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暖茶下肚,奥利弗终于又谈起了正事,此时她脸色肃然,眼里带着几分忧虑,“陈,我不担心你不能应对来自商场上的威胁,但是,你们中国有句古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他们又使用上次的手段,你又该怎么面对?而且你这样公开露面,对你在国内的处境并没有好处!”

嗯?上次的手段?公开露面没好处?

对国内情况一无所知的苏菲眼神微动,闪烁着疑惑的神色,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并没有吭声,而是转头看向陈大河。

只见陈大河满脸淡然,笑着轻轻摇头,“我这不算公开露面,只是和很小一撮人见个面而已,以那些老狐狸的性格,只要我这里还有价值,他们就不会轻易公开我的身份,至于暗箭,奥利弗,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事实上,如果美国那些人对我有办法,他们还会以欧洲为跳板,来和我寻求合作吗?我现在这么做,只是想把他们的小动作摆上台面而已。”

奥利弗眉头紧皱,看着他默然不语,良久才说道,“我听说,他们已经从你这里拿到了部分好处?”

她在美国对各大财团的观察从来没有放松过,只是很多东西不是轻易就能打听到的,能够得到陈大河要在这里办招待庆典,还有大通银行收购星空计算机和第三汽车股份这两个消息已经非常不容易,也是前天得知之后,她才会匆匆赶了过来。

“一点点股份,”陈大河耸耸肩,嘴角轻撇,眼里露出一丝不屑,“逐利是资本家的本性,再大的仇怨也比不上利益的诱惑,更何况他们本来就与我无仇,是我与他们有怨,如今星空计算机公司的风头丝毫不弱于苹果,他们当然会想办法从中分一杯羹,不过没关系,反正按照这里的规则,这些公司也是需要开放股权的,给谁不是给,只要能给公司带来便利,我不会去管拿股份的人是来自欧洲还是非洲,没区别。”

也就是在现在,整个八十年代美国的财团影响力达到巅峰,资本像嗅到血腥的鲨鱼一样,胀红眼睛盯着每一处地方,不放过每一点肉丁,使得他们的触角无所不在,影响着普通人的方方面面。

直到下一任总统老布,在给里根担任了八年副手之后成功上台,出身德州财团的他,无论是为了给自己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寻找更多的机会,还是因为其他某些原因,毅然打着大义的旗号,挟裹民意通过好几起反垄断法案,将所谓的几大家族掀下神坛,直到那时,这些寡头资本才缩回大本营舔舐伤口,只留下寥寥几个主业公司在外面攻城拔寨,意图东山再起。

但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以及被压抑太久的中小资本集中喷发下,一个个新兴资本团体飞速崛起,从此美国经济进入团结协作的投行时代,而那些寡头再也没能重回巅峰。

所以,对于奥利弗的忧虑,陈大河从来没当做一回事,这几年先喂他们几口香饵就这么吊着,省得这些正处在人生巅峰的家伙恼羞成怒胡乱咬人,虽说以他现在的家底不怕他们,但最好也别弄得两败俱伤,等再过几年,老布的冲锋号一响起来,少不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二三四五都给他算得明明白白。

他是有先知先觉,可奥利弗没有啊,见到他这幅不以为然的样子,琼斯小姐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拿着一双美目恶狠狠地瞪着他,“别以为你扔出去一点蝇头小利他们就会满足,要是再这样下去,他们绝对会得寸进尺谋求更多,别说你这两家公司的控股权,到时候还会不会给你留一美分的股份都不一定,不信你等着瞧!”

“你说得很对,”陈大河冲着她举起大拇指,“看来这两年你已经把他们研究得非常透彻,很有老琼斯先生的风范!”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奥利弗拍拍桌子,“既然你也知道这点,那为什么不将他们的触手狠狠斩断,让他们有机会渗透进来?”

“不将他们钓出来,他们又使出其他阴招怎么办?”陈大河自信满满地扬起眉角,“只有将他们放到明处,双方才处于公平竞争的地位,否则就像这次的底特律车展一样,老是要防范黑暗里的冷箭,烦都要烦死,又何谈发展呢。”

别看他一副自以为掌握全局的样子,其实当初星空计算机之所以被美国资本渗透,完全就是被阴的,要早知道有他们的触手在里面,他绝对会告诫杰罗姆,只接纳背景一目了然的股东入场,绝不给那些恶心的家伙任何机会。

但奥利弗不知道啊,还以为这一切真的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她又问道,“接下来呢?你把他们钓出来放到明处,可这又能怎么样?要是他们继续紧逼,你又能怎么破局?”

没等陈大河说话,另一边好久没吭声的苏菲这时也说道,“奥利弗说的对,无论是自诩为文明人的欧洲贵族,还是那些没脱去匪气的北美野蛮人,其实都是一帮贪得无厌的家伙,这一次你邀请他们过来,也许他们不会当场发难直接逼你,可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提出更多的要求,你又能怎么应对?”

奥利弗瞟了她一眼,什么是北美野蛮人?报复要不要这么快?小心眼的老太婆!

“可能你不了解,”苏菲没理会某人的眼神,看着陈大河继续说道,“别看明面上大家都很遵守商业规则,但那是因为大家都是欧洲人,是白人!你没看见的是无数有色人种在底层社会苦苦挣扎,也许有些人会通过努力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但如果没有可靠的靠山,这间公司很快就能成为某些混蛋的私产,恩佐,真的,到现在为止,你的事业能在欧洲取得这么好的成绩,虽然是你的商业头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杰罗姆这个土生土长的欧洲白人替你走到台前,这点也是至关重要的!”

这话就说得很透彻了啊,君不见,在这片土地上,有几个有色人种能在此扎根,并将事业做到如此规模的?一个都没有!

其实这些道理陈大河都明白,他当初找奥利弗,后来找杰罗姆,除了自己不方便走到台前,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借助他们的身份,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比如在香江,如果不是奥利弗,由他自己或同属华人的人出面的话,别想顺顺利利买下丽的电视台,更不用说开什么通信公司,那是大东电报局的碗里菜,是一般人能随便碰的吗?!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