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例先碰了个杯,奥斯顿施密特端着酒杯首先开口,“陈先生,您的这个博物馆真的很不错,大气奢华的建筑且不说,里面收藏的藏品也相当丰富,无论是欧洲大陆的知名宝物,还是来自您祖国岁月悠久的古董,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都不可小觑,可收藏性都非常高,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谢谢您的赞誉,”陈大河身体站得笔直,左手轻抬说道,“我听奥利弗说过,您在收藏方面也有很深的研究,曾经到访过欧美许多大型博物馆,能得到您的认可,就证明我这间小藏室还算有点看头,那一番功夫也算没白费。”

“哦,您这个可不是什么小藏室,”奥斯顿脸上浮现故作夸张的表情,“以这里的规模,除了少数几个世界知名的国家级博物馆,其他正规的博物馆都很少有能与之相比的,至于私人博物馆,抱歉,我还真没见过比这里更大的,对,这里应该是我见过最大的私人博物馆,不仅是数量,包括品质也是最高的!”

陈大河谦虚地微微欠身,表示不敢当,他不知道这二十多万件藏品算是什么水准,但也知道绝对算不上最大的私人藏室,据老提奥所说,几个大牌欧洲皇室的珍藏就都是以十万计,而且大部分都是精品,他这点还真不够看。

不过他也没傻到去较真,商业互吹,听听就好。

这时奥利弗突然说道,“施密特叔叔,我知道您在美国收藏品市场认识许多资深藏家和古董商人,而且他们手上有很多不太值钱的中国古董,不知能否帮陈先生收购一批呢,我想,”

奥利弗说着扭过头看向陈大河,“就当做解开上次误会的一点点小礼物,您觉得呢,陈先生?有了美国市场上藏品的注入,我想对丰富您的博物馆收藏应该有很大的帮助吧。”

听到这话,奥斯顿施密特不觉和奇诺里奇相视一眼,彼此都能看出对方眼里的笑意,看来琼斯家的小丫头虽然与这个东方小子关系匪浅,但立场还是站在自己人这边的,要不然怎么会主动提出释放善意尽释前嫌呢。

他们也知道两年前上头那些人干的事有些不太地道,用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攫取潜力巨大的优质资产,并获得几倍的利润,之前也没觉得有什么,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如果换成他们可能还会更狠,可现在被派过来谈判,就有些蛋疼了,虽说奥利弗已经反复保证陈大河有开放合作的姿态,但他心里有刺的话,对谈判结果肯定会有负面影响,无形中也就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难度,现在用一点小小的人情来解开这个心结,自然是再好不过。

要知道,他们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将两年前从此人手里强取的东西,在榨干价值之后再卖回给他,简直让已不知脸皮为何物的两人也感到一丝久违的羞耻感。

陈大河眼里恰到好处地纠结了好几秒,这才抬眼看向奥斯顿施密特,“可以吗,施密特先生?”

其实在两年多前他就请奥利弗帮忙,在美国市场上收购中国古董,这两年下来也取得不小的成绩,加起来差不多得有七八万件,而且都被运送到香江存放起来。可这些东西绝大部分的价值都不太高,毕竟真正的好东西都存放在高端藏家的收藏室里,奥利弗可接触不到那个圈子,就算她出身于琼斯家族名声显赫,贸贸然闯进去也只会被当做水鱼宰,如果能有人领路,必定会收到不少好东西。

尽管如此,奥利弗那边倒是有点意外的小惊喜,她派出的公路收藏队,在去年的时候一口气将圆明园十二大水法兽首中的牛虎马三个收入囊中,另一件猴首也让她派人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三千六百美元的价格拍下来,让陈大河不得不佩服她的运气。

嗯,至于后世闹得沸沸扬扬的子鼠和卯兔,也被苏菲收入怀里,如今就在他脚底下的库房中,这样一算十二个兽首就被他收下了一半。

在这个国内文物被西人视若糠秕的八十年代,陈大河很想看看,有没有这个机会将十二大水法都收入囊中,包括后世下落不明的龙蛇鸡狗羊。

好吧,这玩意儿其实就是个水龙头,艺术价值真的很一般,但没办法,谁让后世的国人就认这个呢,情感寄托啊各位,不然他才懒得上心,多收几片唐砖汉瓦宋纸明瓷不是很好么。

“当然可以,”

在陈大河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奥斯顿施密特就慷慨地做出保证,“等我回美国就联系我所认识的所有藏家,并全力促成你们的交易!”

“我也认识几个,”奇诺里奇也笑道,“到时候一起介绍给你们。”

“那就感谢施密特先生了,”陈大河举起酒杯致意,笑道,“具体收购事宜我可以全权委托给奥利弗小姐,”

随后扭头看向奥利弗,“可以吗?”

奥利弗眉角轻扬,歪了歪头笑道,“乐意效劳,相比委托给您的项目,这点事情实在算不得什么。”

“哦?”施密特眼睛一亮,随即问出憋了许久的话,“是刚才和斯宾塞伯爵谈的那个项目吗?”

奥利弗就端着酒杯笑笑不说话,陈大河只得说道,“嗯,一点资金委托投资生意,与二位所在公司操盘的规模没法比。”

“陈先生太谦虚了,”奇诺里奇笑道,“在最近由英国引发的全球股市波动中,第三国际银行的表现可是非常抢眼,很是值得我们摩根的操盘手学习啊。”

陈大河嘴角上翘,视线不经意地瞟了正两眼放光的施密特一眼,心里还有点小得意。

哼哼哼,上个月让你们大通亏了十几亿的幕后黑手就站在你眼前,可惜你眼瞎就是看不见,看不见呐看不见!

这一波操作可是卢卡和他一起商量定下来的,先在非洲制造冲突扰乱视线,再从粮食、石油和股市等多方市场出击,狠狠地宰了大通一刀,让他们至少损失十几亿,而QC基金总利润更是高达四十多亿,总资本顺利破百。

现在美国方面反应这么迅速,在他通过奥利弗透出口风之后,立刻就得到回应,多半也跟这次巨亏脱不了关系,一方面可以将价值不高的进击游戏脱手,甩掉这个鸡肋,二来也想从陈大河这里找些利润补损,所以,如果他没有猜错,这回的谈判应该是以大通银行的施密特为主,而摩根方面,估计也有一定的损失,本着蚊子腿再细也是肉的想法,跟过来看看能不能顺手插一脚。

到目前为止,两人的表现也证明了这一点,施密特逗哏,里奇捧哏,两人一正一奇主次分明,配合得很到位啊。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