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这些人走近,奥利弗上前两步迎了上去,站在陈大河和他们中间,面带春风地打了声招呼,“施密特叔叔、里奇叔叔。”

然后转过身侧对着两拨人,微笑着说道,“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恩佐陈,我想你们对他应该很熟悉了,”

这话有点太过直接,不就是说他们对陈大河的情报研究很深么,不过眼前这些都是江湖跑老的老油条,坏话都能当好话听,何况这种不痛不痒的调侃。

只是,琼斯家的这丫头态度很明确啊,估计接下来的谈判占不到多少便宜。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五十多岁中年男人,等奥利弗话音刚落,立刻面带微笑伸出右手,“您好,久仰大名了,陈先生。”

“您好,”陈大河早已伸出的右手紧紧握住,随即视线瞟向奥利弗。

奥利弗的声音几乎同步响起,“这位是奥斯顿施密特先生,大通银行董事,高级合伙人。”

“施密特先生是德国后裔?”陈大河突然换成德语,“这个姓氏在德国很常见。”

“对,”施密特眼里闪过一丝惊讶,握着的手不觉又紧了两分,也用德语说道,“没想到陈先生德语也这么好?”

“略懂一点点,我对德国也很感兴趣,希望能有机会向施密特先生请教。”

奥利弗继续介绍,指着苏菲说道,“这位是来自巴黎的苏菲布鲁瓦夫人,法兰西贵族出身。”

身着天鹅绒长裙的苏菲行了个蹲礼,同时点头致意,“您好,施密特先生。”

“您好,布鲁瓦夫人,”施密特没能等到吻手礼的手势,便微微躬身表达敬意,同时也换成了法语。

就从他这番态度,陈大河就敢肯定这是一位血统至上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不过没关系,这些上帝的孩子同时也是金钱的信徒,看在利益的份上,这次谈判他应该不会太跳跃。

介绍完一位,陈大河迎上下一位和施密特年龄相当的白人。

奥利弗同步做着介绍,“这位是奇诺里奇先生,JP摩根公司高级项目经理,和施密特先生一样,是一位拥有三十多年金融从业经验的银行家。”

“您好,里奇先生,”陈大河突然用意大利语打了声招呼,可紧接着又换成美式英语,“如果我没猜错,您应该是意大利后裔。”

“嚯嚯,”里奇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您又猜对了,陈先生,我真是没想到,除了商业方面,您对语言也如此精通。”

“哦,真是惭愧,”陈大河满脸愧色,“对意大利语我只学过一点点,当然,希望以后有时间能重新学习,这是一门非常高贵的语言。”

这还真不是他故作谦虚,当年李中和老爷子教了他英法德西四门语言后,本想再继续教授意大利语,和法语一样,这也是一门在欧洲上流社会通用的语言,没成想突然就回城了,这门课程便耽搁下来,后来更是提都没提过,可能在他想来小陈同志能学好那四门就不错了,当时连法语都还说得磕磕绊绊呢。

陈大河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奥斯顿施密特,大通的来了,JP摩根的也来了,看来他们挺重视啊,不过也是,这两家在业务上交集并不多,利益冲突不明显,用他们来做为切入方再好不过,而且等到两千年的时候,有感于日新月异的外界压力,遭受重创的洛克菲勒和摩根罕见的直接联手,将这两家公司合并为MGDT,只能套用一句老话,利益面前无敌友,都是为了一口饭呐。

等里奇和苏菲见过礼,奥利弗便退到陈大河身旁,很显然后面的三位她不认识。

作为领队的施密特自然接位,替三人做了介绍,果然都是辅助谈判的小角色,不用在意。

这时时间正好到了两点,请他们到里面入座后,陈大河便走到休息厅的小舞台上,开始了他在欧洲上流社会的第一次表演。

流程化的东西没什么可说的,无非是照着老提奥写好的台词念了一遍,感谢众位的大驾光临,顺便将几位身份显赫的来宾家族吹嘘一遍,以显示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随后又介绍博物馆的来历,所有藏品的大致情况,并期待与各位藏家友好交流。

怎么说今天的主题也是博物馆开馆庆典,主次还是要分清的,来宾们也非常给面的对展示的藏品表示极高的赞赏和浓厚的兴趣,同样也期待与博物馆之间展开友好藏品买卖,哦不,交流。

一通游览结束,总算到了休息时间,来宾们三五成群地各自寻找地方落座,陈大河也找了个角落躺下来,奥利弗和苏菲就坐在他身边。

短短两三分钟后,经过与最后到来的美国人一番眼神交流,斯宾塞伯爵便整理好衣领,与约翰罗素,安德鲁卡文迪许两人一起走了过来。

陈大河三人立刻起身站在原地相迎,只是陈大河的眼里不觉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沉不住气,刚等到机会就找了过来。

还没说话,斯宾塞伯爵就张开双臂哈哈大笑,就跟那些喜欢夸张的英格兰人一样,同他们三人打了声招呼。

等寒暄过后,苏菲便带着歉意起身告辞,很显然这些人过来是有事要谈,既然这样,那么其他的宾客就需要她代为出面招待,才不会显得失礼,至于奥利弗,当然要留下来陪同谈判,否则不是显得某人太孤单。

等苏菲走远,斯宾塞才说道,“陈先生,您的博物馆非常不错,无论是藏品数量还是珍贵程度,在欧洲乃至全世界都是首屈一指,也只有第三国际银行这样无人能及的投资收益率带来的财力,才能支撑起这样规模的博物馆吧。”

“伯爵先生谬赞了,”陈大河谦虚地颔首致意,邀请三人入座之后,才继续说道,“第三国际银行只是借着各位的关照,还有一点点小运气,才能在市场上赚了一点微薄的利润,更何况,别说这点钱算不得什么,就算有再多钱,在诸位传承数百年的贵人面前,也实在算不得什么。”

“陈先生太谦虚了,”约翰罗素笑道,“等级鲜明的中世纪早已一去不复返,如今的爵位也只代表了祖先的荣光,其他的和普罗大众也并没有任何不同,而且我们还要仰仗如陈先生这样的商业奇才,赚取一点微薄的利润,来为家族的延续尽点绵薄之力,就是不知道陈先生是否能给这样的机会呢。”

本来他们还想等晚上的时候再和这位金融奇才详聊,却没想到本来站在背后的美国人突然出现,这分明是要甩开他们,走上台前直接和陈大河合作的节奏,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也知道不能就这么干等着,这才顾不得矜持,直接了当地表明态度。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