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陈大河和茜茜换好衣服,一个衬衫西裤,一个一袭长裙,手牵着手站到餐厅门口由鲜花搭就的彩虹桥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客人。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过来,且不说由于风声传开的缘故,今天的婚宴早已勾起众人的兴趣,单单在此时北金城里最好的餐馆吃饭,就足够让人翘首企足,怎能不提前过来一饱眼福。

萝拉西餐厅的精心筹备的确没让大家失望,无论是华丽的餐厅环境,还是长条餐桌上一道道丰盛精致的西式大餐,都令人叹为观止,连声称道。

至于宾客数量,果然不出所料,除了拿着请帖的,其他不请自来的也不少,实际到来的客人数量几乎是邀请的两倍,还好数量虽多,但丢进宽敞的餐厅里还真看不来,加上餐厅早做了预案,总算还在处理范围以内。

由于新人双方父母都不在,今天的婚宴流程也就一切从简,主题就是吃吃喝喝,在李老爷子的统筹安排下,整个晚宴也按预定流程顺利进行。

国人喜欢热闹,尽管陈大河特意选择自助餐的形式,但还是挡不住客人们敬酒的热情,在王亚东张铁军几个朋友的陪同下,直接从一楼被灌到三楼,最后窝到休息室的沙发上醉倒了事。

待到夜幕降临,婚宴圆满结束,将客人一一送走之后,茜茜才搀扶着晕乎乎的新郎官,在安英等人的陪同的下回家。

婚宴过后,在家里稍微休息了两天,李老爷子帮茜茜办的几本签证也顺利到手,陈大河便带着她,还有叶正根图安和安英三人一起乘坐飞机直飞广洲,然后在饶山的安排下,分乘两辆轿车到了深阵。

上次春节的时候回来,陈大河答应过茜茜,要带她去国外转一转,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好趁着这次领结婚证的机会,单位上批了茜茜半个月的假,便准备和她一起出国,就当是结婚旅行了。

自从七九和八零年来过两次深阵之后,陈大河后来只路过这里两次,再也没有仔细看看这个城市,时至今日,深阵建市已有四年半,成立特区也有三年的时间,这三年以来,特区发展日新月异,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再也没有当初陈大河眼里那个小县城小渔村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派熙熙攘攘。

到深阵后,他们并没有立刻通关去香江,而是在新修建宽敞的深南路边上一座占地广阔的花园式酒店里安顿下来。

这间酒店也是琼斯公司投资的产业之一,直接以奥利弗的名字命名,就叫奥利弗酒店,原本是为了方便公司的商务接待而特意修建的,因为这时候的土地价格便宜,所以圈了很大一块地,建了一座花园式的酒店,什么中西餐厅游泳池体育场商务会议室各种配套应有尽有,后来奥利弗在香江组建了一家地产公司,其中就有酒店业务,还从四季香格里拉等酒店集团那里挖了不少人,便一起将这间酒店也管了起来,所以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上,这里都是五星级的标准。

就在这里,陈大河见到了久违的蔡志明。

“蔡老哥,”陈大河从沙发上站起来,大笑着张开双臂迎了上去,“好久不见!”

蔡志明同样大笑着回应,与陈大河拥抱过后,才笑着说道,“那可不,好像上一回见面,还是八零年,你带着美国大老板过来投资的时候,这一晃,都有三年了啊。”

见过礼后,两人到沙发上坐下,陈大河躺在靠背上哈哈笑道,“那还不是你这个大忙人太忙,后来我可是来过深阵两回,只是摸不着你的人影而已。”

“嗨,你还好意思说,”蔡志明指着他笑骂道,“来这边也不提前说一声,每次都是搞突然袭击,要不是后来听马总提起,我都还不知道,谁每天闲着没事在这里候着啊,这也就罢了,你这次连结婚也不通知一声,可就过分了啊!我可听说了,你这婚宴可是很上档次啊,别说一般人,就连部委里的头头脑脑都没见过几回,你不是摆明不给我见世面的机会吗!”

“得罪得罪!”陈大河连连拱手认错,笑着说道,“本来是没想大办,只是想请一些自家人聚聚了事,都是朋友抬爱,不小心就惊动了大家。”

“你这朋友抬爱可不得了,”蔡志明抿着嘴竖起大拇指,“我可都听说了,全国各地几百个单位主动贺喜,就连香江都有几家公司派人过去,用餐的饭店也是琼斯公司免费提供的,朋友满天下这句话,对于你来说还真不是夸张!”

说这句话的同时,蔡主任脸上的羡慕之色溢于言表。

从一开始两人认识的时候,陈大河就知道这位蔡老哥是个官迷,让自己头疼了一把的这些人脉资源,在他眼里还真是了不得的好东西,也难怪他如此羡慕,只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多说,随便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了事。

两人说说笑笑地闲聊了半天,最后蔡志明才说道,“陈老弟,马总应该转告过了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结婚礼物,就等你亲自来取,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

陈大河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蔡老哥,你该不会送的什么大件吧?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

前两天结婚的时候马佳彤就跟他说过,蔡志明给他准备了一份礼物,不过得要他亲自过来取,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选择从深阵进入香江,当然,不是为了什么礼物,主要看重的还是这份人情,不管怎么说,别人盛情相待,自己可不能不识好歹。

至于亲自来取的话,他就当是句玩笑,可现在蔡志明又提了出来,莫非还真是什么大件?

一般的东西直接拿过来就完了,需要人亲自过去看的,除了车子房子,陈大河一时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东西,车子不用说,便宜的也要好几万一辆,房子虽然没有车子贵,但目前没得买,第一个商品房小区要明年才会建成发售,现在只有一些民宅,那得有关系才能买到的,所以比车子更难得,如果是这两样,他还真不敢要。

“贵不贵重那得看人,”蔡志明竟然也打起了哈哈,笑着说道,“对有些人来说,五块钱的东西就很不得了,但对有钱人来说,五万五十万也不过是个数字,陈老弟怎么说也是做过外资公司经理的人,这点肚量还是有点吧!”

“行啦,”看陈大河还不起身,蔡志明索性把他拉了起来,拖着就往外走,“别管什么贵不贵,就凭咱们哥俩的交情,谈钱多俗,你只管跟我去看就是!”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