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奥利弗准备继续追问关于游戏公司的时候,边上的苏菲突然发话了,“我说,现在不是应该讨论恩佐所面对的危机吗,怎么变成了什么雅达利大崩溃,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呃,”奥利弗硬生生地将话咽了回去,尴尬地笑了笑,“对对,是要讨论危机,游戏公司的事以后再说。”

雅达利大崩溃可是去年北美最大的事件之一,刚才听到陈大河说有办法降低损失,让最近对研究商业案例着迷的她本能地提起了兴趣,不过确实如苏菲所说,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时候,等以后再说。

“不,其实就可以现在说,”陈大河微微一笑,视线看向奥利弗,“你可以问问那些握有进击公司股票的人,以市价溢价百分之二十的价格私有化收购,他们愿不愿意。”

这里的股票拥有者当然是指那些大股东,散户可没有这个资格参与什么收购游戏。

“私有化收购?”奥利弗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不会想将这家公司再买回来吧?”

“为什么不呢,”陈大河耸耸肩,“既然他们偷偷摸摸地入股星空计算机和第三汽车公司,那就代表还是想和我合作,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以前的事一笔勾销,按照商业规则,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以后我的项目也可以对他们开放,同时,我可以收购进击游戏作为诚意,对于那些人来说,这家公司无非是个鸡肋,食则无味弃则可惜,如果能卖掉,他们应该会很乐意吧。”

勾不勾销他自己心里清楚,但不妨碍说几句漂亮话。

“你疯了吗?”奥利弗压低声音,恶狠狠地瞪着他,“雅达利大崩溃之后,游戏市场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就算进击游戏公司掌握着两款经得住市场考验的经典游戏,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的市场都已经趋于饱和,对,确实每年还能卖出去一些,亚洲也还有个日本可以开拓,但能赚多少?几千万,还是一亿?扣掉成本扣掉税还能剩多少?十二亿美元,你准备用二十年回本,熬到下一个游戏时代吗?”

陈大河张开双臂冲她笑了笑,“奥利弗,你见我做过亏本的生意吗?”

“有,”奥利弗毫不犹豫瞪了他一眼,“你在国内的环保公司累积投入超过三百万美元,而这些公司并没有为你创造一分钱的利润!”

陈大河眼皮瞬间耷拉下来,“能不能不抬杠。”

他就不信奥利弗不会知道那家环保公司就是为其他几家工厂擦屁股用的,经历过后世环境的他,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可干不出只顾赚钱不顾生态的蠢事。

“好吧,好吧,”奥利弗举起双手,无奈地做出投降的表情,“我可以帮你去问,但是,你总得告诉我你的想法吧!”

“我的想法就是,游戏总归会回来的,”陈大河靠在椅背上,微笑着耸耸肩,“二十年,指望整整两代人不玩电子游戏,可能吗?!”

他当然不会去等二十年,事实上也用不了二十年,早在去年七月份的时候,日本任天堂出品了一款名为大金刚的游戏,这款游戏很普通,无非就是音乐和赛车,不过他们的游戏机却很有特色,因为可以连上电视打游戏,使这款游戏机极为畅销,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就在这款游戏当中,一位戏份不多的配角将在明年正式出场,并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内掀起一场风暴,名为超级马里奥的风暴,这场风暴让那些专家预言将冷却二十年的游戏市场在短短三四年后就宣告结束,从此迎来游戏行业的真正爆发期。

有了这款神作,哪怕陈大河买下进击游戏公司后什么都不做,也能坐等股价上涨大赚一笔,更何况他会放任这样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不管吗?别的不说,只要在今年之内拿出超级马里奥的创意,给他换个形象就可以截下任天堂的胡,再加上给任天堂插上翅膀的游戏小子游戏机,以保证金形式保证游戏质量的软件发布平台,就可以走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

占日本的便宜,他向来都是心安理得。

“这又是你与众不同的判断?”奥利弗摊开双手,“就没有更具体一点的实际数据支持吗?”

“这个以后我会跟你详细说清楚,”陈大河视线瞟向苏菲,“如果我们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苏菲女士会很不高兴的。”

“不,我没有,”苏菲歪着头撇撇嘴角,“既然是跟应对敌人有关系,再详细的讨论都可以,如你所说,你可以表示你的诚意,收购这家市值不断下跌的游戏公司,还可以对他们开放你的投资项目,但是,你依然没有回答我们之前的问题,如果他们对你有更多的诉求,你该怎么办?恩佐,”

说到这里,苏菲深吸一口气,稍微放缓了语气,“你要明白,我们并不是要追问你什么,只是作为朋友,我们不希望你有任何的意外,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陈大河手掌轻轻下压,“放轻松点,不用着急,”

看到她涨红脸的样子,陈大河心里不觉有些好笑,这算不算皇帝不急太监急,不过心里却感到非常温暖,正如苏菲所说,她们这样追问并不是要质疑什么,纯粹是处于对他这个朋友的关心,仅此而已,因为商业上的战争还影响不到她那家小小的艺术品公司。

稍微顿了顿,陈大河看着两女继续说道,“坦白说,还是刚才那句话,对于文明人,我用文明的态度,对于野蛮人,我用野蛮来回击,在冲突发生之前,我会以开放的姿态欢迎任何合作者,发生冲突之后,我也会用最强的炮弹让他们闭嘴,不用怀疑,我有这个手段,也有这个能力,所以,请放宽心,等着明天陪我出席典礼就好!”

两女默然地看着他,良久之后,苏菲才轻轻一笑,“恩佐,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还能记得我这个朋友,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有了这句话,就代表一旦发生冲突,她就会站在陈大河这一边,虽说做不了什么,但有这个态度就够了。

奥利弗也拍拍椅子扶手站起来,举起双手说道,“好吧,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我相信你,现在,我就去打电话,告诉他们你的态度,如果没问题,明天你的典礼上可能会多几个客人。”

陈大河微笑着摊开双手,“随时欢迎!”

既然他敢在欧洲贵族面前露面,就不怕跟美国财团打交道,或许未来也能成为合作伙伴呢。

嗯,不知什么时候就在背后插上一刀的好伙伴!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