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拿一份对他们来说可有可无的项目清单,就想搭上自己的便车,有这么美的事?

那份项目清单确实很难得,但举个例子,三十年之后,各位可以去各个招商网站上看看,哪个项目是能保证稳赚不赔的?哪个项目又是可以保证能长久发展的?

没有详细的市场调查,对经济规律的把控,对行业的熟悉了解,贸贸然就介入某个陌生行业项目,到底是去赚钱,还是拿钱打水漂呢?

好,就算市场、行业、规律这些东西有专业公司专业人士提供支持,可难道他们就能保证这个项目能赚钱?还是说能承载足够的资金量,并保证资金的安全?

如果真有这种万中无一的项目,这些贵族老爷不会自己留着,还会送给他陈大河?

所以,所谓的投资项目清单,就是个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没点屁用的东西,嗯,或许对某些有资金但是没想法的暴发户有点参考意义,对普通从事同行业的企业也有点用,但对未来什么行业最赚,什么行当铁赔了解的清清楚楚的陈大河来说,还不如一张厕纸来得实在。

陈大河靠在沙发背上,手里的酒杯轻轻摇晃,带起红酒沿着杯壁转动,歪着脑袋看着他们,沉寂了七八秒后才笑着说道,“卡文迪许先生,对,一份切实可行的投资项目清单对于任何一个投资人来说都是好东西,不过,您觉得第三国际银行会缺项目吗?年收益超过百分之五十的项目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来理会这些小项目,我们的投资,永远在诸位的视界之外,无人关注的荒野,才是财富聚集的高地。”

“但是无人区也意味着危险,不是吗,”安德鲁卡文迪许立刻反驳道,“可以预见的才是真实的。”

“嗯,”陈大河眉头微挑,“刚才罗素先生还说,第三国际银行的投资过于稳健,现在您又说可以预见才是真实的,那么我该如何理解您二位相左的意见呢?”

“其实安德鲁和约翰的意见并不相左,而是一个意思,”斯宾塞习惯性地解围,“我们的意思就是,在保证资金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攫取最大利益,就目前来说,第三国际银行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样的能力,一方面举巨资投资英国市场,另一方面在发现可趁之机的时候,毫不犹豫抓住机会主动出击,更难得的是,你们的行动并不是鲁莽妄进,而是基于一般性投资盈利的前提之下,进行有资金限度,最大杠杆比例的对冲投机,先划出止损线,再追求最大利益,这种投资理念才是我们最看重的,”

说到这里,斯宾塞顿了顿,抬起指向杰罗姆,笑着说道,“杰罗姆先生的稳健,配合您大胆激进,就是最完美的投资组合,这才是我们想要的资金管理人!”

此时斯宾塞心里有点小小的心塞,本来这次亲自过来见这个东方小子,已经让他有点不爽,现在还要低声下气地谋求合作,以他高贵的身份看来,简直就是无地自容。

可是没办法,他这次过来不只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了十多位顶级贵族家族,约翰和安德鲁两人既是陪同也是见证,在世界经济衰退十年之后,乍暖还寒反复波动的当口,如果能有一位既可以保证资金安全,又能最大限度盈利的投资管理人替他们运作,或许会替他们省下很多烦恼,并带来更多欢乐。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立时间不长,发展速度却极其迅猛的第三国际银行就这么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而且还好死不死地主动撞到他们枪口上,若是不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就不是能传承数百年的家族。

对于陈大河这位第三国际银行的实际掌控人,他们并不像两年前的美国那样直接下手,一来这不是他们这些自诩为文明人的行事风格,二来此时的第三国际银行已经成长到不可轻易撼动的地步,潜在影响力更是延伸到欧洲各界各层,动起来能不能成不说,弄不好反惹一身腥,若是能以正常投资的形式达成合作,就再好不过,嗯,这条才是重点。

再一个陈大河当年能从美国全身而退,也不得不让他们为之忌惮,因此寻求正当合作才是最好的办法。

可惜这间银行虽然开发了资金托管业务,却以稳健投资为主,其收益率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才有了他们跑这一趟。

只是,这个东方小子对于自己等人的善意,似乎并不感兴趣啊。

想到这里,伯爵先生额头上不觉起了一层细汗,今天这事要是办不成,家族仅有的一点产业可能就只能绑在亨利贸易公司上面了,这对于日渐衰落的斯宾塞家族可不个好消息。

听到斯宾塞伯爵的话,陈大河微微一笑,“伯爵先生,非常感谢您对第三银行的认可,不过,尽管如此,我们为什么又非要替诸位打理资金呢?第三国际银行可不缺钱!如果操作不当亏损了,反而会损害我们之间的友谊吧。”

狗屁的友谊,斯宾塞心里暗暗吐槽,老子只想要利益,利益!还操作不当亏损,别是其他项目都赚,就这个项目亏损的好!这小子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或许得放点血才行呐。

“除了钱之外,还有许多其他更重要的东西,”约翰罗素突然笑道,“否则星空计算机和第三汽车工业集团也不需要融资了,不是吗?”

“我承认您说的有道理,罗素先生,”陈大河扭头看着他,耸耸肩说道,“难道第三国际银行与诸位合作之后,这类事情就可以避免了吗?恐怕就连白金汉宫也不敢说这个话吧!”

“不,事情不是这么看的,陈先生,”安德鲁接过话头,轻声笑道,“任何家族都需要遵守约定俗成的规则,但是,在规则之外,还有许多不公平的东西,若是您能与我们并肩站在一起,那些许许多多不公平的场外因素,都可以不必为之忧虑,这点,我们可以保证!”

“如果只是这样可不够,如今我们自己也能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陈大河举起酒杯一口喝干,将酒杯随手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然后翘着二郎腿笑道,“我可以专门为诸位成立一家封闭式投资基金,并承诺保证资金安全,也就是亏损赔偿,保底年收益率为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说如果低于这个标准将不收费,超过部分才收取百分之五十的管理费,但是,还是那句话,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请给我个下定决心的理由!”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