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那么一说,孙老爷子立马就翻身坐了起来,脸上还满是得意之色,嘴上却少有的谦虚,

“哪里哪里,也不能说是吵架吵赢了,只能说是以德服人,以事实服人呐。”

“呵,”陈大河满眼意外地抬起头来看着他,“还真吵啊?以你现在的地位,还有人敢跟你吵架?”

怎么说如今孙老爷子也是入了大内顾问组的专家,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人随便招惹他吧。

“哼,我什么地位?一个臭书匠!”

孙老爷子先是轻哼一声,随即满脸不屑地说道,“有些人啊,甭管你是谁,犯到他们手上就死劲地骂,你要是名气大点,他们还骂得更得劲,但偏偏对着手掌实权的高官,又是另外一幅卑躬屈膝的样子,就是欠收拾。”

陈大河听了嘴角微撇,这不就是名人碰瓷呗,任何年代都有,没什么可说的。

他没接话,老爷子嘴里可没停,“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死死抱着宝书不放,什么东西都爱上纲上线,老子讲个课还要到课堂上去闹,我呸,老子会怕他们?别人怕又被下放,老子孤家寡人可不怕,当着几百号人的面,老子骂了他们个狗血淋头,敢说老子误国误民,他们才是真正的搅屎棍,要让他们主事,非得祸延子孙万代!”

看着老爷子神情激愤的样子,陈大河眉头轻挑,“又是为经济改制?”

“那可不,”孙云东不爽地晃晃头,“自从我给中央提的几分报告内容被人传出去之后,就没个消停,现在可好,首长南巡一锤定音,直接将这些王八蛋砸到万丈深渊,看他们还死不死!”

陈大河眼里露出一丝恍然,难怪老爷子这么兴奋,竟然聊发少年狂,时隔经年又跟自己斗起了嘴,合着这时候的满心兴奋无处发泄啊。

不过,这的确是件足以记录进史册的大事,心里出了一口恶气的,除了一个孙云东,还有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呐。

孙老爷子又吐了几段槽,才逐渐恢复平静,略带疲态地看着陈大河笑道,“小子,吃过午饭,咱们就一起走,这回你来开车。”

“行啊,”陈大河点着头笑道,“不我开,难不成让你来开啊,那我可不敢坐。”

“哼,你想坐我也不给你开,”老爷子昂着脑袋,“让我当司机,可没几个人有这资格!”

“对对对,没几个有资格,”陈大河将手里的书丢到桌上,嘿嘿笑道,“我看你以后找了老伴儿,给不给他当司机!”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一大把年纪,这话也是你能说的?!”老爷子竟然老脸微红,站起来拍拍屁股,“走,去吃饭,吃完早出发。”

今年过年,孙老爷子也和他们一起回上剅,至于原因,自然是要参加陈大河和茜茜的婚礼。

两人7月份的时候在北金领了结婚证,已经办过一场婚礼,不过那是对外的,连家人都没参加,算不得正式,这次过年回家,自然还会再办一次家里的。

就是因为这样安排,之前的那一场,除了人在北金的李老和罗老,人在汉口的孙云东和尚海的王赟都没去,就等着这一回呢,不仅他们,就连已经参与过一回的李罗两位,也会在几天后赶回上剅,再参加一次。

简单吃过午饭,陈大河便开着孙老找学校借来的吉普,马不停蹄往家里赶去。

托重新修整过的国道的福,四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就开进了平安镇。

此时已经是晚上,如果是以前,这时候的平安镇应该是漆黑一片,除了偶尔几家几户窗户里透出的灯光,别的亮光再也看不见。

可映入三人眼里的,却是两排整齐的路灯,硕大的白炽灯泡发出不可直视的光芒,将崭新的柏油路面照得如白昼一样明亮。

车子开进正街之后,陈大河将车速放缓,眼里有些吃惊,他竟然看到两边的街道上出现几间还在营业的商店,虽然货架上的东西不多,但生意似乎还不错。

“嘿,可以啊,”孙老坐在后排,诧异地左右打量着,“你们这个镇子现在是谁当头儿?老刘?”

“对,就是他,”陈大河点点头,“从茜茜爸爸离开之后,他就接手了公社书记的位置,现在也是平安镇书记,挂县委副书记的名头。”

“我在上剅呆了好几年,真没发现老刘还有这本事啊,”孙老打量着外面,眼里满是好奇,“甭说这个内地小镇,就连好多大城市,也没有这种经济氛围,尤其是有些地方,民间活了,头上却管得很死,远的不说,就跟我吵架的人里面,他有个学生就在汉口郊县一个地方当副县长,我去那里调研的时候碰到过一件事,他们那里有个人,不偷不抢,就帮着把村里闲余的东西给卖出去,”

平安镇本来就不大,后来上剅搞规划,又把居民区建在镇区边上,所以孙老话还没说完,陈大河就将车子开到家门前。

老爷子一边下着车,嘴里却没停,“他帮着卖东西,没收村里一分钱,反而收了人家收购商的两百块感谢费,就为这个,嘿,好一番折腾,最后钱没了,人还遭了大罪,所以说啊,这一个地方的人民群众富不富裕,关键还得看管着这里的人是不是真的为民考虑,否则的话,饿着肚子喊口号,有好果子吃才怪!”

“您这话说得太对了!”

这时陈德山已经迎了出来,笑呵呵快步上前握住老爷子的手,“老哥,咱们可有好几年没见了啊!”

“六年,”孙老比了个六,又冲着跟在他身后出来三人笑道,“六年没见,大红和继红都长大啦,你们两个也越活越年轻,我就老咯。”

“老什么啊,我看老哥哥还是老当益壮,”黄玉芝脸上跟堆满了花儿一样,连忙将人往屋里引,“来来,外面风大,咱们进去说话。”

随后又不容分说地夺过茜茜手里的小背包,往身后小女儿手里一塞,接着拉着茜茜跟在孙云东和陈德山身后进了里面。

陈继红抱着背包冲着三哥撅了撅小嘴,“老妈偏心!”

陈大河给了她个脑瓜崩,然后搂着她的肩膀,又拉过二姐,笑呵呵地进了屋。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