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老提奥躬身离开之后,陈大河才打开信封,看到里面的内容。

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这封信的确是刘建设寄来的没错,只不过其内容却不是出自他的手笔,而是另有其人,除了在信纸的边角留有他的暗记,表明出处没有问题,从头到尾再没有涉及到有关他们的任何信息,难怪他敢这么贸贸然地寄过来,也不怕被人截获。

与其说这是一封信,还不如说是一份调研报告,它的内容便和非洲的旱灾有关。

在继去年非洲发生了几十年难得一见的极致高温之后,今年又继续长时间的保持高温少雨,这种反常的天气终于引起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些许注意,并委派一队农学家小组,亲赴非洲对这里的粮食状况进行调查。

在历经一个多月的实地调查之后,他们终于做出一份调查评定报告。

报告里的内容显示,这个农学家小组认为最晚从明年春季开始,非洲将有二十二个国家爆发大规模的粮食危机,而且至少需要准备四百万吨紧急用粮,才有可能避免生活在这些国家的近一亿五千万人民中有人在饥荒中饿死!

看到这些数字,陈大河心头猛然一惊,有没有搞错?二十二个国家,一亿五千万人受灾,这是什么概念?这个农学家小组的调查数据到底准不准确,况且,如果真有这么严重,为什么联合国竟然完全没有引起重视?

再次拿起报告仔细看了一遍,不得不说,报告中注明的各项数据非常详细,这二十二个国家遍布大半个非洲,从安哥拉到佛得角群岛,从中非到冈比亚,乃至莫桑比克、斯威士兰、坦桑尼亚、赞比亚和津巴布韦都在其中,看得出来,这份报告造假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上述这些国家大部分陈大河都去过,尽管只是走马观花,可也因为其中一些地方良好的自然环境,在那里设立了的粮食基地,如果数据没有造假的话,毫无疑问,这场粮食危机必将对他的粮食基地计划造成极大的冲击,比原来预想的还要严重!

陈大河不禁眉头紧皱,尽管早在两个多月前,艾玛他们就对此提出警示,可连他们也没想到这场灾害会严重到如此程度,甚至他还指示他们对上半年种植的作物进行抢收,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就算保住粮食基地的第一批作物,那后面的呢,该怎么处理?

指尖紧捏着纸张,视线沿着惯性向下,似乎想将这份报告看出朵花来。

最后花没出现,但在报告最后一页的反面,发现了之前忽略掉的一段话。

这段话虽说与之前的报告衔接天衣无缝,似乎在陈述报告的写作背景,并请求上级予以重视,可陈大河心里总感觉有点别扭,似乎有画蛇添足的嫌疑,那些专家都是写报告的老手,就算有诉求也会有相应的表达渠道,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吧。

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这段话应该是刘建设加上去的,意图告诉他这份报告的来历和目前所处的进度。

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份调查报告虽然已经提交到联合国粮农组织,但肯定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乃至有可能被束之高阁置之不理,毕竟那些大人物都忙得很,谁有时间理会这些边缘国家。

或许,最重视的人应该是这个亲身到实地调查过的农学家们,如果他们肯努力继续争取,以联合国迟钝的工作效率,大概能在入冬之际向外发布,以他们的熟练程度,具体的解决措施肯定也会有,就看能不能赶得上这场危机的爆发了。

将报告再次浏览了一遍,陈大河折叠好纸张放回信封,用手一下下地拍着额头,该怎么办呢?

坦白说,相比之下,这种种地卖粮食赚到的钱还远远不如第三国际银行旗下随便某个业务的收入,就连在非洲搞矿产贸易也比这个要强,但当生意做到一定规模,就不能单纯的从某个项目来看利弊长短,卖粮食赚到的钱不多不错,但当在粮食行业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之后,其影响力就不是几个第三国际银行所能比拟的,在那时,就算是大国也得正眼相待,谁让粮食是这颗星球上永恒不变的话题呢。

更何况,远在乌克兰的董建磊以此为敲门砖,不断打通东欧上上下下各个环节,等到巨变来临,不提其他方面的好处,单单是所能搜刮到的财富,就将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在他的产业布局中,这个粮食基地又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但现在种粮的遇到旱灾,虽说能凭借科学技术保持产量,可就算丰收了那又怎样,处于上亿灾民的包围之中,若是不能处理好,恐怕将有不忍言之事发生呐!

若是置之不理,良心也过不去啊。

陈大河捶着脑袋,两个月前制定的计划放到现在肯定不合用了,那该怎么修改才好呢?这个投资几十亿美元,才刚刚起步的粮食基地又该何去何从?!

就这么一个人坐在书房的真皮转椅上,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再三考虑,陈大河还是决定,下半年的粮食种植计划保持不变,但在出货方向上,将作出很大的调整。

苏联那边的粮食不能断,但也不需要一直给董建磊提供太多的货,事实上就今年夏天抢收的那批货物,还有超过六成停放在非洲大地上,其中一部分存放在利比亚,这些会根据董建磊的时间安排发往苏联,而另一部分约在总产量的三成,则分别保存在埃及和希腊,不是董建磊那边不需要,而是第一次出货不能出太多,他要压着时间,慢慢打通那边的关节,等到了时间点再运过去。

正好,陈大河决定尽快通知他,将这个时间适当拉长一些,为非洲那边争取一些时间。

如果还没有发出去的货能顶住董建磊下半年需求的话,那粮食基地年底的产量,就可以全部留在非洲,以基地的产能,必然可以极大地缓解这场粮食危机。

“不过,白送可不是我的风格,”看着窗外初升的明月,陈大河喃喃自语,“得想个办法,从老非身上多挖几块肉才好!”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