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刚才,对于杨向明这时候提的要求,陈大河没有一点反感,怎么说上剅也是自己的家乡,能搭把手就绝不会干看着,更何况杨向明已经决定采纳自己的建议,那就更不能撒手不管。

陈大河站起来走到桌子旁,拿了个干净的搪瓷缸子,提起开水瓶倒了一杯开水,第一杯先涮了涮倒掉,然后放了点茶叶倒了第二杯,才端在手里回到椅子旁坐下。

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茶叶沫,轻轻喝了口热茶,才看着杨向明和老爸陈德山笑道,“只要把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清理走,别说两三年,我让你一年就能见成效!”

“一年?”杨向明眼睛一亮,他知道陈大河从来不空口白话,这么说肯定有把握,便咬咬牙把心一横,“好,既然你有把握,那老子也当一回村霸,正好这回要搞承包到户,老卢老汪那几家子想要自力更生,老子就将他们统统踢出去,挑几块好地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刨食去!”

队改村,改的不只是名字,更要打破旧有大锅饭记工分的分配方式,改成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自主经营形式,改的是土地根本,而对于其他副业,这个时候并没有一条切实可行的标准作为依据,改革形式也是多种多样,可以选择维持原样,也可以选择清算分配,只需要在保证大方向正确,也就是联产承包的前提下,其他东西只要不出格,怎么改都行,这也是老卢那些人敢提要分家的原因。

但他们几个老农怎么会知道这些?别说大字不识的泥腿子,就算是镇上那些工作人员,如果不是专门负责这方面工作的,恐怕也不了解里面的门道吧,没得说,肯定是有人给他们讲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这才能怂恿他们上钩。

这些东西陈大河清楚,杨向明更清楚,所以他才如此生气,自己下面的人竟然被人推着跟自己作对,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打脸!

而上剅大队的改制方案就操纵在杨向明手里,既然那些闹意见的人以为上头有人撑腰,就能挑战他老杨的权威,那就别怪他不客气,别的不说,重新分田的时候,老杨手里的大笔轻轻一划,就能把这些人都扫到一起,弄个小角落里丢进去,也不需要全部弄成劣田,只要跟别人一样正正经经好坏参半就行,但从此以后,上剅的发展就跟这些人再没半毛钱关系,他们要是不满,哼哼,有本事去找替他们撑腰的人,给他们把户口调走都搬出去啊,正好还可以省了百多亩地!

这些门门道道杨向明不需要明说,陈德山和陈大河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事实上,虽然不懂多少现时的政策,但很多东西这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心里跟明镜似的,要不然老杨哪能在这儿一言九鼎,还不是全大队的资源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如果不是老卢那些人昏了头,以为在地委里有人盯上了上剅食品厂,老杨肯定没几天好日子过,否则再借他们三个胆,也不敢捋老杨的虎须。

略过这些不提,杨向明拉了拉椅子,离陈大河稍微近了些,好奇地看着他问道,“大河,快给我说说,你有什么办法,能一年就把损失挽回来?”

“其实也不能说是挽回损失,”陈大河捧着茶缸子,看着两位长辈笑道,“现在的上剅食品厂看似红火,实际上是建立在和别人合作的基础上的,自己的基础并不算好,坦白说,当年要不是杨叔跟我说其他几个大队找你求着帮忙,我也不会出这个主意,都说生意场上无兄弟,这不就闹矛盾了么。”

“嘿嘿,也不能一棒子都打死,”杨向明也不觉尴尬,嘿嘿地笑道,“好歹牛栏湖和新田不还站在我们这边的吗。”

陈大河笑了笑也没反驳他,继续说道,“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看着上剅自己自力更生,一步步稳打稳扎,只要不被一点点小成绩冲昏了头脑,搞什么贸然妄进,迟早都能走到国内农村的前列,不过还好,现在重新调整也不晚。”

“嗯嗯,这我知道,”杨向明撇着嘴角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愿意找他们合作,还不是让他们缠得没办法了才答应他们的,谁知道这些王八蛋竟然恩将仇报,老子迟早要收拾他们!算了,不提那些王八蛋,快说说,怎么个调整法?”

管他什么思路不思路的,最关键是要能尽快挽回损失的办法!

“那我就先说办法,”陈大河笑着站起来,走到杨向明的办公桌旁边,将茶缸子放到桌子,自己背靠着办公桌说道,“等开春就要搞队改村了,到时候就要重新分配责任田,我的想法就是,分田不分家,责任田归各户所有,但是种什么,怎么种,养什么,怎么养,全由村委说了算,田里出产,和家里养殖的东西也全部由村委负责统购统销!”

“啊?”杨向明看看陈德山,发现他也是一脸呆滞,不禁转过头看向陈大河,“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跟以前吃大锅饭有什么区别?”

陈大河微微一笑,“区别就是,各家责任田里出产的东西,都归各户自己所有,产量多就收获多,产量少就收获少,这可跟大锅饭有本质区别。”

“但农作物有区别啊!”陈德山看上去也不太赞同,反驳着说道,“有的东西贵,有的东西贱,那大家伙儿不都想种贵的,谁还愿意种便宜的?你非让他种,他们能没意见?”

“贵的不一定卖的钱多,便宜的也不一定卖的钱少,再说还有地的关系呢,”陈大河摊着两手,“您二老可都是老农,还不明白什么地适合种什么东西?就算便宜的东西,只要产量能上去,还怕卖不出价来?到时候拿出个相对公平的方案,应该不难吧!”

这话一出口,两人都不说话了。

但杨向明又有了新的问题,“大河,就这么统一安排,就能补上那么大的缺口?这两年咱们大队也做过这种统一安排种养的,不过都是供应给工厂,你现在这种做法,我没觉得能比以前好到哪里去啊?”

“你可别小看了种地和养殖,用不同的方法,种出来的东西价值可能会天差地别,”陈大河撇撇嘴,“以前统一安排,无非还是为工厂服务,但现在,我要你们将这两个各自作为独立的业务来运作,工厂归工厂,农地归农地,工厂要的原材料你可以安排一部分给村民供应,但更多的,要让以前的社员,以后的村民得到更大的实惠,你这杨老大才没白当。”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