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董建磊早已不是当初派往苏联时,那个带着七八个人三五条枪的穷光蛋,包括苏联和非洲两个大块,主要的核心人员其实都在他的管控之下,许多事情也都有赖于他的统筹安排,可以说一举一动都举足轻重,用后世的话来说,这就是打工打成高管的人物,哪怕是老板,对这样的左臂右膀肯定还是要有必要的尊重。

还好,老董也算是恪守本分,时刻记着自己的位置,从来不对陈大河的任何意见指手画脚,最多只是在接受任务的时候,从完成任务的角度出发补充些许建议,这样的态度,才是陈大河对他最满意的地方。

听到陈大河略过那个话题,董建磊这才抬起头来,放下筷子说道,“大河,你原来的计划就挺好的,溜子干得也还算过得去,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想法,那就是,放胆往大里弄!”

陈大河眉头微挑,拿起酒瓶给他倒满,“怎么说?”

刘建设也双臂撑在桌上,眼巴巴地看着他。

“非洲很大,但也很乱,”董建磊双手比划着,“乱到什么程度?关起门来死伤几万个都没人去管!既然这样,那何不放手一搏,借这个天赐良机,多啃几块肥肉!”

“先说第一步计划,”老董看向刘建设,“溜子,你现在是提前去跟那些本土势力接洽,商量用粮食换矿产,但再多粮食也有换完的时候,没了粮食,你还能拿什么去换?我们是要扎根非洲的,不是那些捞一把就走的贸易商,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换矿山?”

“有换矿山,就是不多而已,”刘建设无奈地摊开双手,“我也想全部整这个,可他们不乐意!那些土著是没什么远见,可并不代表他们傻,换矿石是细水长流,换矿山就成了一板子的买卖,怎么选他们能不知道。”

“那是你开出来的筹码不够,”老董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首先,只换一部分,给他们留一些,然后,告诉他们,我们负责修路,打通与外界联系的交通要道,反正咱们自己也是要用的,正好可以拿来当谈判条件,就非洲这种大半都是泥巴路的地方,你说他们会不会慎重考虑?最后,趁着资源重组的机会,跟他们亮亮膀子,显摆显摆实力,让他们知道咱不是空口白话,也是震震他们,一手大棒一手蜜糖,这种事咱们以前刺探情报的时候也没少干,在苏联也干了不知多少回,现在还要老子再教你一遍啊!”

刘建设被他骂得刚伸长的脖子又缩了回去,嘴里嘟囔着,这种小儿科谁还不知道啊,还不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吗,要早知道老板同意非洲的所有公司合并,老子肯定连他们的骨髓都给敲出来!

“说啥呢?”董建磊眼睛朝他一瞪,“都是带把的,大声点。”

“哦,”老刘赶紧拱手作揖,“我是说您老英明,不愧是我老刘的好连长!”

“那是,多学着点!”老董志得意满地敲敲桌子,冲着满脸无语的陈大河嘿嘿一笑,“老板,这个说完了,我再说第二条?”

陈大河摆摆手,“继续。”

“好咧,”董建磊端起酒杯一口喝干,抹了抹嘴巴,继续说道,“计划的第二步是用粮食招人,我刚才听着,总觉得像是政府才会弄出来的以工代赈,对不?”

“大致是这么个意思,”陈大河点点头,“不过咱们毕竟不是政府,在别人的地头还是要注意些影响,所以就弄了个以工换粮的方案出来,主要是以招短工的形式救济灾民,帮人的同时也给自己捞点好处。但刚才老刘也说了,情况有些变化,可能招募的职业卫队人数将远远超过预期,这事儿咱们得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将影响降到最低。”

“为什么要顾忌影响?”董建磊红着脸,哈着酒气说道,“老板,这里是什么地方?军阀林立常年混战的非洲!只要你有本事,能让本地的土著部落不排斥,能拉多少人就可以拉多少人,只要后勤跟得上,脚跟站得稳,哪个能动你分毫?!”

“老董,”陈大河不禁眉头微皱,“这话听得怎么像我要当军阀似的。”

“谁管你是不是要当军阀,”董建磊撇着嘴角冷笑道,“放眼非洲,那些西方国家的资本家在这里设立的大矿场林场,哪个没有自己的护卫队,跟军阀有什么区别?咱们种粮的就不能也弄个护卫队?要不然如今的四万多保安算什么,反正做都做了,何不干脆往大里做,也别招什么短工,全部招长工,而且只收壮丁,先去护卫队滚三滚,行的留下,不行的放出去种粮,至于那些个顾不上的饥民,让他们找他们的头头去,那是他们的责任,咱们不是拿粮食跟他们换了东西么,让他们用那批粮食去!”

陈大河皱着眉头,手指在桌面轻敲,低头思量着董建磊的提议。

如果真按他说的去做,恐怕这场饥荒过后,手头上的军力将会膨胀到一个恐怖的数字,就算按刘建设的预测,将卫队的人数扩张到五十万,也会成为非洲排名前列的武装力量,到时候就绝不会像老董说的那么简单,没人来找这边的麻烦,反而极有可能引起非洲各个国家的忌惮和不满,弄不好,还会引来西方国家势力的介入,毕竟这样一支军力,单从人数上看就已经超过大部分国家的政府军,没人干涉是不可能的。

可要是能有个给力的掌控者,从中左右逢源,抓住机会站稳脚跟,他所能得到的利益也将远远超出预期,这笔风险与收益都极高的生意,到底要不要做呢?!

“大河,”董建磊拿起筷子,往火锅里烫着菜,轻声笑着说道,“我在苏联这两年,干了不少事儿,也冒了不少险,怎么说呢,套句咱们的老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就仗着这个信念,才一步步闯出今天的局面,如果老是瞻前顾后,可能我们这些个弟兄们,多半还窝在基辅的某个角落里,跟苏联警察玩躲猫猫呢。”

将烫好的羊肉给陈大河夹了一筷子,老董又接着说道,“就算万一,我是说万一,这个队伍拉起来,被人当成了靶子,咱们也扛不住了,大不了再解散掉一部分呗,其他的东藏一点西塞一点,总归还是比现在要多,再加上几十块上好的农场,还有换来的矿山,咱们也没亏不是!更何况,咱们招人的时候,还可以提前藏一部分,反正都在自己地盘上,是军是民,都是咱们说了算,谁知道?!”

陈大河猛地抬头,愣愣地看了他几秒,突然一拍桌子,抄起酒杯一口干掉,涨红着脸叫道,“干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