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正一支烟一杯茶,聊得忘乎所以,弄得书房里乌烟瘴气也不觉憋闷。

这时书房门突然被敲响,随着陈大河一声进来,叶正根推开房门出现在门口。

“大河,蒂埃里和丽莎过来了,人在隔壁会客室。”

“那我先回去,”饶山立刻拍拍腿站起来,“您放心,我回去后会尽快拿出具体的章程,等春节过后,就开始召集第一批人,争取赶上这波大潮,干出点成绩来。”

“行,”陈大河跟着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另外,也给那些想动一动的人安安心,如果生意做赔了,这边的工厂,随时欢迎他们回来上班。”

“明白,”饶山点点头笑道,“有了这条后路,估计起码能多一倍的人出来干!”

随即拿起外套披到身上,冲着叶正根笑了笑,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饶山一走,陈大河也没耽搁,转身就去了隔壁会客室。

“哟,怎么了这是?”陈大河一进门,就看见两人愁眉苦脸地坐在沙发上,全然没了往日的活跃,不禁好奇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当然是出事了,天大的事,”蒂埃里见陈大河进来,本来就苦着的脸眼看着更苦了,“非洲大面积旱灾,全州粮食歉收,就算国内没有报道,难道你在欧洲也没听说过吗?”

“这事儿啊?”陈大河疑惑地看了看他,随后又看了看同样一脸苦色的丽莎,眼里浮现一丝恍然,先是点点头,然后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轻声说道,“当然听过,你们过来,是和丽莎负责的公司有关吧?”

之前在考察非洲农业情况的时候,曾给丽莎投了一千万美元用来办粮食加工厂和一家矿业公司,并给了她百分之五的管理股,当时也只当是感情投资,用来加强和蒂埃里他们的关系,同时也是增加他们在各自家族里的话语权,方便以后和他们继续合作。

而这两家公司后来他也确实没怎么管过,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如果他们是因为非洲粮食危机的事情过来找他,那只可能与这家粮食加工厂有关。

“是的,”丽莎带着歉意点了点头,“陈,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涉及到公司的重大利益决策,我不得不来找你,征求你的同意。”

征求同意?

陈大河注意到她的用词,表面上看是尊重他的意见,事实也确实如此,但从中不难听出丽莎的决心,这么说来,这件事还非做不可了。

当即往后面一靠,面带微笑地看着她,“丽莎,当初我给你投资的时候就说过,对于公司的事情将全权交给你来负责,所以你可以做出你认为任何合理的决定,不一定要过来问我。”

“这个不一样,”丽莎满脸的纠结,十分为难地说道,“因为,这个决定会给公司带来超过五百万美元的损失!”

一年半以前她从陈大河那里拿到的投资也不过一千万,如今竟然要将相当于这个数字一半的利益让出去,如果不是陈大河和他们多年的交情在那里,换个人她肯定说不出口。

听到这句话,陈大河依然不为所动,翘起二郎腿从口袋里摸出烟,先给蒂埃里扔过去一支,然后自己叼了一支点上,吐出一口烟雾后,才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是想把收购回来的粮食都捐出去?可以啊,我没意见。”

咳咳咳,……

刚点燃烟才抽了一口的蒂埃里顿时被呛到,等缓过气来,才瞪着眼睛看向陈大河,“五百多万啊,你说扔就扔?”

“要不然呢,”陈大河耸耸肩,指着满脸不可置信的丽莎,“你老婆都不远万里跑过来找我,我跟她说不行?那两家公司我还想不想要啦?她要是撂挑子不干了我不是更亏,再说了,丽莎既然说出这个数字,就代表能亏得起,非洲粮食危机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下,少赚点钱就当做善事了吧。”

“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蒂埃里那眼神就跟在看大熊猫似的,嘴里还啧啧有声,“这么短时间就能做出最合理的判断,不愧是做大事的人!”

除了欧洲那边少数几个人,蒂埃里可能是这边唯一一个知道他才是第三国际银行幕后老板的知情人,这两年第三国际银行在欧洲的声势浩荡他也听说过一些,自然对陈大河的身家有所了解,所以才说出这番话。

与此同时,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他才有底气陪着丽莎过来找陈大河,在他想来,几百万美元对于陈大河的家底来说算不得多大的事,只是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痛快。

当然,作为好兄弟,他也不会干看着陈大河吃亏,在来之前就已经想好补偿方案,只是之前是想作为说服他的条件,而现在则成了纯粹的补偿。

“陈,”丽莎此时如释重负,脸上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复杂的表情,“谢谢你的理解,真的,非常感谢!不过你放心,我们收购的粮食只是以低价出售给饥民,并不是完全捐赠,所以对公司来说只是赚少了,不会真的赔钱。”

“丽莎,”陈大河对着她笑了笑,“这家公司从成立到现在,我都没了解过情况,除了看过财务报表,知道公司资产翻了将近一倍,其他的也不了解发展得怎么样了,你给我说说吧。”

“嗯,”丽莎点点头,喝了口水收拾好情绪,才继续说道,“在资金到位后的三个月时间里,粮食加工公司和矿业公司都完成了组建和设备装配,并正式开始对外营业,首先取得成果的是矿业公司,利用马达加斯加和莫桑比克丰富的木料以及矿产资源,我们一边做初级产品的转口贸易,一边做部分矿产的深加工,增加产品附加值,并出售给蒂埃里介绍的矿业公司,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蒂埃里介绍的矿业公司?

陈大河疑惑地看向他,只见蒂埃里若无其事地抽着烟,只是拿烟的手动了动三根手指,顿时心里了然。

合着丽莎那边出产的东西都卖给了自家银行下面的矿业贸易公司,这不左手换右手么,不过,倒也不能说蒂埃里做得不对,国际贸易商在非洲采购原材料的时候,向来都会将价格压到最低,而非洲这边也会相应地给出质量参差不齐的货品,之前银行旗下的那家贸易公司就没少吃这种亏,哪怕后来有蒂埃里出面调解,也只是将概率减少而不是完全消除,现在让丽莎提供高质量的货物,而贸易公司给出合理的价格,完全可以说双赢,一点问题也没有。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