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老妈的疑问,陈大河也没怎么解释,因为他知道无论怎么解释老娘都弄不明白,便直接说了句,“有个朋友在深阵做生意,我给他介绍了几个业务,帮他赚了不少钱,他就送了这个。”

对这种显得有些敷衍的话,老爹老娘竟然都深信不疑,在他们心中,这个儿子就是有本事的,认识几个有本事的朋友又算得了什么,别说是做生意赚钱的,就算是首都的大官也未必不认识,至于收点东西也无关紧要,反正儿子又没当官,总不能犯什么错误吧。

只有黄玉芝还在心里嘀咕,既然大河在深阵有这么有钱的朋友,那自己这一大家子去那边,应该能扎根下来吧?!

帮着儿子收拾好东西,又交代了几句注意身体爱护茜茜的话,两老才找来杨向明为了撑门面才买的一辆二手尚海牌轿车送他离开。

陈大河坐在车子里面,发现这辆已经跑了七八年的老爷车乘坐感竟然还不错,而且这辆车的静音很好,几乎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心里不由得起了念想,现在尚汽已经和大众勾搭上,把重心偏向在桑塔纳方面,对于原来自有的品牌已经无暇顾及,而且后世桑塔纳大获成功,原来的帮他忙起家的老牌子更加无人提起。

既然尚海汽车厂忽视这个牌子,那自己要不要找个机会,把这款品牌买下了复活它呢?

想想后世在汽车论坛上看那些关于八十年代经典汽车的帖子,无论排十大经典还是三十大经典,这款车都绝对位列其中,同时旗下跟帖的人也多,可见怀念它的人应该不少,到时候真的开发出来,就冲这个牌子也应该还是有市场的!

想到这里,陈大河无奈地拍了拍脑袋,回来一趟就是为了休息的,怎么又想起工作了!

嗯,这属于行业综合症,以前没进汽车行业的时候没感觉,现在进了这个行业,习惯性地就会留意这些车子,看看有没有可以操作的机会。

这毛病,好像也不用改?!

回到北金,已经是八月下旬,陈大河陪了茜茜两天,正准备启程去苏黎世,闻到风声的张铁军就找上门来。

“什么情况啊你?”陈大河诧异地看着跑得满头大汗的他,顺手递给他一块冰镇西瓜,“大热天的跑这么急,出大事儿啦?”

“就是出大事了!”张铁军先神神叨叨地小声说了一句,随后一口下去啃掉半块瓜,含糊着说道,“事情定了,估计明后天就会公布。”

“定了?公布?什么东西没头没尾的,也不说清楚,”陈大河眼睛微眯,见到张铁军故作神秘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猛地睁大,“严打?”

“可不!”张铁军丢下瓜皮抹了抹嘴,左右看了看,才小声说道,“这事儿真是邪门,还就跟你猜的一模一样,我家老爷子带回来的消息,从重从快从严!幸好我听你的,把大部分兄弟都分散送去南方,留在本地的几个都是干干净净,保管查不出丁点儿问题来,要不然得麻烦死,这种关头,借我个胆子都不敢掺和啊!”

“哦,”陈大河默然点头,继续啃着大西瓜。

“哎,我说,”张铁军也不客气,自己从桌上拿了一块,睁大眼瞪着陈大河,“你就没点好奇心,不问问什么情况?”

“有什么好问的,”陈大河头也不抬,慢条斯理地吐着西瓜籽,“大家相安无事,坐等河清海晏不就完了!”

“说得轻巧,”张铁军撇撇嘴,“我家老爷子都叮嘱我了,这几天没事儿千万别上街,就连生意都给停下来,照这情况,弄不好比你说的还要严重,就算你自己没问题,总得知会一声相熟的人吧,让他们当心着点儿!”

“谢啦,”陈大河举起西瓜作敬酒状,完了继续啃瓜大业。

张铁军当然是好心,一收到消息就跑过来通知自己,可说实话,他还真没有要通知的朋友,这回针对的是黑恶人员,波及的是无业游民,他身边哪有这种人,不是正经良家子,就是正儿八经有工作的,包括家里这些人,安英去了中央台,关三是街道办正式的退休职工,一个月还有八块钱的退休金呢,就连看家的图全和关鹏,都托张铁军的福,挂着某军办厂下属保安科正式职工的牌子,况且他们又不出去惹事,谁会无缘无故动他们!

如果非要说有,就只有一个曾静姝的弟弟曾茂行,那小子前几年的时候可没少惹是生非,等大势一起,指不定就给人告发进局子里去,可那小子早在去年就被他赶去了深阵,除了过年过节,基本上就不回来,等上头正式的通知一发报纸,只要他不傻,就绝不会露面,所以说,陈大河真没有要通知的人。

这就属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真是超级现实一人!

见陈大河真的毫不在乎,张铁军也没再继续劝说他,想想也是,这小子预判局势的本事大得不得了,怎么可能留下身边的人被招呼,如果真有,那绝对是他故意的!

既然不需要提醒,张铁军也就放下心思,和陈大河八卦起这次上头发飙会有多大的影响,持续多长时间?聊了会没边没际的天,才渐渐把话题转到正经事上来,讨教了一番开超市的注意事项,又啃了半个大西瓜,才腆着肚子离开。

不在意就是不在意,张铁军带来的消息没有引起陈大河的任何波澜,在家里歇了两天,便带着图安和叶正根一起返回瑞士。

刚回到庄园安顿下来,老提奥就捧着一个信封走了过来,“先生,这是您的信件,从雅典寄过来的。”

“谢谢,”陈大河拿过来看了看,一眼就认出这是刘建设的手笔,心里不觉有些惊讶,自从上次预测非洲旱灾,自己为了应对而启用他们这拨人之后,他还是第一次主动联系自己,而且还是以这种极其普通的寄信方式,再联想到艾玛反应的非洲业务一切顺利,可旱灾却早已来临的消息,不由得心头微提,莫非,那边终于出事了?

猜测再多也没用,具体什么事,看过就知道。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