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陈大河的话,刘建设眼珠一转,立刻明白他的想法。

以第三国际银行的名义成立一家防卫公司,哪怕这家公司只为第三系旗下的产业服务,也能有不小的作为,毕竟如今的第三系产业可不少,最关键的,这样一只眼皮子底下,小规模的武装力量可以将那些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有了这个幌子,谁还能想到他们在其他地方还布了暗手。

至于五洲旗下的那家防卫公司,名义上是在明,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暗,而且还可以在明面上与那家第三银行旗下的公司形成竞争来掩人耳目,就更不容易让人发现。

这样一来,暗棋有了,明面上老板手里还掌握着一支力量,只要不遇上天大的事就什么都不用怕。

至于这家公司要正大光明地招苏联老兵,其实也很好解释,老子就是摆明了不相信你们的人,怎么地吧!

将得失快速地在脑海里过一遍,刘建设又从执行的角度做了几点补充,没过多久,就将这个方案完善下来。

“老刘,”陈大河把玩着早已喝干的茶杯,看着他说道,“这里面人员是关键,你和老董商量一下,找一批靠得住的老毛子分批送过来,表面上看上去就像是老乡拉老乡的那种,务必不要让人对来源产生怀疑,另外,还是那句话,一定要靠得住,可别给我弄来几个会被人收买的,那些老狐狸,绝对能干出这种事。”

这家防卫公司开起来,那些常规的安保人员是否从哪里来都无关紧要,最关键的是那批敢打敢拼能听指挥的人,这些就要靠刘建设这边来解决。

“放心,”刘建设笑了笑,“这个我们心里有数,坦白说,别看这些老毛子会从国内出逃,那是因为确实活不下去了,不得不给自己给家人找条生路,但就忠诚度而言,他们还是很有保障的。”

听到这话,陈大河默默点了点头,关于苏联老兵,他知道的东西不多,但有一个事件他还是听过,这件事现在还没有发生,要到明年,也就是85年的时候,有12名苏军战士被俘虏后,被送到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的伯德埃波,在这里这些战俘遭到了非人的虐待,实在忍无可忍的他们决定暴动。

暴动成功了,并通过电台联系上苏军,可惜,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抛弃,经历了长时间的僵持之后,这些始终没有等到救援,又不愿意再当俘虏的军人引爆武器库,只留下一个直径达八十米的弹坑。

当时担任苏联老大,后来在九零年获得西方授予的诺贝尔和平奖的戈尔还美其名曰,苏联没有俘虏!真特粮地坑人呐!

耸了耸鼻子,陈大河拍拍老刘的肩膀,“老毛子的兵,跟咱们的兵一样,确实靠得住。”

“嗯,”刘建设默然笑了笑,片刻后,他看了看门外,又回过头问道,“老板,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您打算怎么安排?”

“唔,”陈大河手指在桌面轻敲,想了想说道,“老董不是安排了一批咱们国家的老兵去你那里吗,问问看有没有国内没有牵挂,又愿意在国外定居的,你安排他过来,我想办法给他弄套合法身份,再以对外招聘的渠道招进来。”

“也行,”刘建设点点头,“那我尽快安排。”

陈大河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让叶正根来当这个负责人,其实他一开始也有这个想法,老叶在黑水公司受过培训,又管理了几年这边的安保工作,对防卫公司并不陌生,可转头一想,老叶和他的关系在国内有不少人都知道,若是哪天被人发现他在这边担任防卫公司高管,肯定会怀疑到他身上,国外露馅也就算了,可别再扯到国内去,他可吃不消这个。

想想老叶他们跟了他也有四年,尤其是他和图安,年纪也有二十七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时候该考虑给他们安排后路了,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跟着他吧。

事情商量得差不多,刘建设没多做逗留,和叶正根打过招呼,出了门冲着阿兰和巴尔两个大汉笑了笑,收到两双阴郁的眼神,随后也不坐电梯,钻进楼梯间就消失不见。

等他离开之后,陈大河坐在椅子上,将叶正根叫了进来。

“老叶,你们想过以后要做什么没有?”

“啊?”叶正根有些迷糊,满脸茫然地看着他,“什么做什么?”

“未来的出路啊,”陈大河敲敲桌子,“你们不能一辈子跟着我吧,总得想想以后的事。”

“大河,你放心,”叶正根挺直腰背,“活到八十岁我也能打,就跟三爷一样!”

“我没说你不能打,”陈大河感觉自己在对牛弹琴,满脸无语地瞪着他,“我是说,你们既然跟了我,我就得为你们考虑,再说了,你老叶今年也二十八了吧,你爹就没操心你娶不上媳妇?”

“没有,”叶正根满脸的严肃认真,古铜色的脸却霎时通红,“我爸妈给我说了门亲事,过年在家的时候我们见过面了,都挺满意的,不出意外的话今年春节就结婚。”

“哈?”陈大河立刻瞪大眼睛,“还有这事儿?你们怎么不跟我说啊?”

“内个,”叶正根扭捏得跟个小媳妇儿似的,“就一点小事,不敢烦着您。”

“屁,”陈大河大呸一声,撸起袖子就开始拍桌子,“一点小事?还有几件事是大过结婚的?”

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叶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我爸说了,自己的事再大,在您面前也是小事,您的事儿再小,在我们眼里也是天大的事。”

陈大河无语地指了指,“都什么年代了,我又不是地主老财,用得着来这一套,你们那套东西过时了好吧。”

这回叶正根倒是硬气得很,将头一昂,“忠孝礼仪信,再过千年也不过时!”

看着跟斗鸡似的老叶,陈大河有气无力地甩了甩手,“算了,懒得跟你扯,”

巴掌在桌上拍了怕,他又问道,“除了你,图安他们有没有这回事?”

“有!”

本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心态,叶正根立刻斩钉截铁地答道,“还有大安,我们两个都相中了,打算春节的时候一块儿办。”

图安也成了?陈大河眨眨眼,忍不住呵呵直笑,“行啊你们,不声不响地就把事儿给办了,这效率可以啊,行,既然都定了,那就这么着吧,不过先说好,你们两个的婚礼,让关老来安排,钱我来出。”

这个叶正根倒没推辞,干脆地拱拱手道谢。

看着乐呵呵的老叶,陈大河心里一阵感慨,一晃两个家伙都要结婚了,明年自己身边该换人了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