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理会杨向明,回头看着地图,陈大河继续说道,“虽然咱们县主要是丘陵地带,但运气还不错,上剅的地界基本上是一块平地,而且还有横竖四条灌溉渠,十几个亩许大的池塘,是最好规划建设的地形,规划就要有规划的样子,现在十二个小队按各自的队别居住,房子建的零零散散,连个成片的稻田都不好找,以后怎么搞机械化耕种?这些都得想办法解决!”

杨向明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心思却飞得老远,机械化耕种,那不是都能赶上地委的农场啦?想想都很让人激动啊!

“还有,”陈大河突然扭头看向他,“回头你找农大的老师指导建大棚的时候,顺便也请他们和整个上剅的建设规划结合起来,帮忙做个生态农业规划。”

“生态农业?”杨向明两眼茫然,“那是个什么东西?”

“那不是个东西,”陈大河瞟了他一眼,“就是能让种地的成本比正常的要低,然后你家的农产品还比别人家的要好,要贵的玩意。”

“还有这种好东西?”杨向明眼睛一亮,赶紧找出笔记本记上,既能省成本,还能出产更好的东西,这可是宝贝,千万不能忘了。

上辈子的时候,哪怕到了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生态农业这东西都没能得到大规模普及,反倒成了某些农业公司牟利的工具,要么是为了卖旅游概念,要么是为了卖天知道真假的有机食品,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农技成果。

虽说这东西很晚才开始推广,但别以为这时候国内就没有关于生态农业的研究。

早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国外就提出过生态农业的概念,而当时出国留学的中国学者就将这一概念引入国内,然后经过几十年的实践,又形成了一套完全不同于国外那种回归自然、摒弃现代投入的的生态农业理念,而是强调要继承我们国内传统农业的精华,也就是废弃物质循环利用,传统老品种筛选优化等,也就类似于生态圈之类的东西,更具有现实意义。

关于这个,陈大河脑子里依稀还有点记忆,忘了是小学还是初中的课本上有学过,就是什么桑树养蚕,杂草养猪,然后树叶和猪粪养鱼,塘泥又可以肥田之类的,好像还有一副插图,具体什么的肯定记得没那么清楚,不过没关系,既然在九十年代初的课本上有,那就说明这项研究在八十年代可以进入实用阶段了,事实上这东西并不复杂,抛开别的因素,单纯谈理论研究,可能更早就有了,华农作为国内顶级的农业类院校,绝不会没有懂这个的人,现在让老杨找上门去,他们那些空有理论而缺乏实际案例支撑的学者肯定有兴趣合作,这就是上剅的机会。

端起没那么烫口的茶杯又喝了一口,陈大河走到地图前,拍了拍上剅所在的位置,“杨叔,既然咱们这儿是农村,就应该在这个农字上做文章,上剅虽然不是块宝地,但也不是什么荒地,以前是没条件,现在有了条件,有了政策,就可以大刀阔斧地甩开膀子干,要不了十年,整个上剅的变化将翻天覆地!”

“那感情好!”杨向明摸着脑袋哈哈直笑,“要真有那一天,你陈大河绝对居功至伟!”

“我就耍耍嘴皮子,算什么居功至伟,”陈大河笑了笑,“干活还得靠你来带,你才是真正的带头人!”

看着杨向明乐得合不拢嘴,陈大河又冲着他指了两下,“不过,这位带头人杨老大,我可得再提醒你一下,别再有这种事发生了啊!”

“放心,绝对不会,”杨向明大手一挥,嘴角的笑容变冷,“既然他们自己找死,我老杨就送他们上路,这回老子也来个大清算,凡是想分家的,一概踢出局,要是人够多,老子单独给他们开一个组,让他们自生自灭去!等过个一两年,让人看看他们的下场,你说以后还有没有这种事发生?这就叫杀鸡给猴看!”

脸上带着杀气,心里却小小吃了一惊,这小子以前气量好像没这么小吧,这回偏偏一直揪着不放,似乎有种老死不相往来,绝不分他们半点好处的意思,想想都有些瘆人,自己刚刚可是差点坑了他,不会也被他报复吧,要不要想个法子弥补一下?

人心隔肚皮,不知道杨向明正转着小心思的陈大河淡淡一笑,不再提这个茬,而是说道,“搞建设的时候,刚开始步子不能迈得太大,将规划拆成几个阶段分步走,先按我跟你说的去做,分田到户,再统一安排种养,等过两三年有成效之后,那时的政策应该会更加明朗,你也可以试着把他们的地都整合起来,以地折股,搞个农业股份公司,他们下地干活另算工资,用公司化的方式来管理,这样也会更公平些。”

土地流转是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搞集中生产才有前途,后世的国内的大型农资公司就是这么来的,上剅自然也要沿着这个方向走。

他本来是没想这么早提出搞股份制的计划,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一来是为了给杨老大画个大饼,毕竟管个村子和管一家大公司,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二来是想给自己和上剅之间做个小结,老这么被杨老大找着解决问题他也有些烦厌了,尤其这次还想着要坑他一把,虽说出发点是为了公家,但心里总有些小疙瘩,这回索性就帮他画张路线图,让他按着图去走就是,也省了自己的事。

与之前做的规划不一样,现在只有上剅自己玩,要是还能出问题,那他这个杨老大也别干了,趁早回家养老了事!

而听到陈大河话的杨向明此时正两眼呆滞,“以地折股,搞个农业股份公司?那不是资本家的搞法吗?”

正准备说话的陈德山也连连点头,看样子也很认同杨向明的话。

“屁,”陈大河冷呲一声,“照你这么说,上剅食品厂也是资本家的做法?是不是资本家,关键得看公司的所有权掌握在谁手上,也就是书本上说的生产资料归谁所有,这点都想不通,你那夜间学习班都白上啦?”

“哪能呢,”杨向明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怕犯错误吗。”

“那你就等别人做了之后再跟着学,保管你犯不了错!”

“嗯,这主意不错!”杨向明点头表示认同,心里想着要是没有成功的先例,自己坚决不能当这只出头鸟!

“反正呢,办法和方向都跟你说了,怎么干也都讲得清清楚楚,干成什么样就看你的,以后别有事没事的尽找我,烦。”

最后陈大河拍了拍手,将茶缸里的水一口喝掉大半,然后扭头看向陈德山,“老爸,走了,回家。”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