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资金安全,年收益率低于百分之二十不收费?

听到这个条件,不仅斯宾塞,连约翰罗素和安德鲁卡文迪许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如今他们手头所打理的项目,年收益率达到百分之十的就算优良,超过十五的也没几个,如果能达到百分之二十,绝对会受到家族的嘉奖,相比之下第三国际银行的盈利才格外令人眼红,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眼前,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搞定眼前这个小子。

斯宾塞此时终于坐不住了,直接抛出底牌,“陈先生,如果第三国际银行愿意开通这个项目,并接纳我们的资金,我可以向您保证,将得到英格兰方面全方位的支持,包括国内的企业并购,资源开发和特殊行业准入!”

这话一出,杰罗姆登时精神一震,本能地将视线转向陈大河,虽然只是承诺英国,但也够了,目前除了位于德国的计算机公司之外,他们的主要投资方向就在英国,包括第三汽车工业集团的主体也在那里,自然对那里的项目更加重视,尤其是对那些撒夫人打算一股脑兜售的公司非常感兴趣,可惜机会虽好,竞争对手也不少,他们一个外来势力不太好上手,现在有了这些人的帮助,想必会有不小的收获,而且,这些人可不只是在英国有影响力,欧洲其他地方也能帮上不小的忙。

陈大河翘着嘴角暗叹一声,兜了半天终于肯上干货,不容易啊。

稍微调整一下姿势,正准备说话,对面坐着的约翰罗素又突然说道,“除了斯宾塞伯爵先生说的这些,您还可以得到我们的私人友谊,这话虽然有点空洞,但对于其他欧洲市场的进入也会有不小的帮助,但是,陈先生,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您的这个投资基金,有没有额度限制?”

别看话说得好听,要是这小子只愿意接管少量资金,那就没多大的意义,难不成还要让他们回去重新分配比例?就为了三瓜俩枣的至于么。

陈大河微微一愣,摊开双手笑道,“我也同样有一个问题,不知诸位打算投入多少资金?”

约翰罗素额头轻抬,嘴里轻轻吐出一个数字,“十亿英镑。”

这笔资金虽然比不上他们银行的资金量,但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今天的即时汇率是一点四三七,换算一下,那就是十四亿多美元,一般人可拿出不来。

陈大河眉角轻挑,不是说这些老牌贵族没多少钱了么,看来底子还是有的嘛,也对,烂船还有三千钉呢。

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迎上约翰略带傲然的目光,笑了笑说道,“看来我还需要寻找一些其他投资人,来补足剩余部分的份额。”

这时奥利弗突然笑道,“不知还差多少,如果不算多的话,EO集团可以补足。”

陈大河瞟了她一眼,你这时候插的什么嘴?

不过还是说道,“首期计划三十亿美元封顶,如果收益不错,下一期增资至五十亿。”

“就是不到十六亿美元咯,”奥利弗撇撇嘴角,“也不算多,那EO可以全部吃下。”

“你们一家?”陈大河视线瞟向不远处奥斯顿施密特几人所在的方向,轻笑道,“还是包括他们一起?”

“就是我一家,”奥利弗伸长脖子,像只骄傲的白天鹅,“如果他们想分一杯羹,可以另外找我谈,还是说,陈先生不愿意接受我的投资?”

陈大河嘴角微撇,扭头看向约翰罗素,“今天运气不错,看来不需要另外找投资人了,那么没问题的话,就这么定了?”

约翰罗素感觉耳根有点发烫,原来他们还在担心陈大河不会接受这么大的资金量,没想到他根本就没看在眼里,更没想到的是,区区一个北美来的女人,竟然能拿出比他们合伙还要多的资金,不得不说一声,美国人真的有钱啊。

而斯宾塞此时眼里却有一丝惊讶,他听美国方面说过奥利弗和陈的关系不一般,没想到对他的信任度竟然有这么高,十几亿说给就给,自己这边的十亿英镑,可是十几个家族凑起来的,虽说对第三国际银行信心十足,但还是留了一手,毕竟风险分散的原则不能丢。

这次谈判斯宾塞是主力,最后的决定自然也要他来定。

和约翰安德鲁两人小声确认过之后,便将手一拍,哈哈笑道,“行,就这么定了。”

早知道这么容易,刚才就应该直接上干货,兜兜转转地干嘛呢。

谈判敲定,气氛瞬间变得轻松起来,一直关注这边的奥斯顿施密特和同伴交流一下眼神,不禁同时嘴角上翘,看来奥利弗说的没错,这个东方人确实有心开放合作,那么等下自己的谈判应该会容易许多。

到了晚宴时间,众人转移到旁边的宴会大厅,照旧又是一通废话作为开头,随后伴着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大厅角落里的交响乐队开始奏响节拍,来宾们也各自端起酒杯寻找同类人小声交谈。

“大河,百分之二十的年收益率,有把握吗?”奥利弗端着红酒站在陈大河面前,轻声问道,“你给了他们这条标准线,他们就只会将目光盯在那里,如果达不到预期,恐怕你会吃力不讨好。”

“我心里有数,”陈大河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抿了一小口后,才笑道,“别的不说,单单是一个外汇市场,就足以达成这个目标,而且还会大赚一笔,我可不会白干一场。”

“外汇市场?”奥利弗眉头微皱,“外汇波动性太大,可不好操控,你就这么有信心?”

陈大河左右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别人,就连苏菲也在远处帮忙招待客人,这才低声说道,“别的不敢说,英镑和德国马克兑美元绝对会下跌,现在撒夫人谋求增加出口,如今的汇率可不占优势。”

他这个结论属于倒推,因为在明年下半年的时候,影响深远的广场协定就会签订,定下美元对主要国家货币有序贬值的基调,那在此之前,肯定是上涨了,所谓的理由无非是牵强附会而已,当然,总得能说得过去,奥利弗可不好骗。

无意识地将酒杯凑到唇边,喝了一小口后,奥利弗才轻轻点点头,“既然你有把握就好,万一,我是说万一,如果收益率不够的话,可以将我的那部分收益算到他们头上,只有让他们尝到甜头,他们才会真正支持你,这样在面对美国财团时,也不至于孤立无助。”

这回陈大河没有说话,只是笑笑再次举杯碰了过去。

还不等将酒杯收回,下一刻他的视线就看向左前方,奥斯顿他们过来了。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