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那些统兵的各个佣兵团长,刘建设这里的指挥中心更是重中之重,之前主要是因为人手不够,再加上那些个保安公司的性质都以防卫为主,不需要太多力量,便先用那些苏联老兵顶上,现在有了合适的人选,肯定要用自己人填充进来,当然,等佣兵团正式组建的时候,他也会安排自己人过去看着,有备无患嘛。

“见人没问题,”陈大河端着酒杯,笑呵呵地看着他,“关键是,这些人靠不靠得住。”

董建磊他自然信得过,可其他人,尤其是这些在苏联收拢过来的人,那就不好说了。

“绝对靠得住,”老董立刻拍着胸脯打包票,随即解释道,“大河,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当初要不是老马把我们几个介绍给你,最多再熬半年,我们也是要出去跑生活的,不是南下香江,就是北上苏联,比他们强不到哪儿去。

这些人的确是我在苏联收拢的没错,其实说回来,他们也无非是比我们几个早一两年退役罢了,真算起来没什么区别,而且收过来之后,我也找人在国内打探过他们的底细,能留下来跟着干的,都是身家清白有情有义,另外,他们绝大部分人家里都困难得不行,我就安排人过去帮了一把,也跟他们说了是受谁的恩惠,这样说吧,今天我带过来的人,只要老板你发句话,上刀山下火海不带皱眉的!

比如说这里面有个人叫高卫民,老家在冀省,家里兄弟姐妹八个,还有个老娘常年卧病在床,他出来也是为了挣钱给老娘治病,得知这个情况,我立马安排北金的老陈过去,把人接到北金治了一个多月,老人康复之后送回去,还给他家里留了笔生活费,这边也帮他安排回去了一趟探亲,等他再过来,一见面二话不说,啪啪磕了三个响头,我当时就跟他说,这头不能给我磕,我也是替老板办事的,老板还特意资助咱们老兵,开了家山货公司,这钱都是……”

听到这里,陈大河抬起右手轻轻往下按了几下,将他的话打断,随后抿着嘴轻声说道,“老董,别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刚才的话算我说错,你就当没听见,等下,我就去见见他们。”

董建磊微微一顿,然后咧着嘴呵呵笑了笑,“行,”

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抹了把嘴说道,“大河,这人心难测的道理我也懂,信任归信任,要是哪天,万一有人反水,你放心,我亲自动手!”

在一旁的刘建设拎起酒瓶子给他满上,脸上满是笑容,眼里却冒着寒光,“老连长,这种粗活哪用得着您老出马,总得给咱们这些个弟兄活动活动的机会吧!”

“滚蛋,”陈大河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当是啥好事儿是吧,这种事最好没有!”

“那是,那是!”老刘连忙点头哈腰,反手又给他倒上。

稍微填了填肚子,董建磊便将那十六个人叫上来,跟陈大河见了个面,包括刚才老董拿来举例的高卫民也在其中,老董说得没错,这些人看陈大河的眼里都放着光,跟后世那些见到偶像的死忠粉似的,就差没歃血写书表忠心了,还真让他有点不太自在。

定好方略,自然有董建磊和刘建设两人去安排执行,陈大河现在要解决的,一个是将所有的粮食公司和保安公司都整合起来,这个好说,回头只需要几份股份交易合同就能完成转移,等回苏黎世之后再办也不迟,另一个就是给这个新组建的集团公司找个合适的掌舵人,哪怕这个掌舵人只是他意志的执行者,摆出来吸引目光的吉祥物,这个人也得有能力,还要可靠可信,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定下来的,需要花点时间好好挑一挑。

出来的时候也是想在这边实地看一看,以便能有更清晰的认识,可以及时调整方案应对,为这他还特意找学校请了两个星期的假,没想到刚到这边就来了个计划大变,结果一时间没事可做了,便准备在这里顺便转一转,就回去安排后续的事情。

十一月的北非远远没有苏黎世那么冷,只能说很凉爽,陈大河入乡随俗穿着一件白色长袍,头戴面巾,信步走在开罗街头,叶正根和图安也是同样的装束,落后四五米的距离跟在后面,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刘建设安排的一个懂阿拉伯语的苏联老兵。

这时候的开罗自然没有后世那么多高楼大厦,但作为北非的政治文化中心,依然非常繁华,陈大河一路走来倒也兴致颇高。

逛了一个多小时,不觉走到一处广场附近,在广场边上,还有一片似乎被火烧过的残破建筑物,不禁让他有些奇怪。

随手招来身后跟着的乌克兰人瓦西里,陈大河指着那边问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开罗歌剧院,”瓦西里看了那边一眼,脸上神色没有半点波动,“始建于1869年,为了庆祝苏伊士运河通航,时任埃及总督赫迪夫?伊斯梅尔命令意大利设计师建造的开罗歌剧院,也是从那时候起,这片大陆首次响起了世界著名的歌剧,可惜,1971年一场大火将这里夷为平地,萨达特不太重视这里,从那时候起就这么一直搁着没修,对外说法是没钱。”

情报工作做得不错,连这种信息都不放过,不过,他这脸色可没有半点可惜的样子,也难怪,指望一个信仰不同民族不同的大头兵有什么艺术同情心,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也好,他们这些人过来就是为了搞破坏的,有了同情心,对工作可没什么帮助。

萨达特是当时的埃及总统,不过在前年的时候遇刺身亡,如今在位的是执政将长达三十年的穆巴拉克,这点陈大河倒是知道,可惜,老穆最后也被人赶下台,没能落个好下场。

闹事的正是埃及的军方,老祖爷说得好,枪杆子里出政权,真知灼见啊!接下来的这个佣兵团计划,得提到最高级别来重视才对!

陈大河晃了晃脑袋,继续往前走,这时瓦西里又接着说道,“离这里不远,还有一座新建不久的中型剧院,当地人有什么重大文艺活动一般都会放在那里,最近正好有来自中国的艺术团过来演出,现在去应该还能看到。”

来自中国的艺术团?陈大河顿时起了好奇心,问清楚方向,便直接打车过去。

很快就到了瓦西里所说的地方,在一栋高大的建筑物门口,陈大河见到了一排硕大的海报,嘿,没想到竟然是京剧团的演出,这应该是蒂埃里的那家文化公司运作的吧。

都好几年了,看来这个业务做得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当粮食危机彻底爆发之后,这边的文化业务会不会受到影响。

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很难说啊,城外赤地千里,城里歌舞升平,这种情况也不罕见,哪里都一样。

陈大河看了几眼海报,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开,虽然海报上面有他在国家京剧院认识的熟人,但他没打算见。

见与不见都一样,在这边他也帮不了什么,如果说叙旧,等回国之后时间大把,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凑热闹,事关对外形象,这些艺术家们都认真得很,人家正忙着呢。

转了一圈之后,陈大河也没逛的心思,便买好机票,第二天就回了瑞士。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