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满脸激愤的梁老爷子,陈大河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悠悠然说道,“阿公啊,这可不是一两个地方,而是整个亚洲市场,对,在其他股东看来,是分给了一家家不同的公司,但我知道啊,整个亚洲和美国市场都是你们在代理,那么,在商言商,阿公,”

陈大河身体前倾,微微笑道,“说句不好听的话,哪天洪门要摆我一道,我能找谁哭去?!”

“阿河,”梁栋的脸色当即就冷了下来,“你这话就说得有点过了啊,别说你背后站着那位,就算没有,我洪门做事,向来都是以义字为先,怎么可能做出那等背信弃义的事!”

“那样最好啊!”陈大河脸色不变,呵呵笑着看着他,“如果真如您所说,大家都规规矩矩,那每年合同期满之后,你们自然有优先续约权,要是阿公还不放心,合同里面可以将这条清楚列明,这样您总不必担心了吧。”

见梁栋还有些犹豫,陈大河又道,“阿公,就算不按一年一签,这商场上的惯例,最高也不过三五年,如果签那种长约,续约时候的优惠条件可就一般了,我已经答应给了你们这么大的市场,你们总不能还想着两头便宜都占全,既要长约又要优惠吧!”

梁栋眯着眼睛想了片刻,最后一拍桌子,抬头说道,“好,就依你,不过,这事我还需要上报总堂,他们同意之后才能算数。”

“那是当然,”陈大河点点头,举起茶杯晃了晃,“那就预祝,合作愉快!”

梁栋也端起茶杯,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合作愉快,不过,阿河,这续约的时候,你可不能给我们使绊子。”

“哪能呢,”陈大河晃着脑袋,“都说了你们有优先续约权,自然是说话算话,除非,其他竞争对手开价太高,你们的人舍不得自愿放弃,或者竞标不成,那可怪不得我。”

其实用不着以后,如今星空电脑风靡欧洲,早就引起亚洲某些公司的注意,并多次主动接触询问代理权的事,给出的条件也着实不低,洪门这帮人想围标,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这也是他改变主意答应梁栋的原因之一。

“各凭本事吃饭,哪能怨天尤人,”梁栋脸皮抽动,眼里满是傲然,“如果出现有人竞争,那就说明这门生意赚头大,只要不是蠢蛋,谁会轻易放弃,再说了,以我洪门的资源,绝对能将渠道成本压到最低,那些做正当生意的,几人能竞争过我们!”

一听这话,陈大河忍不住眼睛皮直跳,“梁爷,你们不会打算玩走私吧?”

“嘿嘿,”梁栋嘴角上扯,发出两声干笑,“反正我们找你拿货都是正正当当,这出货之后各个代理商之间调货,你们应该不会管这么多吧?!”

陈大河眼睛皮下搭满脸无语,就知道这群大爷不可能安安分分地做正当生意,别以为走私电脑就不挣钱,以欧共体为例,英德同属于欧共体国家,他们之间的关税税率低得要命,而亚洲的印度属于英联邦国家,享有英国的最低关税税率,若是以英国为出海口转运印度,再从印度走私到其他亚洲国家,就能省下一大笔关税,最关键的是,在这些当地国家他们同样具有代理权,至少表面上是再正经不过的正当公司,只需要在出货量上稍作掩饰,就能遮掩下来,其风险可比他们捞偏门低多了,而且赚得还不少。

陈大河呼出一口气,看了看他,片刻后摇头笑道,“阿公,我只给你们代理权,其他的事我不知道,也不想管,但是,如果出了岔子,可别想我替你们遮掩。”

“那肯定不会,”梁栋笑着摇摇头,“一人做事一人当,这点担当我们还是有的,更何况,以我们的本事,还不至于连这点问题都摆不平。”

“那倒是,”陈大河点点头,“这点我还是相信的。”

嘴里正说着话,陈大河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歪着头看向梁栋,“阿公,既然你们有这么大的本事,那我再给你一笔生意如何?”

“哦?”梁栋眼睛皮轻抬,“一笔生意?什么生意?”

陈大河指了指西边,“你们在欧洲那边,能不能弄点东西出来?”

“嗯?”梁栋微微一愣,随即嘴角上翘似笑非笑,“怎么,你也想走走偏门?说说看,多大的东西,送到哪里?”

陈大河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敲,面带微笑地看着他,片刻后才说道,“东西不小,估摸着有一两个集装箱,至于地点,就送到海南。”

这年头国内最大的进口口岸,绝对非海南莫属,此时还在广栋治下的海南,承担了一大半私货份额,更别说还有大量持有正规批文的倒爷,而且由于国内物资的紧缺,很多时候稽查队对进港船只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说还有张铁军打招呼,东西从这里上岸最方便不过。

没错,陈大河就是想把给张铁军的车床和生产线通过洪门运出来,虽说第三国际银行的矿产贸易公司旗下也有一只海洋运输队,但那个不方便动用,否则一旦出事就容易惹得一身腥。

现在既然梁栋上门求合作,那就干脆把这个难题甩给他们,也正好看看他们的诚意,如果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或者不愿意办,那也别谈什么合作,大家喝喝茶聊聊天就算完了,当刚才的话都没说过。

海南啊?梁栋眼里闪过一丝思索,片刻后看着他问道,“阿河,我问你一句,这批东西,是你要,还是别人要?”

在他看来,以陈大河目前在欧洲的事业规模,还需要用到这种手段运送东西的,只可能是位列巴统协议名单上的敏感物件,这种东西如果是他自己用,就完全没必要运回国内,因为他的事业都在欧洲,而现在偏偏要运回来,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些东西是给别人的。

果然,陈大河笑了笑,轻声说道,“别人要,怎么,有问题?”

得到想要的答案,梁栋深吸一口气,眼里射出利芒,“好,这笔单子我们接了,而且,分文不取,你什么时候出货,通知我一声,保证如期送到,绝无半点损伤!”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