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的怒吼丝毫没影响陈大河的心情,冲着他们笑了笑,接过爱奈斯手里的风衣,轻声说道,“这里风太大,回去再说。”

看到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奥利弗又是一阵火大,不过这里确实挺冷的,等法拉西尼开到面前停稳,保镖拉开车门,她头一个钻进车里。

陈大河先请苏菲上车,转身对杰罗姆说道,“一起过去吧,有点事要知会你一下。”

随后自己也上了车,保镖立刻将车门关上,前面还坐着叶正根和图安,这个五座的小轿车可容不下更多人。

嗯?杰罗姆满头雾水,知会?这么说,刚才老板是和美国人谈好什么了吗?

一阵冷风吹来,杰罗姆晃了晃脑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跟过去就知道了,便将身子一弯,钻进后面自己的那辆伊法轿车,紧跟在后面往外驶去。

“你到底怎么想的?”

车子刚一发动,奥利弗又迫不及待地追问,“别告诉我你会认为他们就甘心一个董事席位,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他们作妖,看你怎么收场!”

“董事席位?”苏菲满眼愕然看着陈大河,“你该不会同意他们加入第三国际银行吧?”

“我没那么傻,”陈大河摇头笑道,“他们想进入星空计算机和第三汽车的董事会,另外还想和第三国际银行合作,成立一个证券投资基金,条件是拿进击游戏公司和部分美国大企业的股份交换,我同意了,但是追加了一个条件,请他们帮我在全球范围内收购几家大型矿业公司,初步预算为一百亿美元。”

“哦,”苏菲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满脸荒唐地看着他,“真是个疯狂的交易,你就不怕他们反客为主,谋求计算机公司和汽车公司的控股权?”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奥利弗叹了口气,冲隔着苏菲的陈大河翻了个白眼,“他简直就是疯了!”

陈大河依然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轻笑着说道,“你们所担心的问题我自然知道,不过经过考虑,还是觉得并不太严重,首先,他们想和第三银行长期合作,那么在吃相上就要好看些,只要这两家公司能保持现有的发展势头,他们只会推进下一步扩股融资,以获取更大的利益,而不会轻易贸然夺权,

其次,就算他们想要发难,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在这段时间之内,两家公司内部环境不会有多大的变化,而真正的竞争,其实是在场外!”

“场外?你是想,在其他领域跟他们展开竞争?”奥利弗毕竟是波士顿大学商学院的高材生,同时又有四年的实战经验,很快就理解陈大河的话,若有所思地问道,“通过场外竞争拖住他们的精力和资源,使他们无暇顾及这里?”

陈大河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道,“敌我相比,他们固然是庞然大物不可撼动,但我们并不是没有优势,大通和摩根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底蕴深厚枝叶繁多,在众多领域都有他们的投资,影响力渗透至社会的方方面面,这是他们的优势,同时,也是他们的劣势,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大船难掉头,为什么难掉头?不就是因为他们体积大,资源使用率高,反过来说,体积大意味着效率低,资源使用率高就是备用资源少,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经过层层审批才能落地实施,这就决定了他们的投资以长期投资为主,若是其中某一个项目一旦陷入亏损,就会造成短期内很难再顾及到其他方面,”

说到这,陈大河冷冷一笑,“比如这次,大通在国际期货市场亏得一塌糊涂,他们固然可以利用庞大的资金来源迅速补充,并找到我们这头肥羊来吸血补损,可接下来呢,他们能调用的资源还有多少?对,他们可以从现在开始就筹集资源,预谋几年后的事,不过没关系,庞然大物的动作,不可能不留下痕迹,这就给了我们准备的机会,只要他们敢逼宫,我就给他们在场外制造麻烦,看他们还敢不敢动。”

“宰你这头肥羊可没花多少资源,”奥利弗撇撇嘴角,“用一家被吸干血的进击游戏,再加一点点股价常年不变的老古董公司股份,来换取两家资产高速增长的新兴企业,简直就是白赚。”

陈大河脸色一僵,这么不配合,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不得不说对手里面确实的能人无数,短短一夜时间,就以一家鸡肋公司为主,尽量调集可筹集的资源下了这样一盘棋,要是真成了,用奥利弗的话来说,简直就是白赚!

幸好他也不是好惹的,就刚才讲的那些话来说,还真是他的真实想法,在国际金融市场遭受重创之后,大通调用资源与自己进行交易,几乎很难想象在短时间内还有余力持续作战趁胜追击,就算有,他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QC基金就像一只隐藏在暗处的狼群,随时都可以扑出来咬上一口,有机会可以利用机会,没有机会也能创造机会,只要他们敢动,就不会让他们好过,谁让他们的摊子太大呢。

星空计算机和第三汽车固然是潜力无限的独角兽,但能源、电气、钢铁等传统领域才是他们的根本,若是为了两只独角兽造成根基动摇,哪怕是洛克菲勒和摩根两大家族也不能压下财团内部反对的声音,更何况,这两大家族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顺风仗固然会一拥而上,逆风的时候也难免不会吵翻天,他们要真有这么团结,偌大的财团也不会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反观自己这边,第三国际银行业务板块清晰简单,所有决策都出自他一人之口,全部资源任意调动,又是处于防守位置,只要稳定好基本盘,谁来都不怕,既然如此,何不就以两家公司的一点股份和无关紧要的董事席位为诱饵,给自己争取更多一点的利益。

说白了,两边都是机关算尽尔虞我诈,就看是你魔高一尺,还是我道高一丈。

“好,”奥利弗又突然说道,“就算你的话有道理,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可后来的那个条件算什么?收购几家矿业公司,还百亿规模,你是想参与国际矿价定价权?可你知道矿品的种类有多少?一味追求大而全,没有特定的优势领域,就算你收购再多公司又有什么用?一百个品种分别百分之一的份额,也不如一个品种百分之十的份额,这种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对,”苏菲也点着头说道,“奥利弗说的没错,所谓的定价权,只能是限定在某一种品类,比如铁矿石,如果你能拿到全世界百分之十的铁矿出货量,铁矿业就不能忽视你的意见,否则就算矿业公司规模再大,也是杂而不精的空中楼阁,所以,如果你真的决定交易了,我觉得你应该再跟他们明确要求,只要某一个矿品的公司,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看着两位满脸认真的美女,陈大河撇着嘴角耸耸肩,“你们觉得,我要是提这样的要求,他们会同意?”

两女同时哑然,连她们都能想到的问题,那些老狐狸会想不到?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