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饶山看来,陈大河这哪里是在搞投资,简直就是在做慈善。

说得好听,什么种钱得钱,还坐享其成,那钱就是这么好挣的?别的不说,他在香江这两年,见到过的破产商人不知凡几,都说商场如战场,一个不好,投资打水漂是常事,连人都栽进去的也不在少数。

更何况现在陈大河要支助的还是一群大部分只能说刚刚脱盲的老兵,这些人能有什么见识,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商场上又能折腾多久?太过苛刻的话不敢说,这一百个里面能留下来十个就算顶天了,难道就凭这十个,他陈大河就能发大财?完全不可能嘛!

所以说,饶山坚定地认为,老板就是在给老兵们找活路,之前的山货贸易公司如此,如今的支持创业也是如此!什么赚钱都是假的,能不赔就不错了。

要是陈大河知道他的想法,只能表示他真的是想多了。

的确,帮助老兵创业,能够在客观上解决不少困难家庭出身的老兵生活问题,但收获更大的,还是他自己。

这就有点类似后世的众创空间,将一群创业者集中起来,给钱给支持,名正言顺地在里面占点股份,一旦有某个项目成功运营,那所获得的收益将是最初投资的几百倍甚至几千倍,失败项目的那点亏损又算得了什么!

也就是目前的环境还不适合将众创空间弄出来,他只能在小范围内扶持出一批人,而琼斯公司里面那些关系牢固可靠的老兵群体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有饶山他们这些人在,组织管理都很方便快捷,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找饶山过来的原因。

而相比这样一个创业团体,将马佳彤他们几个外放自立那点事儿,只能说是小打小闹,多了不说,要是这批人中能有十分之一通过残酷商海的考验发展壮大起来,弄不好,他陈某人能算得上国内民企半边天的教父呢,那时候还不是挥手一呼应者景从啊!

想到这里,陈大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紧摇摇头将这个诱人的想法甩出去,低调,低调才是长久之道啊!

“咳,”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陈大河又弹出一根烟扔了过去,“老饶,这事儿你放在心上就行,也不必看得太重,怎么说呢,这个事情在后期的管理反倒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前期的约定和扶持,这么说你明白吧?”

他是意思就是最好弄个投资管理制度出来,否则胡乱投资,钱再多也不够烧的。

“嗯,这个我了解,战前立规矩嘛,懂,”饶山接过烟点点头,“在香江大学听课的时候也有学过这方面的东西,从项目审核开始,看看有没有可行性,然后给出预算资金,另外再就是资金监管制度、法律支持制度等,能够保证项目顺利进入成长期,之后只需要正常的会计审核就可以。”

“差不多是这样,”陈大河叼着烟笑道,“看来你在香江还学了点真东西啊。”

“嗨,”饶山不好意思地晃了晃脑袋,“这么好的学习机会,要是不学点真东西,不说对不起老板你,最起码也对不起付出去的那几万块学费啊!”

“哈哈,”陈大河仰头大笑,拿手指着他,“你这话倒是实在,不过呢,咱们用不着原封不动地套用他们的东西,别的不说,就一个项目申请书,你让那些个大老粗怎么写?所以说,得随形就势通权达变。”

饶山低着头想了想,随后说道,“我是这么想的,老板你一片好意,帮助大家伙儿创业,但咱也不能乱来,随便喊个口号就给上,我想的是,找几个靠谱点儿的人,弄个审核办公室出来,专门收集有意向人的申请,并对他们的申请进行审核,看看有没有这个市场条件,有条件的就给通过,顺便把资金预算做出来,要是确实不够条件的,就帮申请人想想办法,看看怎么调整下,您看怎么样?”

“嗯,这想法就挺好,”陈大河认同地竖起大拇指,“咱们这地方跟香江不一样,他们是想创业的人太多,而资金不够,咱们这儿却是敢出来闯一闯的人太少,少到不够用,项目可以调整,甚至可以换,但创业的勇气要给他们保持住,不能打消他们的积极性。”

“对,我就是这么个意思,”饶山挠挠头,抽着烟继续说道,“后面的我有几个想法,一个是资金,钱给了他们,但他们不一定懂做账,咱们可以成立一个财务室,委派一个会计过去给他,也不要他们付工资,就免费帮他们做账,当然,出纳还是他们自己的人,这样钱花多花少花去了哪里他们自己也清楚,而且账目清晰,对双方都好,第二个呢,就是目前市场规则还不是很完善,做生意坑太多,我虽然不常在深阵,也没少听说又有谁谁谁做买卖被坑了的事儿,而且市面上货品鱼龙混杂,不懂行的还真容易掉坑里,比如要是哪个人想开店,进到文州的货那就惨了!所以还是谨慎点的好。”

陈大河眼角下撇,写出一个大大的囧字,这个饶山,该不会是买了一车文州的货吧,要不怎么就老惦记着他们呢。

饶山可不知道某人正在腹诽他,还在继续说着,“我的想法是,针对这种情况,成立一个风险控制办公室,义务帮他们把好风险关,虽说不能完全避免所有的商业陷阱和弯路,但在创业初期的时候,应该也能帮他们免去很多不必要的损失吧,就是这个财务室和风控室办事员的工资?”

饶山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地望向陈大河。

陈大河嘿嘿一笑,“这个项目以公司的名义来办,回头你在香江成立一家投资公司,法人代表你先挂着,我直接把钱打到公司名下,至于这些工资成本,自然要算在公司账上。”

“诶哟,那敢情好,”饶山乐呵呵地大手一拍,“这么一来,还能给他们弄个合资公司的牌子,优惠大把啊!”

“优惠拿了,该交的税可不能少,”陈大河手指虚点,“要是让我知道哪个敢逃税,立刻无条件撤资!”

“那不能,”饶山连忙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咱们这是些什么人啊?老兵!退伍不褪色,转业不转志!薅国家羊毛这事儿沾都不会沾!”

“嗯,”陈大河点点头,“这点不仅你要记得,也要交代下去,让他们都记在心里!”

饶山立刻将脸色一正,“保证传达到位,出了问题我亲自来处理!”

“好,”陈大河掸了掸烟灰,略过这个话题,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有几个想法,这才说了两个,还有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