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叶跟了自己四年多,还从没见过他这种着急的样子,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

陈大河张张嘴正准备开问,叶正根便急不可待地说道,“有了有了有了!”

“有什么有?”陈大河瞪着眼睛,“喘口气,把话说清楚。”

“哦,”叶正根深吸一口气,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刚才家里打来电话,就在今天上午刚刚确认,茜茜有了!”

陈大河先是一愣,随即那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立时瞪得比奥利弗的还大,“哈?你是说,怀上啦?”

“啊,”叶正根猛地点头,“去医院检查过,不会弄错,那个,”

他说着往身后一指,“电话还没挂呢。”

“你不早说,”陈大河话音没落,也顾不上苏菲和奥利弗,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往楼梯奔去,没两秒就上到二楼直奔书房。

叶正根刚准备跟上,奥利弗就一把将他拉住,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小星星,“叶,茜茜真有啦?”

“啊,”叶正根回过头愣愣地看着她,“那还能有假!”

奥利弗眨眨眼,抓着叶正根的手也忘了松,愣愣地想着些什么。

边上两眼茫然的苏菲看看楼上,再看看眼前的几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的,苏菲女士,”爱奈斯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虽说她的汉语只能算入门,但还是听明白刚才叶正根和主人的对话,满脸笑意地对着苏菲说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白玉兰庄园很快就会迎来第一位继承人了。”

“继承人??”苏菲猛地捂住嘴巴,随即惊喜地问道,“恩佐的夫人有孕了吗?”

“问她也白问,”奥利弗总算将浑身别扭的叶正根松开,反手把苏菲拉住就往前走,“我们也去看看就知道了,这么好玩儿的事可不能落下我,嘻嘻,你觉得我做这个宝贝的教母怎么样?”

“以你和恩佐的关系,我觉得没问题,”苏菲快步跟上,边走边笑道,“我觉得我们需要准备一份小礼物,唔,一套毕加索的油画怎么样?我觉得应该加上一套小银杯和勺子。”

法国人送给新生儿的礼物重意不重价,一般就送点玩具衣服之类的小礼物,只有特别亲近的人才会送上一只小银杯或小银勺子,所以在苏菲眼里这套东西可以和风头正盛的毕加索油画相提并论。

“随便什么都可以,不过你送小银杯和勺子,是打算和我抢教母的位置吗?”奥利弗头也不回地往前冲,“我觉得你抢不过我,因为的我的礼物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送给他正好!”

叶正根看着叽叽喳喳上楼的两人,两只眼睛眨呀眨,怎么这两位看上去比自己还高兴似的?

“想什么呢,叶,”爱奈斯拍拍他的胳膊,“还不上去伺候着,我得赶紧告诉所有人这个好消息,今天一定要加餐!”

说完便提着白色的长裙飘然远去。

叶正根挑挑眉头,随即哑然失笑,接着助跑两步往上一蹬,勾住二楼栏杆的底部腾空而起,下一秒就踩着苏菲的脚后跟进了书房。

宽大的书桌旁,陈大河正两手捧着电话,不停地嗯嗯嗯,眼里尽是满满的惊喜。

打电话的是关三,这位平日里半天打不出个屁的闷老头子,此时正喜气洋洋地报着喜,“茜茜前段时间感觉身体不太舒服,问她吧她又说不上来,就是闻着油烟味犯恶心,连着好几天都这样,我一瞧吧,也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就让济兰请来大夫给瞧了瞧,果不其然,还真是喜脉!当时就想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来着,不过茜茜担心是空欢喜一场,坚持等去医院确诊再跟你说,后来英子就陪她去了医院,验了血也证实了,可人家医院说还得照个什么超,而且非得得满一个月才行,这一拖就拖到今天,今儿个一大早,英子又陪她跑了一趟,等检查结果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才拿到,这回没跑儿,就是有啦!”

瑞士采用的是欧洲中部时间,冬季是东一区,夏季是东二区,国内的北金时间则是东八区,两者冬天相差7小时,夏季相差6小时,现在苏黎世是早上九点多,北金那边差不多是下午四点多,算上从医院回家,还有打电话的时间,正好。

听完一大堆话,陈大河傻笑了半天,随即突然问道,“茜茜呢,她现在怎么样了?”

“好着呢,”关三笑道,“外面跑了半天,这时候正在屋里歇着,英子半步不离地陪着她,保证照看得好好的。”

“呼,”陈大河出了一口长气,“那就好,那就好。”

本来还想跟茜茜说几句话,既然睡了就算了吧,待会儿等她醒来再打回去就是。

又仔细交代了几句,陈大河才挂断电话,也顾不得边上站着的两只好奇猫,低着头在屋里走来走去,两只手还握成拳头不停地对撞,“有了,呵呵,有了。”

奥利弗耸耸鼻子,撇着嘴角小声说道,“完了,这家伙不会乐傻了吧?”

“你不懂,”苏菲挽着她的胳膊,轻笑着说道,“当你也有这一天的时候,你就会明白这种感受。”

“不用等到那一天也能明白,”奥利弗晃晃脑袋,“不就是开心么,我当然知道。”

“不只是开心,而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苏菲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只有眼角还留着一丝笑意,“有开心,有忐忑,有期待,甚至,还有担心,和害怕,许许多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那种感觉,叫幸福。”

奥利弗偏过头看了她一眼,有这么复杂?

不过撇撇嘴还是没有吭声,嗯,你有经验,你说了算。

而此时陈大河的心情确实和苏菲说的一样,只是更多了一丝怀念,好多年了,不知道上辈子那个害死人还舍不得揍的小家伙怎么样了,只希望,在那个时空自己最后被抢救回来,继续背负着那份幸福的负担吧。

疲劳过度昏迷而已,只要能及时送医,不难抢救的吧?!

信步走到窗前,陈大河突然伸手将窗户推开,看着外面的苏黎世湖呼出一口长气,往事已矣,现在自己应该想的是,怎么样才能长成一颗大树,替即将降临人世的小东西遮风避雨!

喜欢回流大时代请大家收藏:()回流大时代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回流大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回流大时代最新章节