锻炼人都是屁话,刚才老爷子提到内盟,倒给他提了个醒,内盟啊,那里可有个好地方呢,要是把李慧芳放过去,恐怕从地厅到省部这个体制内中期最大的坎,要不了两三年她就能跨过去,再挂着副省的职在原岗干个四五年,等任职期满之后,要么直升去自治区,或是调往其他省主政,要么他帮着在这边稍微活动一下,直升中央当个副部,以后的发展都顺顺当当的,那个地方就有这么神奇!

羊煤土气的厄尔多斯,听过没?!

整个厄尔多斯地下就是一个巨大的天然宝库,百分之七十的土地下有煤矿,剩下的还有大量的石油、天然气和稀土,全市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重要矿产资源有12类35种,地上有独特的内盟白山羊,地下有煤有土有气,这就是羊煤土气的厄尔多斯。

但现在地上的无人问津,地下的都平静地躺在地下睡大觉,直到世纪之交的时候才被发现,从而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如果自己安排个人过去,能主导这样一场巨大的发现,那将是何等的功劳?!

而现在,陈大河就想将这个功劳交到李慧芳手上。

当然,这只是现在的突发奇想,具体要安排谁过去,还得看十年之后,谁更值得将这笔功劳交付给他,要知道这一回他安排的可不只是一个李慧芳,还包括了法语班的十几个同学。

而想主导这场发现,就必须主政厄尔多斯,也就是现在的伊克昭盟,如果想直降这个以少民为主的地方,虽然有很多渠道都可以,但最好的,还是莫过于涉及少民事务的民委,这也是刚才陈大河灵光一闪,接着要求罗老爷子把李慧芳安排去民委的原因。

听了陈大河的话,罗老爷子不满地瞪着他,“刚才还说开玩笑,我看你这玩笑到现在都还没开完吧,内盟那边有什么好呆的,地广人稀资源匮乏,能出成绩才怪,有时候真不知道你小子脑袋里在想些什么,这种事情能开玩笑的么!”

“真不是开玩笑,”陈大河说着也收起了笑容,“老爷子,就民委吧,至于去不去内盟,以后再说,怎么说咱们也是个多民族国家,在民委干过,以后要去那些自治县自治区的,应该会比较有竞争优势吧,至于级别,也别太低,地厅就刚刚好。”

“唔,”罗老爷子眉头微皱,“你这倒也是个思路,从民委出去主政地方的人虽然不多,可凡是外调的,基本上竞争者就很少,差不多都是民族地区,以后外调的时候倒是方便些。”

想通了这点,老爷子自认为摸到陈大河真正的想法,不禁也有点认同他的老成稳重,只是随即念头一转,心里又有点不爽,这个臭小子是不相信他们几个老头子还是咋地,不就是个地级市的外放主政吗,他老罗搞不定,难道联合老李老孙还搞不定?简直就是小瞧人嘛!

不过,心里转念一想,等他们那批人成长起来,自己这几个老头子还在不在都不一定,有些事情,能靠自己还是靠自己,能早做准备还是早做准备的好啊。

或许,自己也该考虑考虑那个亲儿子的前程了呢!

想通了这些,罗东升也认同了陈大河的想法,罕见地抓抓脑袋,“民委啊,这个部门我可没认识的人,有点儿难办咯。”

“哦,没认识的人啊,”陈大河抿着嘴唇想了想,“没有就算了吧,其他团委或妇联的也行,最重要的是能升得快。”

虽说从民委外放少民地区有优势,但也不是非它不可,走正常渠道过去也是可以的。

“你小子急个什么,”罗老爷子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我只是说不认识民委的人,又没说不认识能认识那里人的人,拐个弯的事儿,还怕办不成!回去等消息,不过,你小子得提前跟那姑娘打好招呼,民委工作不比其他的,既要有耐心,更要有手段,要是她没信心或是不愿意,趁早说,省得我还去求人。”

先前他还担心,陈大河这么殷勤帮个女同学安排工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但在了解那位女同学的年龄之后便放下心来,差了一轮多呢,没可能的,再说他也不是只给这一个同学帮忙,原来班上的同学都给帮了,老李也说过应该是这小子打着自建人脉的主意,他这才尽心尽力的帮忙,否则只是安排个工作,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就完了,哪用得着非得等陈大河回来,跟他商量好才定。

“得嘞,”陈大河站起来拍拍屁股,将桌上已经放温的姜糖水一口喝干,然后和在外面守着的秦奶奶打声招呼,便甩甩手走人。

第二天一大早,先把茜茜送上车去上班之后,陈大河又自己一个人骑上侉子,溜达去了北大。

直接穿过北大校园,熟门熟路地找到郑新和那间小餐馆,正好看见里面两口子正忙活着,已经大了两岁多的虎子正乖巧地趴在桌上写写画画。

“哟,大河来了,快进来坐,”老郑的夫人桂花嫂看到陈大河进来,连忙擦桌子擦板凳,又是倒水又是拿花生瓜子,忙活个不停。

陈大河顺手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搁到收银台上,连忙笑着摆手,“嫂子,您别忙活了,我一个人哪里吃得了这么多。”

郑新和则笑呵呵地甩甩手,“大过年的不吃东西干啥,虎子,叫叔叔。”

“叔叔好,新年快乐!”虎子乖乖地抬起头叫了一声。

陈大河上前笑着摸了摸小脑袋,“虎子乖,都会说新年快乐了啊,来,给个红包,拿着。”

这小家伙虎头虎脑的,看着就可爱,想想自己和茜茜订婚也有两年了,不知什么时候能有个娃娃,唔,有点想前世那个调皮小家伙了呢。

“别别,”正准备去拿干果的桂花赶紧过来拦着,“别惯坏小孩子。”

结果陈大河还没说话,郑新和便大手一挥,“你替虎子收着,就当打土豪了。”

“这,”桂花犹豫地看着他,直到陈大河直接塞到她手里,才不好意思地收起来。

说起来他们家欠了陈大河不知多少人情,先是帮着支起这间小餐馆,后来又帮忙给老郑联系工作单位,在别人还等分配通知的时候,老郑的单位就已经确定好了,正是他最想去的外经贸部,这么大的人情真不知道该怎么还,可老郑倒是干脆,现在还不了就以后还,大的还不了就先还小的,要是真没机会还人情,以后摇旗呐喊总可以吧,总之老郑家没有忘恩负义的人,让她只管放心就是。

陈大河可不知道这些,看着桂花嫂领着虎子进了里面,便和郑新和一起坐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