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还早得很,小饭馆里自然不会有人进来吃饭,陈大河跟郑新和两人各自抱着一杯热茶,剥着花生唠嗑。

“你的,夏萍的,钱小璐的,宁晓馨的,单位都安排好啦,”陈大河嘴里嘎嘣嘎嘣地嚼着花生米,低着头说道,“消息都下来了吧,班上有什么反应没?”

“放假前就下来了,”郑新和嘿嘿笑着,“虽说还没正式公布,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提前半年确定单位,班上同学能没反应?一个个都疯了似的,要不是你人不在国内,他们能一窝蜂地跑你家堵门去,后来还是我组织他们开了个小班会,收集他们的意向单位,保证来求你这个大能人帮忙安排,他们才消停下来。”

“没那么夸张吧?”陈大河歪着头瞄了他一眼,“班上那些家伙什么德性我能不知道,他们还有这么激动的时候?”

这年头的大学生还是挺爱面子的,求人办事儿这种事确实不多,尤其像他们法语班的,几乎个个都带着点文青病,求同学帮忙还真不一定能拉下脸,就像以前,谁都知道他陈大河有钱有关系,可也没一个求他帮忙办事的,要再过个两三年,商品社会开始兴起之后,托关系走后门才渐渐流行起来,那时候的同学关系,也渐渐没那么纯粹。

“分配工作,关系到后半辈子的大事,这时候不激动还什么时候激动去!”郑新和撇撇嘴,“就跟我似的,在拿到报到通知书后,我第一时间给老家打了电话,他们一听我进了中央部委,那家伙,要不是我千叮咛万嘱咐先别说出去,估计整个村子都能炸起来!夏萍她们几个人家里虽然没我家这么夸张,但也差不了多少,再说了,这年头不都兴谈个理想什么的吗,咱们班的同学也都是有抱负的,自然也不愿意随波逐流,谁都想选个对口的单位,而且你也不是外人,如果是别人可能真不好说,但对你,有什么拉不下脸来的,别的小事也就不提了,这种大事可不是讲客气的时候!不管怎么说,这回大家伙儿欠你这人情大发了!”

“人情不人情的就别说了,只要别把好心当驴肝肺就行,怎么说也是同学一场,能帮的肯定要帮,”陈大河说着拍拍桌子,“那就拿来吧。”

这可不是凭白帮忙,而是属于感情投资,以后能收到回报的!想到这里,陈大河默默自我批评三秒钟,心思不纯啊!

郑新和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轻轻拍了拍手,将手上的灰尘掸干净,然后点着头站起来,“我去拿。”

没过几分钟,老郑就走了回来,手里头还拿着张纸,顺手递给陈大河,“喏,除了我们四个,还有王亚东那家伙,其他十个人的意向单位都在这儿了,哦,对了,林如平那姑娘可不得了,考上了公费留学生,明年直接去法国留学,就在巴黎,所以没她的,不过她也想请你帮忙,看看能不能联系个勤工俭学的岗位,雪晴写信回来说她的工作就是你帮忙安排的,所以才提到这一茬。”

“这个简单,回头让她也去雪晴那家公司就行,”陈大河头也没抬,看了看手里的名单,每个名字后面都有一个单位名称,毫无意外,全部都是中央部委的,其中又以外交部和文化部为主。

选外交部正常,毕竟是学法语的么,选文化部也不奇怪,跟以前陈大河在那儿待过也没关系,因为北大的外语专业跟北外的不太一样,北外的属于翻译类,偏向实战,所以基本上都会去外交部,或其他直接与外国人打交道的部门,而北大的则更偏向于语言研究,以学术性为主,对于这种专业的就业方向,除了相关的专业研究机构之外,文化部的海外文化中心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展现平台,比如搞个中法文化交流活动什么的,也有用武之地不是,看来同学们都说经过深思熟虑的,也许是大家一起商量过。

将纸折好收进口袋,陈大河有点小小的心塞,本来还想着等以后同学们分布在各个单位,自己也算是人脉广泛,现在倒好,一窝蜂地让自己给塞进这两个部门去,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自受呢?!

还好,另外有两个是想去教育部和邮电部,再加上郑新和这个去外经贸部,王亚东那个去部队单位的,总算是聊以安慰。

拿了东西,陈大河便拍拍屁股走人,也没说什么一定办成的话,郑新和更是问也没问,那两个剑走偏锋的也就罢了,其他两个部门基本上就是十拿九稳,吭个声都是多余,而那两个也不是非去这两个部门不可,实在不行,后面还有和大家一样的文化部做替补呢。

从小餐馆出来,陈大河又跑去校园里找到李慧芳,还好,虽然学校还没开课,这姑娘却已经早早的返校了,要不然还得多拖两天。

“民委?”李慧芳眨眨眼睛,眼里有点小担忧,“我倒是没意见,反正去哪儿都一样,不过怕做不好。”

“有什么做不好的,”

还是上次那个小花园,同样的树枝上挂着积雪,陈大河用手指压住树枝轻轻一弹,半空中顿时飘起一阵雪花,回过头看着李慧芳笑道,“其实啊,不管学什么专业的,去到新的单位之后,你知道要干的第一件工作是什么吗?”

李慧芳抿着嘴微微一笑,“别拿这种问题问我,怎么说我也是在学生会做了两三年的,还能是什么,擦桌子打开水呗!”

“嗯,有觉悟!”陈大河满意地点点头,装作一副老气秋横的样子,“万丈高楼平地起,擦好桌子打好开水,才能干好工作!”

李慧芳歪着头眨眨眼,“那么,当年你去文化部,还有茜茜去中央台,都是擦过桌子打过开水?”

陈大河囧着脸,这姑娘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那是有靠山的,茜茜更是跟在靠山屁股后面进的单位,谁敢指使他们去擦桌子打开水?只是这话好听不好说啊,哪有正大光明跟人说自己是靠关系的,这又不是三十年后。

故作不耐地甩甩手,“小同志不要随便转移话题,总之,单位就给你定在民委了,先熬个一两年资历,等我回来再给你找两个项目,只要你听话,保你两年正科五年正处八年登厅,十年后外放主政去!”

李慧芳双臂环抱,粉色的面颊在白雪的映照下笑得格外灿烂,“行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安排啦。”

看她那样子,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工作毫不上心,还是真的对陈大河信心十足,相信他能帮自己安排好职业道路。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