你这背后的关系确实不简单呐。”

随即脸色再次变得兴奋起来,“那,大河,我这事儿,就拜托你啦!”

他没想过问个究竟,毕竟关系再好有些事也别去追问,否则好朋友也会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陈大河点点头,“行,我去试试,要是万一不行,再试着调你去外交部翻译院,可以不?”

“可以,当然可以,”郑新和连连点头,呵呵地傻笑着,“要是等候分配,天知道会分到哪个犄角旮旯的单位里去,能进翻译院,已经是烧了高香,哪还有不满意的!”

陈大河笑了笑,接着与老郑一起商量这件事该怎么操作,直到晚市开始,有人进来吃饭才结束。

有外人在自然不方便再谈,不过两人也谈得差不多了,陈大河便晃了晃剩下的小半瓶酒,“老郑,我回了,这个就只能留给你啦。”

郑新和自然不会真的让他喝完再走,便笑着接过酒瓶放到桌上,“行,雪天路滑,开车小心点,另外,夏萍他们工作分配的事儿暂时先别动,等我跟他们确认过再安排。”

他是怕好心办坏事,先确认过最好。

陈大河点着头穿好大衣走到外面,“成,反正她们几个的简单,我先联系你的。”

“好嘞,”郑新和笑道,“反正我是债多了不愁,从今往后,你陈大河但凡吱个声,我绝无二话!”

说着将他送到门外,看着陈大河挥挥手骑上侉子开远,才转身进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