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紧俏的自然就是那些家用电器、自行车、缝纫机等大件物品,至于其他的,多半还真是假紧俏,且不说老张有他的人脉,对于那些愁销路的工厂,张铁军找上门去采购,那就是帮了他们的大忙,只是要求给多一点账期的事情,那些习惯了靠国家吃饭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

而账期这东西,也不是一定要求对所有的厂家都一视同仁,那也不现实,除非做到全国连锁的那种程度才有可能,他只需要对大部分厂家压长一点账期就够了,对于那些牛气哄哄的金牌工厂,能拿到人家的货就不错了,至于货款,那得现结!

至于那些完全不紧俏的东西,更是提都不用提。

解释完了之后,张铁军拍拍王亚东的肩膀,看着陈大河说道,“所以说,这就是拿别人的钱,做自己的生意!比单单卖东西赚钱,那效率可高多了,难怪你说这才是开超市真正赚钱的秘诀!”

“怎么样?”陈大河看着他笑道,“这项生意,你有兴趣没?”

“兴趣肯定有,不过你刚才不是说,”

说到这里,张铁军突然又拍了一下自己脑门,“我今天来是要问你能不能做生意的,怎么变成要开超市啦?”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片刻之后,一起哈哈大笑。

提起酒精炉上的茶壶,陈大河给两人各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满上,才看着张铁军笑道,“今年生意确实还不能做,不过,不能做生意不代表不能做准备,你可以用这一年来好好筹划,一方面在这北金城里,多找几家面积够大的场子,然后统一设计装修,定制货架,还有相配套的仓库,这些都可以开始着手进行,另一方面,你下面不是有很多弟兄吗,把他们都放到南方去,一来躲躲风头,二来可以替你去多联系一些厂家供货商,如果有可能,也可以先发一批货过来存着,只等东风一来,你这超市就能开张了。”

张铁军听了,默然点点头,他此时想到的不是生意,而是陈大河让他手底下的兄弟去南方躲风头,这么看来,在老陈眼里,这场风波将不是一般的大,连躲在家里都没用,必须要远走高飞躲得远远的才好。

片刻之后,张铁军突然看着陈大河问道,“老陈,这回可是正当生意,你要不要参一股?”

陈大河握着手里的玻璃盏默默不语,就在张铁军有些失望,以为他还是不愿意掺和的时候,陈大河猛然抬头,微微笑着说道,“好啊。”

“你答应了?”张铁军顿时喜出望外,在他看来,陈大河这个人虽说人脉很广,但并不是他最看重的,因为他自己的人脉绝对比陈大河还广,但是老陈这个人头脑灵活,看问题又很有远见,这在他身边的人中却是蝎子粑粑独一份,最难得的还是有原则讲义气,能和这种人合作,那就是最理想的生意伙伴。

别以为有人有钱就不需要生意伙伴,再雄厚的资本,也需要伙伴来分担风险,另一方面,也可以说只有懂得分享的人才能走得长久,这是家里老爷子告诉他的,虽然他不是很懂,但并不妨碍他身体力行地去做。

只可惜这小子以前是油盐不进,刚开始自己看在东子面子上也不好逼迫他,等后来熟悉之后,也成了朋友,那就更不能强迫,再说也没有硬拉人入伙的道理不是,又不是赚人上梁山!

这回也只是看正好有个机会,就顺口一提,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这样,”张铁军哈哈笑道,“我给你留三成份子,钱什么时候给都行,可以吧!”

这个比例可不是随口说出来的,在很久之前,他想拉陈大河入伙的时候,就仔细想过,太高肯定不行,会影响到自己的管理权,太低了也不好,显得看不起人家,三成应该差不多,既有一定话语权,又不会影响到自己,刚刚好。

“那可不行,”陈大河撇着嘴连连摇头,“三成太多,一成就够了,我只管分红,其他的一概不管,本金我出一百万,等下你带走。”

后世为了利益闹翻的合伙人不知有多少,现在这一百万看上去很多,但以超市的盈利能力,恐怕要不了一年就能赚回来,再以后就是白赚的,如果占股太多,就算张铁军一开始没意见,也挡不住他下面的人说三道四,这时间一长,以后会怎样还真不好说,那还不如现在直接拿低点的股份为好。

“不行不行,”这回轮到张铁军不同意,“我这总股本才四百万,就算加上你的一百万,按五百万算,也至少占两成的份子,而且主意还是你出的,必须拿多一些,我看就三成!”

嘴上说着话,心里却在暗暗吃惊,在外面还在宣传万元户的时候,他一百万的现金说拿就拿,这小子身家很丰厚啊,总不会是前年自己给他的那笔钱吧?!

“不行,我只管出钱,又不管公司管理运营,拿多不合适,还是一成就好!”

两人一个要给多,一个要拿少,在那里你推我让,最后王亚东看得不耐烦了,一巴掌往桌子中间一拍,“停,要说我,一码归一码,你们各退一步,就按实际出资额来算,出多少算多少!”

他这意思,就是公事公办,按两成份子算。

两人先看看王亚东,然后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几秒钟,才一起点点头,

“行!”

“就这么办!”

陈大河以前不愿意入股,确实是因为张铁军干的行当不怎么见得光,这里面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因为若是自己没其他门路,可能也会跟着一起干,或者自己跑单帮,但既然有了更赚钱的法子,自然看不上那点捞偏门的三瓜俩枣。

而现在又不一样,既然张铁军打算走上台前,那以他的家世人脉,几乎就没有失败的可能,而自己又给他点了一个好项目,自然也不排斥跟着喝点汤,另外,对于张铁军这样的人来说,也许分了他的份子,可能关系还会更近一些,如果一直就保持这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架势,可能两人这关系就到这儿了,对于这两条路,正常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更何况陈大河呢。

想到这里,陈大河心里不禁有点小期待,不知道自己的这第一笔风险投资,在三十年后会变成多少钱呢?!好吧,虽说这笔投资的风险确实低了点,几乎低到没有风险的程度,但挡不住收益高啊,要是他老张争点气,弄不好自己也能成为未来国内零售业龙头的大股东啊,想想还真是有点小激动呢!

意见达成一致,三人又开始讨论这超市究竟是怎么个开法,由于陈大河自己也是一知半解,最后弄得不耐烦了,索性拍着桌子叫道,“改天我给你从香江请个干过超市总经理的人来,你好好跟他学就行,我哪里知道那么多!”

“嗯,那感情好,”张铁军连连点头,随即欣慰地笑道,“幸好你只是了解个大概,要是你真能弄懂这里面的门门道道,我倒要怀疑你是不是妖怪变的,人哪能聪明成这样儿呢!”

陈大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闹,建国后早就不许成精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